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神奇寶貝特別篇暨遊戲推廣協會

會長:billy850223 / ホエルオー開設日:2011-06-19 23:07:10

  • EXP

  • 資金12407  
  • 關連作品神奇寶貝特別篇、神奇寶貝 水晶版、神奇寶貝卡片GB2~GR團參上... 看更多
  • 招募制度:自由加入制
  • 成員:464 人
  • 昨日人氣:8

氷虫蝶靈(corner134)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gjojm520 ...看更多

永夜的惡夢(B2W2遊戲的鬼屋)

  ヤマジタウン的東方,有一座名為「リバースマウンテン」的火山。我的名字叫作恭平,搭乘風露的飛機而來到這裡的我,照理說應該要到這座火山的入口去,可是我現在卻來到疑似火山山麓的地方。正確來講,與其說是山麓,不如說是一座偌大的荒野。

  飄零於空中的火山灰塵覆蓋著整個地表,沒有任何生物的跡象,僅有些許的枯枝,啪噠啪噠地隨寒風搖曳,還有幾片表面皺老的枯葉落在地面。
而更令人覺得更詭異的,是眼前的這一幢大約兩層樓的屋子,靜靜地矗立在火山灰塵中。破碎的玻璃、斑駁的屋壁,還長滿綠油油的青苔,不管怎麼看,這完全就是一棟沒有人住的廢棄屋。

  雖然說現在是和煦的早晨,但在火山灰塵不斷地降下,我只能看到頭上灰濛濛的蒼穹。屋子的後方是一面高聳的岩壁,所以覆蓋住房子的,不是強烈的陽光,而是一層黑暗的陰影。幾近沒有陽光灑落的廢棄屋,又處在這荒郊野外,不難會在腦海裡浮現一種想法。

──裡面是否存在著……幽靈?

  此刻我想起一則曾經聽過的傳說,這傳說在伊修地區已經流傳了許久。傳說中,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住著一對夫婦,以及他們生下的女兒,他們在一幢美輪美奐的房屋住著。他們扶養著女兒直到女兒逐漸長大。但是不知為何,女兒卻在某一天意外地去世了,夫妻倆不知道是因為過度悲傷而也跟隨著女兒走了,還是因為某些緣由而消失得無影無蹤,沒人知道他們的下落,只留下了一棟他們先前生活過的房屋。而傳說裡的房屋,正是我眼前佇立的這一棟,傳說中那女兒的靈魂還存留在這裡。

  一股雞皮疙瘩也跟著蔓延全身。一種意識叫我迅速離開這裡;但或許是心理作用,我對自己說現在是白天,應該不會有謎樣生物冒出這棟房子裡,不斷用這句話催眠自己推開那扇斑駁的門扉。

  最後,心理作用和好奇心戰勝了意識,我決定挑戰傳說,右手按著門扉,左手扶著門把,漸漸地把力道壓在門上,往裡面推去。打開大門,我先探出身子瞧著房子內部,發現沒有異樣才跨出腳步。

  房子的結構像似一座平台,中間、左側以及右側各有一座樓梯往上至二樓的平面。整體而言,給人一種對稱的感覺。
  以中間的樓梯為對稱軸並通過樓梯前方的房間,一樓和二樓的左右側,各有一個房間、一座樓梯,所以一共有五間房間。一樓甚至還有通往地下一樓的階梯。
  當我跨步想要開始探索房子內部時,此刻卻發現有好幾個花盆擋在房間口。花盆從外觀上很像陶製品,彷彿是不想人進去似的,寬度竟然剛好能夠擋住房間入口。

  這景象著實令我納悶了起來。除此之外,右側與左側的空間也各有傢俱零零散散地被放置著。右側甚至還有長型沙發堵住了通往地下一層的樓梯口。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有些傢俱的底部好像沒有接觸到地面──彷彿傢俱是飄在半空中的。但是當我再次觀察同樣的傢俱時,它們是牢牢地佇足在地板上。

  緩緩跨出腳步,每走一步,木製地板就喀答喀答地發出聲音。我的心頓時像被粗繩懸在空中一般,即便是一點的小聲音,我也會轉頭向音源望去,以確認真得沒有東西在作祟。
  忽然,一陣嘿嘿嘿嘿的笑聲往我右側傳來。
  「喝!」我嚇得快速往後退了幾步,差點沒摔個四腳朝天。
  我緊張地往音源看去,一隻黑色像布偶的身影對我咧嘴一笑,那宛若拉鏈的牙齒,讓屋內的闇黑頓時出現微微的紅光,像穿著長袖衣物的殭屍般伸出雙手──原來只是一隻詛咒娃娃。
  雖然曾聽說過詛咒娃娃是原本被拋棄的布偶的怨靈體,但時間一久,祂們就成為真正一群有生命的生物。特性之一的「不眠」,讓牠們不會陷入睡眠狀態,但是真得可以二十四小時都不用睡覺嗎?那就不得而知了。
  有些詛咒娃娃在遇到人類時,牠們就會想起在被拋棄時的那種寂寞的憎恨而向人類攻擊。但我從這隻詛咒娃娃戲謔的眼神中大致可看出,牠只是想惡作劇而已,所以我並沒有叫出伙伴們來應戰。在發覺成功嚇到我之後,發出嘻嘻嘻滿足的笑聲,逐漸褪去身影,最後消失。
   在一段小插曲之後,我決定往左側通往地下一樓的樓梯走去,因為那也是唯一沒有被花盆堵住的空間。
  地下一樓貌似是圖書室,在比較中心的空間,三個木製書櫃並排成一列,一共有兩列排著,以及還有八個書櫃排成一列靠著牆壁。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傢俱和樓上一樣,零散地被放置在書櫃之間。令人窒息的灰塵散漫在半空,我一邊用雙手摀住口鼻,一邊環視四周。

  說是環視,但其實這一層樓裡,除了一些在這棲息的野生神奇寶貝,以及剛剛提過的傢具和書櫃外,就別無他物,因為光是這些東西,寬敞的空間就被塞得擁擠。

  無聊的我在這六個書櫃間徘徊著,瀏覽一下還留在書櫃上的書籍名稱。這時我沒有去翻動那些書,只是隨便張望而已。但就算僅是隨便張望,我還是察覺到書櫃藏書間的一個共通點──貌似都跟「夢」有關係。我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詳細研究別人以前家裡的書籍好像太失禮了點,我不再多想,而轉身走回樓上。

  這時我突然想起來,右側的樓梯出口應該是被堵住的,但此刻,看到眼前的景象,我的臉霎時僵住──出口竟然什麼也沒有。我慌張地走出樓梯,觀望四周,那一剎那,眼睛倏地睜大。

  通往左側的空間竟然全被傢俱堵住,中間往二樓的階梯亦被長型沙發擋住了去路。而相反的,剛剛無法通過的右側樓梯現在卻沒有傢俱擋著。彷彿在我到地下室再出來時,傢俱自己動了起來,改變了位置──不,應該要這樣說……
  「傳說或許是真的……」我內心這般想著,但是更讓我顫慄的是,我沒有說話,只是內心發出這樣的聲音,但卻有另一道低沉的聲音,說出我內心的想法。腎上腺素大量分泌著,我的心臟已經跳得愈來愈快,像顆爆彈即將炸裂。

「你是誰?給我滾出來!」那道低沉的聲音是從花盆已經移開的一樓右側房間發出。我試著讓我發白的嘴唇停止顫動,以威嚴地口吻朝那間房間吼著。

  「咦?原來也有人進來了啊……」一道男人的聲音從房間裡傳來了過來。他的身影逐漸走出房間,當他的樣貌完完全全地呈現在我面前時,我上下打量著他,發現身體不是那種透明顏色後,我才著實鬆了口氣。
  男人最大的特徵是那背著藍色的旅行大背包,年紀應該介於二十到三十之間。他搔了搔他灰色的亂髮,露出尷尬地表情說:「哎呀,抱歉嚇到你了,小兄弟。」

  我搖了搖頭,向男人說聲沒關係之後,問了他的來歷。

  「我這人呀,很喜歡到處冒險,追求著刺激。而聽說這個屋子是出了名的鬧鬼,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冒險的機會,便來到這來了,不過啊……」

  背包男望了望四周,苦笑一番後,繼續說著:「我觀察了一下房子內部,房子內的傢俱不只會飄浮,甚至啊只要排徊於各個房間之間,這些傢俱不知為何就會改變位置。之後我就一直在這房間裡思索可能的原因,最後就想到了唯一也最可能的答案……」
「傳說有可能是真的。」我跟背包男異口同聲地說出了可能的答案。
  想不到才剛見面的背包男與我默契極好,一拍即合,我跟他都因而互相露出微笑。但沒多久我就正色道:「那背包大哥,二樓你上去過了嗎?現在唯一能通往的路。」
他再度搔著頭──那似乎是他的習慣動作,笑著說:「嘛,因為一開始看見二樓的三間房間都被堵住了,現在也是,所以就沒打算上去……」

  如果說傢俱的移動是隨著人在樓層與樓層走動而改變的話,現在唯一能走的路只有延著右側的樓梯上樓,之後走向二樓左側並再下樓,再一次去地下室,並再從右側出來。
  因為背包男從這間房間走出來後,傢俱並沒有移動,因此我判斷,傢俱的移動不是隨著「走進房間並出來」改變,而是「下了樓之後再上樓」。而現在,就要試著爬上二樓,以證明我的假說。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背包男,他頻頻點起頭來,聽完之後,便豪爽地說那就試試看吧。

  但我們都沒想到,在我們想要試著自己解開傳說之謎時,傳說的真相卻自己在我們面前現身。當我已經走上平台的二樓時,一股莫名的強風猛烈吹起,雖然窗戶已經殘破不堪,寒風吹進來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但是這股風可不是那種外頭普通的風。而是一種陰寒、強烈,在房子吹起的怪風。

「哈啾!奇怪,今天早上有這麼冷嗎?」背包男還很搞不清處狀況地縮著膀子,雙臂交叉並搓著。
  一種不祥的預感蔓延全身,就像跳蚤一樣,疙瘩四竄,冷冽之感也同時在背脊擴散。
「轟隆──轟隆隆──」好幾陣巨雷忽然在窗外打過,炫目的閃光使我們的雙眼閉起,之後傳來震懾的雷聲。

  待雷聲停止,我們睜開雙眼,再度把視線移向前方──我們的眼睛瞬間放大,倒吸一口氣,鼓動的心臟差點就砰了出來。
「那個、那個是……!」背包男用顫抖的手指著,恐懼已讓他說不出話來,雙腳發軟,整個僵站在那。

  傳說裏頭的主角,無聲地出現在我們面前。祂有一頭紅色捲髮,一身粉黃相間的水手服,以及全粉的迷你裙,祂低著頭,我們看不清楚祂的面容,但是我感受得到從祂身上散發出來的怨念和憎恨。

  女幽靈緩緩抬起頭來,她與我們四目相對,從她稍嫌稚嫩的外貌可看出,她去世時正值青春年華。失去人生的少女幽魂,面容憔悴,大大的眼眸之中充滿著深邃的無神黑洞。霎時,恐懼的陰影逐漸消散,因為我從那對眼眸感受到除了怨念和憎恨,還有某種更深沉的傷悲、寂寞。

「不論何時何地,全是全黑的夢……爸……媽……凱西……你們在哪裡啊?」更令我詫異的還在後頭,少女在說完這一段話後,忽然,一種情緒逐漸流洩出來,微微透明的臉頰中,閃爍著幾滴蝌蚪狀的光芒。
  半晌之後,幽魂的身影漸漸褪去……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原本還非常惶恐的背包男,在看到剛剛少女的行為後,他的害怕也跟我一樣煙消雲散,反而是一種不經意的同情漸漸凝聚。

「總之,我們再去一次地下室吧。想辦法再讓傢俱動一次就是了。」不知怎的,我也開始想了解沒人敢接近的恐怖傳說背後中的真相了。我跟背包男立刻從二樓左側樓梯下到一樓,並再一次走進剛剛左側往地下室的階梯。

  「吶,背包大哥,地下室那裡的藏書,雖然有可能是我的錯覺,但每本書的名字貌似都會有『夢』這個字耶,你覺得這會跟那名少女有什麼關聯嗎?」我鎖眉向旅行經驗豐富的背包男問著。
  男人習慣性地再度搔起他的頭,思索一番後,說:「嗯……『夢』嘛……如果說是跟『夢』有關的神奇寶貝,我曾經在各個地方旅行過,也是有一些關於牠們的事蹟啦。反正又走到地下室了,我們不妨翻翻看那些書吧。」
  雖然都是跟「夢」有關聯的書籍,但內容幾乎是大同小異、平板無奇,連「什麼叫夢」這種事也寫得一清二楚,真正能夠參考,而且跟少女比較有關聯的,大概就是食夢夢、夢夢蝕、索利普、索利拍、達克萊伊和克雷色利亞,六隻跟夢較有關聯的神奇寶貝,以及超能力系招式「食夢」。
  我開始從「食夢」這個招式去推敲。食夢,顧名思義就是吃掉夢,但如果是以含雙關意味,並且以這招式本身的效果做連結的話,就可以這樣解釋:人們在睡著時,便會做夢。而吃掉「夢」的「夢」,就是指「體力」。在一般戰鬥上,這招通常只能用在陷入睡眠狀態的神奇寶貝身上,奪取神奇寶貝的體力,並自己吸收。

  但……如果是人呢?很有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

  聽過各地許多故事的背包大哥說,神奧地方曾經就有一個案例,神奧西部的水脈市,曾經就有一個小男孩陷入惡夢,並且發了高燒,體力有漸漸走下坡的傾向。男孩的父親便很慌張,還好的是父親本人是一名船夫,他聽說位在水脈市北方的滿月島上,棲息著能夠驅散惡夢的神奇寶貝「克雷色利亞」,人們也稱她「美夢神」。

  船夫從克雷色利亞那得到了能驅散惡夢的寶物,來自女神身上的「三日月羽毛」。用羽毛的一部份熬成藥予男孩喝下去後,不但男孩不再做惡夢了,燒也退了下來。這在當時轟動了整個神奧地區。

  會有讓人做美夢的神奇寶貝,反之,也必有會讓人做惡夢的神奇寶貝,牠就是擁有「惡夢」特性的達克萊伊,並且,擁有足以殺人的招式──食夢。
「所以,少女就是因為沒有拿到三日月羽毛,長期陷入惡夢中,因此被達克萊伊害死的嗎……?」我微歪著頭問著背包大哥。
「這個嗎……我想等一下她應該還會再出現,之後再去問個仔細就行了吧。畢竟,恐佈的傳說一直流傳下去也是不行的啊。」

  從地下室上來,花盆及傢俱的位置果然又變了,這次,中間的樓梯已經沒有沙發擋著,樓梯前方的房間也可以進去了,好幾個花盆整齊地排列在那間房間前方,就像列陣的士兵一樣歡迎著我們,為我們敞出一條路。
  走進房間,一條破舊的地毯鋪在地上,還有各式各樣的傢俱雖然破爛,但是排列並沒有外面來得紊亂。我能夠想像,當年這座嶄新房子的豪華裝飾,如今卻已經成為歷史的灰燼。
「這個就是三日月羽毛……來不及趕上的……」一道女聲在我們耳邊縈繞著,之後,那道聲音的主人再度出現在我們面前。

  她的雙手捧著一條新月狀的羽毛,將它遞給我。炫目而有光澤的三日月羽毛,摸起來柔順光滑,是無法用文字能形容的美麗。

「沒錯……我被達克萊伊的『惡夢』害死了。爸爸和媽媽為了讓我脫離,而蒐集了很多關於『夢』的資料,最後終於得到了三日月羽毛,可是卻……為時已晚了啊……」幽魂像是釋懷似的,聲音變得異常清新,甚至可以說是輕盈溫柔,這應該就是她生前真正的聲音吧。
  「但是我已經不要緊了,希望你們能夠把這片羽毛還給克雷色利亞。我知道她會出現在那座橋上,請將羽毛還給她。那座曾與爸媽、凱西之間的回憶之地,也是我最後道別這世界的橋樑……」說著說著,幽魂像要忍住嗚咽,忍住眼角的淚水,最後,再也忍不住,潰堤般落下。
死後成為地縛靈的寂寞,沒有父母、凱西陪伴,雖然死後已脫離惡夢的煎熬,但是寂寞的闇黑更像是真正的惡夢。四周只有黑,一種絕望的黑。她試著求救,卻沒人敢靠近。這種黑逐漸成了人們流言蜚語的傳說,少女就更加墜入永遠的岑寂。
  直到有人靠近,結束傳說的終焉……


  我騎著單車迎向清涼的風,騎往雷文市東邊的橋樑。那一次,少女的幽魂流下淚後,便消失蹤影。我和背包大哥找遍了整座伊修地區的著名大橋,最後猜想她絕對是來到雷文市東邊的這座橋樑,因為當地就有一位老太太指出,在這座橋樑未完工前,有一位女孩常與凱西到這附近玩耍。女孩去世後,跟生前一樣常飄來這裡看橋下的汪洋。居民們看到無不心臟病發,因此就算白天,也是鮮少人通往這裡。
但是從今以後,這條橫跨汪洋的橋樑,絕對不會再有什麼幽靈出現了。
女神已經幫助了少女幽魂,將她從充滿痛楚以及寂寞的世界解放,讓她──真正嘗到吃起來像糖果般甜的美夢,那場可沉睡到永遠的美夢……

  「是吧?」我仰望著頭上湛藍的蒼穹,一隻身體淺藍,可說是近乎亮麗,擁有像土星一樣的環,以及新月般彎曲的頭型的女神,她用慈祥的眼眸,對著我笑。

  同時,也對著橋上那一個終於再度團圓的家庭,以及一隻神奇寶貝,露出最慈祥、燦爛的笑容…

  基本上這篇是依照遊戲劇情而寫的短篇,因為「鬼屋」這設定幾乎每代都會有一個,剛好又是鬼月……所以,嘿嘿……(喂!

  不過其實自己是覺得遊戲後面還有令人感到可惜的地方,所以試著寫了跟遊戲差不多,但又有不同的短篇出來,總之喜歡大家會喜歡哦。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神奇寶貝特別篇
  主要地區舞台
  主要登場人物
公會相關資訊
  公告
  幹部資訊
  活動專區
  賀卡專區
  單獨創作專欄
關聯資料

目前沒有資料連到「氷虫蝶靈(corner1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