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Fate/Grand Order

會長:i0909098 / 做愛刺蝟開設日:2017-12-12 00:42:52

  • EXP

  • 資金288786  
  • 關連作品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 -First Order-...看更多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649 人
  • 昨日人氣:1168

2018年末安價活動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cat0604 ...看更多

接近一年的尾聲,迦爾底亞也充滿了過年的氣息。
然而誰也沒想到會在這個本該歡慶的日子,發生了這樣的事……

在結束了一整天的訓練,飢腸轆轆的立香準備前往餐廳用餐,在餐廳看到的是正在吃紅豆年糕湯的阿提拉。

「Master、Master,紅豆年糕湯真是好文明。(嚼嚼)」阿提拉見到立香,嘴裡一邊咀嚼一邊向他搭話,似乎對眼前的食物相當中意。

「呃……是嗎?那真是太好了。」立香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不過此時的他比較想吃豬排飯這種飽足感較高的餐點,正準備去點餐的時候,覺得身後有股令人發顫的感覺貼近自己。

「呼嗯,Master,你看起來很飢渴呢。」立香很直覺反應地逃開,回頭一看竟是殺生院,露出妖豔的笑顏。

此時的立香只想好好吃頓飯,偏偏遇上麻煩人物,總覺得有不太好的預感,想到這裡就不禁感到胃疼。

在壓力山大的氣氛下享用完餐點,正準備回房休息,沒想到一打開門看到的竟是……

誰也沒想到才走進房門,竟看到穿著泳裝的清姬在他房內自殺了,胸口還插著一把槍。

「啊啊啊啊啊--」立香發出了宛如雛森當時看到藍染隊長釘死在牆上的鏡花水月的淒厲叫聲,聲音傳遍了整條走廊。

本來在餐廳的阿提拉和殺生院聽到叫聲也過來一探究竟,不過她們看到自殺的Lancer並沒有像立香有這麼激動的反應。

案件發生不久之後福爾摩斯也趕來了,他仔細觀察房間內的蛛絲馬跡,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她並不是自殺,這是一樁偽裝成自殺的密室殺人案。」

「密室殺人?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沒有我手中的磁卡,其他人應該都進不了房間才對……不對,那清姬是怎麼進我房間的?」立香的大腦還處在一片混亂當中。

「這是很簡單的,朋友。」福爾摩斯笑著回答立香的疑惑。「死者和犯人都是靈體化穿過門進入房間的。」

「雖然目前還不確定犯人的確切身份,但現場有留下一段紙條,暫且不確定是犯人的作案宣言或是死者的死前訊息,總之先讀一下吧。」他將房內的紙條交給立香讀。

立香接過福爾摩斯遞上的紙條,上頭寫著一段潮到出水的台詞。

『我們之所以覺得懸崖上的花朵美麗,那是因為我們會在懸崖停下腳步,而不是像那些毫不畏懼的花朵般,能向天空踏出一步。』

立香看完這段潮到出水充滿濕……詩意的卷頭詞,心中慷慨激昂的情緒有千言萬語說不出,可惜還是看不出兇手到底是誰。

「雖然目前線索只有這個,不過有這個就能請達文西協助追蹤犯人的下落了。」於是一行人來到達文西那邊,透過紙條上殘存的魔力進行定位,發現可以連結到某個特異點。

「這次靈子轉移就由這兩位Servant同行吧,論實力她們可說是首屈一指的。」福爾摩斯如此提議,立香雖然同意她們的實力但又異常的不安。

「哼哼,那麼就準備出發前往特異點吧!」立香尚面有難色,但在達文西的催促下也不好拒絕,只好帶著阿提拉和殺生院出發追擊犯人。

當立香睜開眼睛,自己正身處陰暗潮濕的石砌長廊上,左右兩側盡是囚禁罪惡者的鐵柵,這裡是復仇鬼的監獄塔。

跟自己一同前來的阿提拉和殺生院東張西望都沒看到她們的蹤影,即使獨自一人行動相當危險但也只能前進了。

四周迴響著自己步伐的聲響,除此之外一片死寂,總覺得隨時都會有什麼冒出來,卻什麼都沒發生,在這種精神持續緊繃的情況更讓人覺得疲憊不堪。

立香繼續走在看不見盡頭的迴廊,恐懼縈繞在他的心頭,到底會有什麼出現?完全無法預測,只能步步為營走在危機四伏的未知地帶。

「啊哈哈哈,有隻可愛的小狗狗闖進來了,該怎麼處置才好呢?」在一片黑暗當中,出現了血紅色的可疑身影。

「咕哈哈,是時候讓那些平時看不起吾的人類見識一下鬼的恐怖之處了!」同樣潛伏在黑暗中的黃色身影,也正覬覦著落單的立香。

『哈哈哈哈哈……』本來寂靜的監獄,從迴廊的彼端傳來了不明的笑聲,立香先是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到愣在原地數秒的時間,接著朝著笑聲反方向拔腿狂奔。

立香雖試圖想拉開距離,但伴隨著恐怖笑聲的腳步聲卻明顯地急速拉近,就憑人類的腳程怎麼可能跑得過她們呢?

他看到一扇木門,既然知道逃不掉至少先躲起來吧,幸好門並沒有鎖,他躲進了一間像倉庫的房間,隨即將門鎖上。

當然他也明白這樣的鎖根本擋不住,總之先找個木箱子躲起來觀察情況吧,如果能藉此確認對方的真面目也會比較好應付。

碰的一聲,門就被踹飛了,躲在木箱子的立香從縫隙想確認敵人的面貌,竟然是伊莉莎白!還有茨木童子!

「伊莉莎白醬好像本來就跟清姬水火不容,也就是說她就是兇手?那茨木醬……難道是日本妖怪的派系鬥爭嗎?」立香推測這兩人就是讓清姬被自殺的罪魁禍首,要是被發現肯定會被生吞活剝。

「哼哼,知道鬼的厲害就躲起來了嗎?果然吾是人人都畏懼的鬼啊!」茨木童子露出得意的表情。

「小狗狗躲到哪裡去了呢?既然如此就只好高歌一曲,聽到偶像的歌聲一定會深受感動被吸引出來!」聽到伊莉莎白如此說道,立香臉都綠了。

在木箱裡活生生被歌聲吵死,這樣的死法也太悲慘了啊!簡直比被拖曳機嚇死還離奇啊!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豁出去拚拚看。

立香在木箱內尋找是否有可以成為武器的物品,然而只有一張呼符和一瓶礦泉水……根本沒有像樣的武器。

「只能賭賭看了嗎?」立香在伊莉莎白拉開嗓門之前,使盡全身的力道將礦泉水丟出去,哪怕只能引開她注意力一秒鐘也好。

然而擲出的礦泉水還沒砸到伊莉莎白就被茨木童子攔截,熊熊燃燒的業火將整瓶水都蒸發殆盡。

「哈哈,原來躲在那裡嗎?好好體會鬼的恐怖吧!」茨木童子發現了立香的所在,巨大的鬼手直衝而來。

「等待,並懷抱著希望吧!英靈召喚!」立香打從一開始就知道礦泉水根本無法阻止,而是為了爭取召喚的時間才丟出去的,呼符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在千鈞一髮之際,用呼符召喚出聖喬治,揮劍彈開了茨木童子的鬼手。

「欸?呼符出二星?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不過總算是得救了」儘管只有一位二星從者,對上兩位四星稍顯吃力,所幸有聖喬治的出現立香才暫且逃過死劫。

「汝就是龍嗎?」聖喬治舉起劍質問對手,即使星數不高依然展現出英靈的氣魄。

「龍?吾是鬼啦!」「我既是龍,也是超級偶像唷,小綿羊要聽我高歌一曲嗎?」

雙方戰火一觸即發,究竟聖喬治是否能守住立香呢?

聖喬治當前只有11NP根本來不及發動寶具,只好以綠卡速戰速決,對面的伊莉莎白則是63NP開藍卡提升NP試圖發動寶具,茨木童子已經到達100直接開寶具。

「去吧!羅生門大怨起!」茨木童子熊熊燃燒的鬼手一擁而上,聖喬治知道這樣下去會波及到立香,發動技能守護騎士讓對方瞄準自己打,並開啟戰鬥續行試圖撐過去。

縱使聖喬治的防禦力提升了,還是敵不過狂戰士的紅卡寶具,被打到根性發動,又被伊莉莎白補了一槍,當場灰飛煙滅。

「聖喬治!」此時的立香根本沒時間感傷,因為敵人並不會因此停止追擊,伊莉莎白的NP也在剛才幾乎充滿,讓她發動鮮血魔孃就萬事休矣了,在這樣的距離聽她的歌聲簡直比死亡還痛苦。

「各位,演唱會就要開始了唷!」伊莉莎白笑著揮舞手中的槍,看來她打算開唱了,立香知道這將是最痛苦的死法。

「哈哈,別忘了還有我呢!」茨木童子也衝上前想直接砍下立香的首級,目前情況可說是九死一生。

「演唱會……是壞文明!」就在這時,天花板突然崩毀,阿提拉揮動螢光棒……不對,是上帝之鞭打掉了伊莉莎白手中的槍,及時拯救了立香。

「哼哼,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受本能驅使的鬼嗎?要不要一起做些快樂的事呢?盡興而為的鬼不會拒絕的對吧?」殺生院也出現在茨木童子的身後將她擁在懷中,拖到後面做些會被巴哈桶的事了

多虧這兩位強力的五星從者助陣,伊莉莎白和茨木童子都被壓制逮捕了。

於是這起事件即將告一段落……才怪,正當立香鬆一口氣,發現一眨眼自己並不在監獄塔,而是在自己房間的床上。

「前輩?身體還好嗎?看你在睡夢中不停呻吟的樣子。」瑪修在床邊關心地問道,聽她說似乎是訓練太累直接昏過去,就被抬回房間休息了。

「欸?是這樣的嗎?那清姬呢?她沒有自殺嗎?」立香還沒搞清楚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你在說什麼啊?前輩,你沒抽到槍職清姬啊。」瑪修做出疑惑的表情,腦袋還有點模糊的立香才想起自己是非洲人。

「就是啊,安珍大人的清姬只要有我一個就夠了。」三星的狂職清姬從被窩裡爬出來,明明槍職清姬是自己依然醋味十足。

「是夢……嗎?」立香安心地闔上雙眼,沒想到這時有個聲音在他耳邊說道。

「沒錯,是夢,你現在是在作夢沒錯。」

立香嚇得睜開雙眼,又回到了監獄塔之中。

剛才救了自己一命的阿提拉她們不見了,疑似是犯人的伊莉莎白她們也不見人影,到底哪邊才是現實已經搞不懂了。

此時監獄塔開始劇烈搖晃,看起來再過五分鐘就要崩毀了,立香倉皇逃命,看到一扇窗戶,外頭是看不見底的懸崖。

「像花一樣踏出腳步嗎?」立香很清楚繼續待著只會白白喪命,還不如勇敢踏出去。

跳出窗外的瞬間物換星移,就像是要被什麼吸走了一般,難道會跑到其他特異點嗎?

「這裡是……」當立香回過神,發現眼前的超大型違章建築。

「果然幕後黑手是伊莉莎白醬嗎?難道是因為今年萬聖節送角不是她就生氣了嗎?」立香如此推測,不過以龍娘難以捉摸的個性搞不好是更奇葩的理由,比方說布丁被清姬偷吃掉之類的。

「不過又回到獨自一人闖關的窘境了呢……如果瑪修也能一起來就好了。」如果又要對上英靈,一介普通的人類顯得多麼的脆弱,阿提拉和殺生院又不知道上哪去了。

此時充斥在立香心頭的盡是不安,身旁沒有可靠的夥伴,根本沒辦法獨自戰鬥下去,多麼希望有值得信任的人能夠助他一臂之力。

正當立香處在孤立無援的窘境,他注意到城堡的一旁丟著一本書,好奇地走過去一瞧,總覺得這本書有點眼熟便翻開來看了。

✧*。✩‧₊˚.✨.✧*。✩‧₊˚.✨.✧*。✩‧₊˚.✨.✧*。✩‧₊˚.✨.

「Master,一起玩吧?」從書中發出的閃亮光芒將立香全身籠罩,童謠將自身作為英靈的力量借給他。

立香從童謠接收了力量,不僅可以使用童謠的技能及寶具,身上的服裝也變成童謠的洋裝。

靈☆衣★開☆放

「這是……怎麼回事?」立香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從旁人的眼中就是個穿上蘿莉服裝的變態吧?心中不停祈禱別在這時候遇上認識的人,尤其是學妹。

『沒事吧?你好像被傳送到很奇怪的地方去了。』就在這時接到了達文西傳來的通訊,立香決意關掉視訊功能(?)

『瑪修已經做好出擊準備,很快就會傳送到你那邊助陣,你再撐一會兒就有援兵過去了。』「欸?等等!」

既然如此只好在學妹過來之前把事件解決了,立香如此告訴自己,於是直接闖入違章建築的城堡之內。

女裝立香(?)一闖進城堡,一群女海盜蜂擁而至,不過對於持有英靈之力的他而言只不過是數量比較多的雜兵而已。

「嗚咧系哇!」「塔諾系哇!」「一休膩阿搜逼瑪修!」立香展現了童謠(物理)的力量,用拳頭逐一逼退襲來的女海盜,很快就突破第一道關卡。

很快就來到上頭的金字塔,出現在立香面前的竟然是一輛巨大的戰車。

「等等,不是吧?」戰車毫不留情輾了過來,要不是立香現在有英靈的力量加持,大概已經變成子路了。

「塔諾系哇塔諾系哇塔諾系哇!」立香用雙臂強行扛住戰車,不過再怎麼說童謠的筋力也只有E,還是被噗哧一聲輾過去,所幸還活著。

本來以為這輛輾過去就沒事了,沒想到緊接著後面還有第二輛、第三輛邊喊著Panzer vor邊開過來,他也只能趕緊往旁邊逃跑。

「真不愧是多多益善號,果然是多多益善呢……」立香看著這三輛戰車,心想著到底該如何突破,事到如今也只能發動寶具了!

「喔多摸塔幾唷!」多多益善號們與童謠的寶具正面衝突,在激烈的對撞後總算成功開出一條道路,繼續往上方的姬路城前進。

在最上層等待著他的,並不是伊莉莎白,而是大家懷念的巴巴托斯。

「原來你就是這次的黑幕嗎?」立香眼見對手是魔神柱,絲毫不敢大意。

「吾之怨念、吾之悲願,就讓汝好好嘗嘗吧!」巴巴托斯紅色的眼珠子凶狠地盯著立香發出淒厲的嘶吼。

順帶一提,巴巴托斯職階是殺職。

「齒輪!」「咕--啊!」「書頁!」「咕--啊!」「心臟!」「咕--啊!」「把素材交出來!」「咕--啊!」

「不可能!區區人類怎麼可能……」巴巴托斯輕而易舉被持有童謠之力的立香手撕,難以置信地咆哮著。

「你以為我是誰啊!我可是秒撕四十四柱的藤丸立香,給我記住了!」立香揮出了最後的拳頭。

巴巴托斯,生於十二月三十日,卒於十二月三十日,我們懷念他。

正當以為解決了幕後黑手,突然從天花板掉下了三隻小型的海魔,對身穿童謠服裝的立香伸出觸手(?)

「等等,為什麼是這種展開?」萬萬沒想到這種像是本本的展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立香頓時手足無措。

「前輩!讓你久等了,我來救你了!」就在這最不想讓人見到的尷尬時刻,學妹拿起盾撞開了門衝了進來。

「騙人的吧……」在那一瞬間,立香感受到比起面對魔神王更加沉重的絕望。

「……」兩人尷尬的對望,一秒鐘彷彿度過了千萬年。

「前輩最低爹蘇。」瑪修用有生以來最鄙視的眼神望向立香,比死亡還更加難以承受的打擊直襲而來。

忽然之間傳來轟然巨響,整座城堡都在劇烈晃動,窗外的地平線高度也正在改變,看來是整座城堡的位置正在上浮。

「發生什麼事了?」探出頭察看窗外的狀況,不知什麼時候最底層之下多了一座空中花園,違章建築正在緩緩升空。

又一聲轟然巨響,往上頭一看姬路城上頭也不知從哪裡降下一座百重塔直直插在城上,超越扶桑的史上最強違章建築誕生了。

「明明只是想來查緝讓清姬被自殺的兇手,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立香感到人生無望,未來一片茫然。

「前輩……不用擔心,就算前輩是喜歡穿上女裝玩觸手Play的變態,我還是會守護在前輩的身邊唷。」瑪修一副看破人生的表情,拍拍立香的肩膀。

「好想回去!犯人到底在哪裡啊?」此時的立香只想趕緊把這場鬧劇盡早結束,再繼續下去會面臨完全的社會死亡。

「犯人?前輩,你指的是什麼?」瑪修一副狀況外提出疑問。

「咦?就是將清姬在我的房間偽裝成持槍自盡的犯人啊。」還以為這件事全迦爾底亞都知道了,不解為什麼瑪修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你說清姬嗎?她還……啊,好像還不能說。抱歉,前輩,請別在意我剛才的奇怪提問。」瑪修似乎知道了什麼又把想說的話吞回去,更加讓人在意了。

「瑪修,妳隱瞞了什麼嗎?」「什……什麼都沒有喔。」「真的嗎?」「真……真的。」

反應愈來愈可疑,必須想辦法從她口中套出話來。

「本來不想用這招的……總之瑪修,先脫了吧。」立香突然做出意外的發言!

「欸?等等,前輩,你想做什麼?雖然不是不可以……但太突然了!」瑪修一時愣住,但還是羞紅著臉把身上的盔甲卸下。

「好了,那就開始吧。」立香掏出他那充滿惡趣味的玩意兒對學妹突襲……羽毛搔癢攻擊!

「哈哈哈……等等,前輩,不是這樣的吧?哈哈……」被羽毛突襲的瑪修癢到開始語無倫次。

「不然妳以為是怎樣?好了,老實招來吧。」立香的搔癢攻勢絲毫未減,對瑪修的腋下、腳底等處發動強襲,瑪修癢到身體都蜷曲起來。

「好……好……我說就是了,先停下來!」瑪修終於願意說出實情,這才把羽毛停下來。

瑪修稍微喘口氣才總算把真相說出來。

「其實大家是在迦爾底亞準備跨年派對給前輩一個驚喜,所以才刻意把前輩支開送到特異點,不過跟前輩一起去的Servant偏偏盡是讓人不放心的人物,才讓我也來援助前輩。」

「欸?就這樣?」本來還以為是什麼天大的理由,原來只是想辦個派對,讓立香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

「那是因為……他們說不能讓前輩提前知道,要給前輩一個跨年的大禮。」瑪修把眼神瞥向一旁。
「之前情人節什麼稀奇古怪的禮物都收過了,難道還有比那些更特別的禮物嗎?」

「這個真的不能說!總之等到晚上他們準備好之後才能揭曉,在那之前我們就先待在這裡吧。」瑪修很堅持,表示就算再被搔癢也不會說出口,立香也不再追問下去。

「那麼……這段時間我們要做什麼好呢?」畢竟還有一段時間,活動範圍也只在這棟違章建築內,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打發時間。

「那個……前輩,不介意的話,請換上這個。」瑪修不知從哪裡拖出一大籃衣服,重點是全部都是女裝!

「瑪修,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真的不是女裝癖啊!」立香急忙想澄清,卻看到瑪修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怎麼捨得讓學妹傷心難過呢?

既然如此也沒辦法了,反正也沒其他人看到,就陪瑪修玩一會兒換衣Play吧。

「等等,瑪修,一開始就這麼刺激沒問題嗎?」立香在瑪修的協助之下脫下了童謠的洋裝,換上傑克的衣服,露出度高到令人難以啟齒的服裝讓立香欲罷不……不對,是手足無措。

「沒問題的,前輩,非常適合你。」「怎麼可能適合啊!」立香遮遮掩掩卻根本沒什麼布料可遮,幸好沒有其他人在場,不然他大概也要持槍自盡了。

第二套換上了幼貞的聖誕裝,心中不禁吐槽為什麼要穿這麼少去送禮物,而且為什麼盡挑蘿莉的服裝給他穿,學妹絕對誤會了什麼。

緊接著又換上阿比的服裝,雖然沒有前面幾套那麼裸露,但犯罪感超級濃厚,任誰看來都是個喜歡蘿莉服裝的女裝變態。

本想叫瑪修住手,但瑪修就像是內心有什麼開關開啟一般,完全停不下來。

「前輩,接下來要穿保羅的衣服呢?還是小黑的衣服?伊莉雅這套好像也不錯。」瑪修很興奮地挑選蘿莉的衣服,立香總算忍不住試圖阻止她。

「瑪修,為什麼都挑蘿莉的衣服啊?我真的不是蘿莉控!」立香知道她誤會了什麼,盡可能澄清以免往後被誤以為是蘿莉控。

「咦?是這樣嗎?真是失禮了,前輩,果然前輩比較喜歡御姐屬性嗎?」瑪修改拿武藏大ㄐㄐ的衣服給立香試穿,總覺得她還是誤會了什麼,至少比被當成蘿莉控好多了。

賴光ㄇㄇ的衣服也穿過了,紫色老太……不是,是紫色大姐姐的緊身衣也穿過了,幾乎女性英靈們的衣服都穿過一輪,立香也放棄抵抗了。

「應該玩夠了吧……瑪修,是時候回去了。」燃燒殆盡的立香如此提議,瑪修這才停手。

「好的,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我想派對應該也準備得差不多了。」瑪修把衣服收拾好之後,讓立香穿回原本的衣服,即將打道回府參加跨年派對。

一回到迦爾底亞,大家都圍上前向立香賀喜,舊的一年結束,新的一年到來,邁向嶄新的未來。

「好了!到了眾所期待的禮物時間!」今天的節目主持人是大家達文西,她很開心地拿著麥克風主持派對。

「哼哼,這可是我萃取出來的蜜(毒)汁,你就滿懷感激的收下吧。」溶解莉莉絲率先跳出來,其他想送禮的英靈們本想爭先圍上去,但被瑪修拿盾制止了。

「哇……這禮物還真的非常的……特別,總之謝謝妳了。」雖然不知道要這麼做什麼,但是這畢竟是人家的好意,他還是笑著收下了。

「什……你可別誤會囉,我才不是特地為你準備的,當然也不是因為對你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才為你做的!」本來想看立香困窘的表情,沒想到他會這麼坦然接受,溶解莉莉絲不禁傲嬌了起來(?

「下一個禮物!是吾表演的煙火秀喔!」茨木童子很開心地換上泳裝,跳到舞台上舉起五把槍化為鬼手。

「好的,那麼我們請特別來賓阿拉什也上台。」被指名的阿拉什本想逃跑,卻被眾人強行架住拉上舞台。

「如果可以讓我實現一個願望的話……我想活下去!」阿拉什死命地大喊,架著他上台的孔明和梅林卻拍拍他的肩膀輕聲說道:「阿拉什,你NP滿了。」

「愚神禮讚.一条戻橋!呼~真是風雅。(嚼嚼)」接著茨木的一拳,阿拉什直衝天際,化身成炫麗的煙火,我們懷念他。

「下一份禮物是大家的偶像伊莉莎白醬和羅馬之花尼祿的現場演……」「石兵八陣!」在迦爾底亞差點毀滅的千鈞一髮之際,孔明發動寶具封住了兩人的行動,才暫時免除了危機。

其他還有各種形形色色的禮物蜂擁而至,紅A本來想趁亂給立香穿上親手做的毛衣,剛好瞄到看起來穿不夠暖的切嗣%%就改變目標追過去了。

「Master醬,這是我們兩人一起畫的特別禮物唷。」「本來想做章魚燒當禮物的,可是父親大人逃跑了,Master大人應該不會介意吧?」刑部姬和北齋合送了一本在截稿日前完成的本本。

「謝謝妳們……等等,這是什麼?」立香看到封面臉都綠了,而且一翻開就從書本冒出海魔的觸手,嚇得他趕緊放掉手中的本本。

「那麼最後的壓軸是莫里亞提教授特別剪製的紀錄片,還請各位靜下心來觀賞。」達文西將燈光調暗,舞台前的大螢幕開始播放影片。

影片才播放幾分鐘,立香的臉就從綠的變成黑的,從他發現清姬自殺的地方開始,到他前往監獄塔,又到姬路城的種種,全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拍攝下來了。

理所當然,在姬路城內各種女裝Play也鉅細靡遺錄下來了,會讓人社會死亡的公開處刑,可謂史上最殘忍的一樁犯罪。

並且在網路上有一位匿名魔法☆梅莉的Youtuber把這支影片上傳了,目前已有百萬人點閱,絕對是史上最G8的共犯。

『我們之所以覺得懸崖上的花朵美麗,那是因為我們會在懸崖停下腳步,而不是像那些毫不畏懼的花朵般,能向天空踏出一步。』藤丸立香,勇敢地踏出那一步成為美麗的花朵了,可喜可賀。

第一次,穿上了女裝,還穿上了各種女英靈的服裝,本應已經得到了夢幻一般的幸福時光,然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2018的最後一天,藤丸立香,社會死亡。

至於還在特異點間徘徊的遊星(阿提拉)和人類惡(殺生院)又搞出更嚴重的特異點,又是另外的故事了,盡請不用期待。

公會首頁

主選單
Fate Grand Order 事件簿
  公會 成員簡介
  公會 幕間物語
  公會沿革
  公會大廚榜
  隻圓
  列恩傳
  大清黑歷
  大清黑歷-II
創作宣傳
  繪圖
  小說
  影音創作
Discord討論平台
FGO-活動系列(日)
幹部名單
公告備份
會員傳記
關聯資料

目前沒有資料連到「2018年末安價活動」。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