我要加入

RPG之幻想國度

會長:jay820118 / 飛鳥開設日:2011-04-13 18:07:19

  • EXP

  • 資金1101689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135 人
  • 昨日人氣:763

02.【劇情紀錄】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everdream00 ...看更多





傳承之詩

Καρδιά κληρονομάς



  過去之歷史、如今之夢境、未來之現實。

  「噩夢」生於現實與虛幻之間,卻又比起任何世界來得真實而殘酷。

  此前,央城因為一場災難認知到了「噩夢」的存在,從中衍生的夢魘原罪之獸皆透過連接的時空裂痕而來,成為了在終焉審判輪迴後的歷史下,第一場對央城造成直接傷害的災難。

  許多居民也因此化為夢魘,或是原罪之獸。
  其中一部分的人得到了救贖,但也有些生命就此長眠。

  究竟何謂人?夢魘與獸化是讓人理背道而馳,又或其實揭開了人們血淋淋的本相?在還沒得到解答之前,「花之都」——奧登斯(Odens)從地圖上消失。

  從此,世界將詠唱起一篇罕有人知的古老「歌謠」。

  是謂,「幻夢遺落之種」的萌芽。







過去 現在 未來




前兆《禍星墜落之時》


【主要角色】
???
???

  要──

  許多的故事,開始於過去。

  歷經百計的輪迴,終焉與審判已有結論。
  世界重獲新生,白百合埋沒於遺忘之中。
  然而生存於世者仍有「現在」、更必須朝向「未來」。
  世界不為人知的的「過去」也悄然地復甦、注視如今。
  
  那晚,天地震顫,而後兩道異色流星破空飛馳,妖異的薰紫、與灼目的緋紅,在目擊者的眼中、心裡劃下燦然的軌跡。即使一時震撼,但無論短暫天搖地動、一瞬奇異星光,都沒有造成什麼災損,於是僅僅茶餘飯後搬出的話題,很快地就被忘記、忽視。

  不久,世人始知,那是禍星的預告。唯有兩人理解的徵兆後,暴虐之紅降臨央城,因此空間為牠們打開、形成了踏足現世的門,那具人形的扭曲存在、還有貫徹獸性的冠罪之厄,一邊地踐踏城市、一邊在無形的絲線擺佈下,散播「原罪之種」

  牠們帶來噩夢,頭頂七大罪冠,因此人們稱呼──「夢魘」「原罪之獸」

  以兩者穿越的通道為中心,特定範圍之內的生命將被同化,因此政府佈下封鎖線。
  於此,官方與民間合力掃討城內災異,但當時人們尚未知,既稱夢魘,夢從何來?

  女軍官佩林也曾懷抱「夢」,即使那「不屬於」她、那來自於亡父的期盼。從小到大,佩林就是為了滿足父親的期待、滿足周遭人的期望而活,而她也認為這是正確、這是自己的生存意義,營造出了教養良好、知書達禮、文武雙全的貴族子女形象。

  前程似錦的她,卻從某天開始而失常、失敗、失誤,最後失去了人們的期盼,更失去自信。

  畢竟,金絲雀身在籠中,卻也因此獲得棲身,在指示下高歌。
  佩林父親在臨終時,「釋放」了她,反讓她陷入另一個牢籠,名為「自我」的桎梏。

  因此金絲雀無所適從,不知如何飛翔、不知為何引吭,平凡而一直都是靠著過去的教育、父親的指導,這樣的她終有技窮,在挫敗與相形見絀下,認知到了自己的庸俗而氣餒。但這次的任務卻讓她直覺,將有什麼變化,重新振奮心情,不再是為了滿足他人的願望。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任務的進程並不理想。
  她再次陷入有心無力、甚至如今的路是否真心的失落與迷惘。
 
  自己究竟想要什麼?自己究竟是誰?

  於此,一隻神秘的黑貓芬莉奴出現,看似不近人情的她,卻在話語間指點佩林。

  因此央城得知「關門」的關鍵,進而順利將裂痕封閉,在一次次的看似不期而遇、一次次的相處,佩林產生改變,與芬莉奴的時光讓她感到自在,一人一貓締結牽絆、締結了塵埃落定,放下一切而伴遊這個人間的約定。

  但在她、更是命運的無形絲線下,這個約定未能履行。

  「命運」的使者柯碧雅即是降臨的紅色災星,本為尋人而至的她,卻隨興地開啟自己的棋局,就在人們目擊自己、就在夢魘與罪獸活動中,未被察覺的「原罪之種」已埋進人心,在她的牽引下終於迎來發芽。因為柯碧雅不明的能力,曾見過她的「庸才」都於此時異變。

  而也揭曉,除了「門」之外,連「夢魘」與「原罪之獸」的活動範圍,也是感染媒介。在她眼前的佩林,更印證了這些日子的精神起伏,化身為獸。

  貪婪所謂不知節制、不能滿足,那世上最貪的人是誰?不知所求,因此畢生追逐所求,無論權名財色,她將用盡一生地去嘗試,來回應存在當中的自己願望。但世間偌大,萬物萬象,如何盡求盡取?因此,世上最貪心者為虛無者,虛無於慾望、虛無於自我者。

  她的罪名確定了,「自我」的貪婪之獸就此綻放,填不滿的伽藍之洞貪求一切。

  於此,人們相繼異變,更大規模的災殃在轉瞬發生,熟悉的親友在痛苦聲色後不再為人,就連軍方也有許多像佩林的軍人淪陷。冒險者也為此行動,而也目睹、更知道星喻為災的「另一個人」也為此來到央城,更出手協助

  本來,佩林將如那些受害者就此死於「噩夢」,但芬莉奴先前給的信物、還有冒險者的留情,使她倖免於難,在那「使魔」貓兒的奉獻下,佩林陷入沉睡。

  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呢?或許,在獸化前的掙扎、浮現與她的約定的念想,就已經說明答案,因此芬莉奴繼承了佩林沒有自覺的祈願,以行動描繪她的願望。

  "與妳一起遊歷世界"

  就像有人守候白百合的歸來而努力──為此,她也必須為她守護這個世界。

  ……

  ……

  ……

  棋局早已結束、戲劇隨之落幕,但這只是開始。
  畢竟,正如「她」呢喃的,禍星墜落之時、命運輪轉之刻。

  很快,世人將聽見悠久的歌聲響起、見證遺落的傳說再臨,其名為「夢」。

【回首筆跡】
【活動頁面】
前置
開幕
初會
邂逅&起源
轉機
恐懼&增殖
喘息
結果
離別告結
落幕
禍星墜落之時





序章《禍動、起》


【主要角色】

  要──

  禍星墜落之後,相隔不過寥寥數個月,那一夜世界再次發生異象。漆黑的光芒迸放天空,彷彿隕星般籠罩全世界,不過一剎,但同時人族、甚至是混有人類特徵的種族,人形生命都同時感覺到被注目的異樣寒慄。

  餘悸猶存之時,禍星之日的事件重演,「門」再次裂虛空而敞開,夢魘與背負罪名的獸群穿梭現世,這次的範圍不再僅限央城,米德加爾特大陸各地都出現了門,罪獸的類型也出現前所未見。

  彷彿禍星事件捲土重來、更變本加厲,但真正的威脅卻非這些。即使出現新的罪獸,但多虧央城的前鑑,將傷損減輕,也很快地就將門封閉,餘下則肅清已經現世的異端。

  於此同時,人們發現有一個巨大的空間裂痕如洞擴張,「花都」奧登斯首當其衝。而「洞」吃掉奧登斯後仍不滿足,在六座的抑制下以遲慢、但確實的速度在擴大範圍。

  「洞」將諸國前往調查的人盡數吞食,為此六座訂立新的方針──「愛麗絲計畫」。以「光之王座」的構想為中心,能夠不為洞吞食、順利潛入的對策成立,政府也因此徵召能人。

  不只是為了探明究竟、解決遲早有一天會將萬物納入的「洞」,也是為了救援不知為何、存在其中的唯一例外,那就是最初的受害者,從地圖上消失的花都。

  在這期間,冒險者的意識,由於空間境界線的模糊,而跌入了「洞」。在當中,邂逅一道白色的倩影,對方聲稱這個世界名為「香格里拉」,以神秘的力量協助冒險者對抗其中的罪獸,並請求冒險者向外界轉達現況、為奧登斯求助。

  在冒險者的意識將回歸前,她透露自己的名字,少女名為瑟蕾亞

  此後,隨著探索之日的來到,噩夢探索團結成,在曾經活躍於禍星墜落事件的女軍官佩林帶領下,冒險者穿越而去。

  另一方面,戰鬥中的少女瑟蕾亞,也因此感應、奔往到來的勇者們位置。她回想著一個傳說故事,那敘述著三名勇者打敗邪神。


勇者、冒險者,都是一樣的,因不同理由而投身未知。
那麼,愛麗絲,又為何沉睡?又為何而跌入夢境當中?

信念、榮譽、夢想、自我。
嶄新的冒險就此開始、古老的傳說即將覺醒。


【回首筆跡】 愛麗絲計畫
異夢
夢遊魔境


序章《夢遊魔境、承》


【主要角色】

  要──

  「噩夢探索團」穿越而至,初來乍到的他們就遭逢變數,不只著落點偏移,更遇見不明的強敵「騎士」攔殺而至,危急之刻,但聞童謠奏起。

  被對方稱為「魔女」的瑟蕾亞再次現身,以擬似希比利絲的祝花式、以「愛麗絲童話」為主題的個人魔法,再加上從旁出手的女子皮埃爾,為冒險者化險為夷。見此,騎士暗驚在心、轉念之間打定主意,就此撤退。

  而後,在瑟蕾亞的帶領下,噩夢探索團前往目的地,正是奧登斯三大族之一,代表人類據點的「花都」──希比利絲

  瑟蕾亞與噩夢探索團的團長佩林達成協議,希比利絲與噩夢探索團的協力就此開始。奏響童謠的魔女入隊,瑟蕾亞同時為噩夢探索團建立「共鳴」、與退路的機制,即使對於看起來單純熱愛奧登斯、實則來歷不明的她有疑慮,但她無疑幫助了探索團、更提供強力的後援,因此人們很快接納了她。

  然而,瑟蕾亞其實早已與佩林──真實身分是自己好友琉璃使魔的芬莉奴相識。

  希比利絲的首領旭陽、在花都有著龐大歲月積累的教會「香巴拉」的教宗皮埃爾、還有熱衷奧登斯的神秘魔女瑟蕾亞,加入率領外界助力的噩夢探索團團長佩林,愛麗絲的茶會、針對現況與之後行動的四方談話,就此開始。

  瑟蕾亞收羅奧登斯的歷史傳說,更出示一本即使是希比利絲的首領旭陽也毫無印象的書籍,其名為「幻夢遺落之種」

  那是一本看起來十分典型,講述三勇者打敗邪神的奇幻故事,書中的情節元素等,有許多與「噩夢」、「原罪之獸」相仿,而在頁尾還有疑似警示某位邪神再臨的奇怪「後記」,那也是瑟蕾亞的焦點。

  聽完瑟蕾亞的分析,皮埃爾旭陽都認為有參考價值。但在聽見關鍵字「香格里拉」時,皮埃爾對於如今的「噩夢」被如此稱呼,頗是不敢置信,於此腦海亦浮現她曾做過的夢……

  對談最後,人們決定先尋求「奧登斯巫女」琉璃加入。為此,瑟蕾亞、實則為其使魔芬莉奴的佩林,一同穿過受其術法霧氣障蔽的「芙蘿拉」,在途中與忽然出現的「步兵」交戰。而後完成結界的琉璃,以本身的祝花式扭轉戰局,憤怒的「步兵」也因聽見「騎士」的忠告而罷手。

  至此,瑟蕾亞確認自己的猜測,能夠存在於噩夢之中、傳說中的巫女琉璃遭到針對盯哨、加上敵人對希比利絲祝花式的理解,與情報中的「邪神」是否有關未知,但可以肯定,有人對奧登斯存在不明的企圖,而之前的「騎士」、他口中的「王」,再加上「步兵」,至少有三名、而且都實力強悍而在次神以上。

  繼魔女、奧登斯的巫女琉璃也加入團隊,早已熟識的兩人商討現況,原來更早之前,瑟蕾亞琉璃基於不同因素,預想如今事態,魔女是來自於手上的書、而巫女則是預示般的夢。而兩人在禍星墜落之時同時感應、隨後行動,她們直覺相仿,那就是書中、夢中的傳說,即將覺醒。

  為此,瑟蕾亞追尋禍星而至央城、不及勸留的琉璃則派出了使魔芬莉奴。但是因為芬莉奴的專斷獨行,導致後來琉璃與其的聯繫斷掉,更讓自己落入現今魔力將竭、身心不穩的窘況。

  魔女與巫女再會,童謠與神樂共鳴,添增探索團的音色。即使尚未釐清的事太多,但瑟蕾亞暗暗地在心裡決意,這次一定要與摯友攜手走向HAPPYEND。

  然而,兩人此時尚未知曉,以希比利絲發生的異象為兆,災厄的種子已悄然植入。

  教會香巴拉的一位修女雪菜失蹤,冒險者在教宗皮埃爾的委託下,帶著年紀尚輕的祝花士言葉前往「千華大道」尋人,路上卻發現本因巫女琉璃的結界,而不應再萌生的異端、更遇見不只是魔王,還疑似魂體、精神體,而不具軀體的原罪之獸。

  隨後趕來的首領旭陽,以自身祝花式、傳說中的「八葉一刀流」,將原罪之獸超渡。眾人也找到在大道深處的雪菜,而一同回返。

  另一方面,在城內的琉璃受到委託,前往查看一名喪失意識的男子,而她發現,對方表情異常平靜,軀體內已無靈魂,早已安祥離世,她判斷這是故人傳承的祝花式致使,但同時她也有疑慮,更察覺除了故人的祝花式痕跡外,還有不明的「黑色玫瑰花」印記……
  
【回首筆跡】

青色花園
相遇
希比利絲
勇者傳說
七色秘儀
魔女與巫女
香巴拉與祝花士
六塵與染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總、【RPG之幻想國度Wiki相關說明】
零零、【幻想編年史:官方世界觀主線】
  一、【阿斯嘉特節慶】
  二、【官方第一季主線-諸神的黃昏】
  三、【官方第三季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四、【官方主線外傳-古林肯比之鳴】
  五、【遺跡一期主線-失落滄溟】
  六、【官方主線-星逝章.魔眼之世】
  七、【官方第四季主線 — 終焉審判輪迴】
  八、【官方第五季主線 — 幻夢遺落之種】
零、【幻想國度行前說明】(欲加入者必看)
  一、【公會性質】
  二、【入會前需知】
  三、【加入公會步驟】
  四、【入會後需知】
  五、【入會後延伸閱讀】
  六、【世界的知識】
壹、【官方資訊相關】
  一、【近期作品、公告、劇本新訊】
  二、【規則、概念】
  三、【幹部】
  四、【站外創作資源】
  五、【統計】
  六、【活動】【官方主線、日常類型】
  六、【活動】【徵文、創作類型】
  六、【活動】【節日活動】
  六、【活動】【阿斯嘉特通】
  六、【活動】【互動、劇本類型】
  六、【活動】【紀錄專區】
貳、【角色資訊相關】
  一、【玩家角色、NPC】
  二、【種族、職業】
  三、【定位、探討相關】
参、【地理資訊相關】
  一、【阿斯嘉特城內】
  二、【阿斯嘉特城外】
肆、【文藝資訊相關】
  一、【書籍】
  二、【故事】
  三、【繪畫】
  四、【南方心得】
  五、【其他特殊文藝】
武、【訂製裝備專區】
  零、【訂製裝備規範】
  一、【選配能力列表】
  二、【官方武器擁有者名單】
  三、【官方防具擁有者名單】
  四、【待領區、特引裝備區】
  五、【絕版裝備區】
  六、【賣回待售倉庫、紀念館】
伍、【劇本資訊相關】
  一、【劇本設計概念、探討】
  二、【劇本引導概念、探討】
  三、【劇本玩家概念、探討】
  四、【劇本官方寶具、道具】
  五、【紀念官方裝備、道具】
陸、【劇本歷史紀錄】
  一、【引導名稱編號排序】
  二、【年份日期排序】
柒、【企劃專案相關】
  【冒險者養成班】
  【靈魂洪流專案】
  【六座協議專案】
  【央城學院專案】
捌、【遺跡物專區】
  【遺跡物及組織】
  【遺跡】
  【遺世區域】
  【曠野型遺跡物持有名單】
  【特殊型遺跡物持有名單】
  【拉普拉斯檔案庫】
特、【各種設定及描寫手法參考】
終、【國度角落】
關聯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