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蛻變之聲

會長:z124456679 / 小野子開設日:2014-12-01 22:27:56

  • EXP

  • 資金150540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28 人
  • 昨日人氣:103

修正時空、續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m0913499146 ...看更多

    

    與上一次被冷不防地丟到異時空不同,這次,所有人都是接受到黑城的私下委託才得知消息,前來完成上次未完成的任務——修復時空、導正時間與因果之戰的後果。
    
    裴爾等人、黦珥、米拉、茉莉、莫可、約納斯等人、格魯格、瓦夷旭等人、彼岸、柳等人、鵼胤、冷鋼、哈羅德、凡塵。
    
    共二幾位的意願者在黑城集結,在確認過人員的數量後,情況跟上次類似,所有人都被扔進一個神祕的隧道之中,隧道內不時可以看到很多奇怪的東西一閃而逝,雖然看過、但很快又忘記了。
    
    最終,所有人出現的地點是在一堆草叢中,而眼前的巨大門扉與圍牆似乎就是黑城的大門。
    
    四周的景象與眾人所認知的黑城相差不大。除了顏色是純淨的白色之外,大門口排了許多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通過檢查哨並進入城內。
    
    眾人觀察著大門、檢查哨與那些等著進入黑城的人們,伺機而動。
    
    身為黑城常備軍的瓦夷旭注意到位在檢查哨的士兵科技裝備與他們所來訪的時空沒有差異,僅是顏色上的差異。
    
    米拉與莫可是著尋找可以潛入的運河或是地下排水孔,但並無收穫。
    
    裴爾注意到城牆比他們世界的黑城城牆要高出許多,空中甚至還多了保護網,將整個黑城都壟罩了起來。
    
    茉莉則是靠著強化的視覺與聽覺,注意到進入者都使用像是手環的識別證,而試圖仿冒的人大多都被發現並帶離,剩下的只是一聲宏亮的槍響。
    
    與裴爾同行空狐、銀變化成了一隻野貓,混入了排隊的人潮聽取情報,從對話之中,似乎能聽見居明們將當安居樂業,除此之外…
    
    「又一個想混進來的呢」。「誰叫這裡是希望星最繁榮的地方了呢?」「畢竟日輪丸也好,其他地方都被征服了嘛。」
    
    眾人得知,原來再上一次他們暫時回去後,這個世界的希望星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這個時空已儼然變成黑城統一的國度。
    
    而與約納斯同行的空狐、伊維戈也化成了一隻俊鷹,以空中觀察城牆後的景象,發現並不如行人所談論的「安居樂業」的富饒之城,反而是工廠林立,整個城市死氣沉沉的。
    
    在眾人仍在尋找進入的方法時,彼岸取出了上一次在這個世界取得的手環,恰好就是能夠進入黑城的通行物品,似乎是跟一位商人所採購的。
    
    然而通行手環只有一個,他們少說也有十幾至二十人,根本不夠所有人進城。
    
    這時,有兩人脫離了隊伍去尋找其他的方法入城。分別是能操控魔法的哈羅德與嘗試主動詢問的路人的鵼胤。
    
    其餘的人則在商討後,又因天氣寒冷,眾人決定先前往黑城南方的小村落休息並尋找能取得通行手環的方式,目前只知道那些手環似乎跟身為黑城住民才有辦法取得。
    
    在離開前,一顆圓滾滾的毛絨爬到裴爾的身上,仔細一看,竟然是上一次來訪時也有出現的貪吃小夥伴、被莫可取名為卡比的毛球。
    
    一行人準備動身,不料,一大群人從草叢中走出立刻就引起士兵的注意,而被團團包圍,上前盤談,士兵本來只是要求通行手環,但他們立刻發現隊伍中的瓦夷旭是為通緝犯、米拉則是戰敗國蓋伊將領。
    
    更多的士兵包圍了眾人,甚至出動兩台四足裝甲戰車,所有人眼看難以迴避戰鬥或逃跑,決定乖乖就範,讓士兵將他們帶離。
    
    除了擁有通行手環的彼岸與走一步離開的哈羅德,其餘的人、包含接著也被丟進裝甲車的鵼胤,一行人全上了裝甲車被帶入城中;更糟的是,他們接著被分別關入由星之淚建構而成的牢房中、身上的裝備與道具也全被帶走。
    
    瓦夷旭、約納斯、格魯格,三人被另外帶離,遭遇拷問、更在拷問期間被剝奪了感官,在一連串的拷問下,最終,薰成為第一個犧牲者,他們唯一得到的情報僅是拷問者知曉他們來自其他的時空,並試圖知道如何到達其他的時空。
    
    被丟回牢房的眾人尋找的能越獄的契機,但在契機來臨前,一名背後飄著鎖鍊與薙刀的少女破壞了牢房,與回歸隊上的彼岸與哈羅德將所有人救出牢房,他們取回行李,但很可惜的是,大半都被檢查而帶走了。
    
    對於薙刀少女的情報,他們只知道對方是為打算反抗黑城方的革命軍。
    
    他們隨著地下水道離開,他們來到聽說是禁衛軍的地下區域,眾人接受了委託、必須調查前往討伐迪凡德而消失的革命軍小隊。
    
    眾人在看似停車庫地下室探索,找到了許多台重機車,以及一扇有著可以輸入密碼的大門。
    
    大家分別探索,但除了鐵門與機車外別無他物,更別說看似密碼的東西,最後,靠著安狄沃以未命的力量虛體,穿過了鐵門,終於在門後不遠處看見了每六十秒變化一次的安全碼以及學生宿舍生活公約,打開了大門。
    
    大門內,是兩條通道、分別坐落數個看來像是宿舍的小房間。
    
    在搜查宿舍的同時,柳及瓦夷旭等人在轉角發現了兩名禁衛軍的守衛,顯些被發現,所幸兩人看起來相當疲勞,迅速被壓制住而無觸動其他衛兵或警報。
    
    眾人開始討論該怎麼處理兩名守衛,在瓦夷旭能力的束縛下,由米拉帶頭,開始一連串的逼問,但並不意外,禁衛軍就算是處於劣勢也不會因為遭受脅迫而提供過多情報。
    
    他們得知下落不明的革命軍已經由迪凡德清自解決,而兩名禁衛軍不願再提供更多的訊息,亦不畏懼死亡。
    
    一部分的人負責詢問,剩下的人則在宿舍裡到處搜尋是否有可用的資料或裝備;幾分鐘後,他們分別尋獲數套禁衛軍的服裝,其餘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私人物品,並沒有任何可用的情報或武器裝備。
    
    負責探索的安狄沃接著來到另一個通道的底端,經過稍微的探勘,他發現最底端是軍火庫,而裡面有四名禁衛軍正在鎮守,他們正在打撲克牌、顯然是在打混摸魚。
    
    軍火庫的資源看來相當豐富,但眾人卻對於是否要攻破取得有不同的想法而在討論中。
    
    另一方面,本來質問兩個守衛的人們起了爭執,對於無法提供需要的情報,有人執意奪去他們的生命以免留下後患,但又有人認為不該貿然出手傷人,不論道德上或理論上都有各個說法,在支持殺瓦夷旭跟堅持不殺哈羅德大打出手前,哈羅德以魔法將兩名禁衛軍縮小後便離開到另一個走道了。
    
    也就是在裴爾與莫可準備協力靠著進入通風管的睡眠雲朵想壓制軍火庫時,來到門前的哈羅德好巧不巧對上了開門的瞬間,四名禁衛軍根本沒料想到外面會有入侵者;幾秒的尷尬過去,四名禁衛軍趕緊回頭準備拿起通訊頭盔通報。
    
    但哈羅德的反應更快了些,使用魔法就將人壓制在地,而安狄沃的風與莫可的雲也在這時自通風口擴散,讓四名禁衛軍陷入昏睡之中、須是反抗的力量。
    
    另外,裴爾與哈羅德也透過感知發現位在通風管中潛行的另一人。
    
    那人略顯狼狽地跳出了通風管,身穿灰色兜帽的人、胸前的徽章圖案是高舉槌子的手,消瘦的樣子看來已經餓了好幾天,搖搖晃晃的身子看起來隨時可能倒下。
    
    「你們是誰?」那人扶著一旁的架子說道,手上卻緊握著獵刀。
    
    隨後,對方表行身分為革命軍第三小隊隊長,對於眾人滿是疑惑與戒備,確認眾人並不是禁衛軍後,眾人給予對方水和食物先補充點體力,接著,他便娓娓道來…
    
    「我是革命軍第三小隊的隊長,上次任務我們失敗了,只剩我一個人活了下來,但我被困在這理出不去,我們之前的任務是刺殺迪凡德,很不幸我們因為被發現而失敗了,原本以為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我們低估了迪凡德的實力…」
    
    除了身為隊長的他以外,所有的隊員似乎都犧牲了,而他必須將訊息帶回反抗軍基地,但同時,他也希望能確認是否有隊員仍有存活的可能,或至少、帶回隊員們的徽章。
    
    「可以叫我萊恩。」萊恩眼神中透漏著悲傷,但是語氣依然保持冷靜。
    
    從萊恩的口中,眾人得知有關於迪凡德部分能力的訊息、擁有可以瞬間移動的力量,也知道先前拯救他們的薙刀少女是反抗軍的成員,名為卡希爾,同時也是武源族艾利歐夫的領導者。
    
    而革命軍的目的是為了終結黑城的獨裁統治。
    
    基於無法信任一群突然出現在面前的陌生人,雖然有人提出願意幫忙傳送訊息回去基地,但萊恩因此理由拒絕了,眾人於是都同意先以協助萊恩尋找隊員與徽章,將返回反抗軍基地一事暫時放於第一目標完成後的第二目標。
    
    在萊恩注意到裴爾與米拉時,明顯感到困惑——畢竟黑城征服了整個希望星,身為日輪丸一番隊副隊長的裴爾與蓋伊軍事統領的米拉,在這個世界也應當不存在了。萊恩雖然認為自己見鬼(?)了,但很快就接受這個事實了。
    
    約莫晚上七點左右,眾人與萊恩,在情報交流之後,一行人搜刮了宿舍、取得了夜視鏡通訊器,準備使用稍早前發現的機車,盡快離開此地、出發尋找其他隊員的下落。
    
    在移動前,負責探查的安狄沃發現隔壁的空間仍有八名禁衛軍、以及四台如同戰甲般的移動軍火,最後,在協議下,決定由哈羅德負責斷後、牽制或破壞那些機械以及守衛,其餘的人則跨上摩托車,先行出發趕路。
    
    一群人以兩兩並排行進的方式前進,由萊恩跟裴爾開路。
    
    約莫10分鐘,眾人經過的岔路口,伴隨著引擎聲、出現了許多禁衛軍,與牠們同樣騎著機車,而每台機車的後座都有一個拿著激光步槍的禁衛軍,很有紀律的以3台機車為一個行動小隊。
    
    注意到如此情況,眾人理所當然展開一連串的回擊,高速行駛之中,他們靠著頭盔彼此聯繫、組合攻擊,效果相當不錯,他們並沒有花多久時間,逐一擊破數台摩托車追兵。
    
    但,就在牠們經過另一台叉路時,四台他們某些人剛剛在禁衛軍宿舍看過的裝甲砲車追了上來,每一台上都配有機槍與主砲、艙內的駕駛者控制著砲台與機槍,鎖定了眾人;約莫五公尺高的裝甲砲車以有裝甲防護的履帶快速地追了上來。
    
    眾人加速行駛,雖然靠著三名空狐——銀、伊維戈、賽巴,三者的合作建造了一排土牆試圖讓摩托車追兵翻覆,但對方飛快地變換了位置,靠著四台裝甲砲車為首、撞破了土牆,也同時擋住了碎片讓後頭的摩托車保持距離。
    
    一番追趕後,幾個人就算成功閃避了裝甲砲車的攻擊也被碎片波及而差點失去平衡,但所幸都無大礙;然而米拉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機車被碎片刺入,在爆炸之前,米拉像後跳起,拿出稍早獲得的刺刀積光槍、藉著速度往砲台下方的駕駛艙刺進,可惜防彈玻璃起了作用,刺刀只卡在玻璃上、她則趕緊爬往上爬。
    
    看到米拉的狀況,裴爾、瓦夷旭、柳也依樣效法,索性將機車交給其他人或乾脆棄車,包含數名影侍一同朝裝甲砲車正面突進,成功破壞了三輛,而影侍另外丟出的閃光彈,也成功讓位在後方摩托車追兵陷入一片目盲、幾些被人順勢擊翻。
    
    在另兩個過彎後,追兵不是被癱瘓就是因為目盲而無法轉彎,在萊恩的思量下,他們決定先找到出口離開、返回革命軍基地。
    
    在甩掉追兵後,眾人的平靜停留不久,後方便傳來轟隆巨響…
    
    大約10公尺高,差不多8公尺寬的大型戰車,按照背後的火光可以判斷,眾人明白對方是用火箭噴射器追上的,裝有兩大連動砲管、四個角落設置機槍台,這次更特別的是,看不到駕駛艙。
    
    而在裴爾及哈羅德的感知下,他們很快就確定這是一台無人駕駛大型戰車。
    
    在哈羅德的提議下,眾人嘗試登上戰車,以了解機械的格魯格為首,尋找可以駭入戰車的地方或連結處,可惜,就算他們成功登上了戰車,卻無法找到任何可以入侵的地方。
    
    這時,從戰車上的擴音裝置傳來一陣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好玩嗎?傳送者們,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接受的話就在下個路口右轉,如果你們不接受,那我可以保證你們絕對逃不出這裡。」
    
    那聲音有人是認識的,是禁衛軍隊長、迪凡德。
    
    為人熟悉的和善、樂於與人交流、充滿正義感的個性,在此人身上完全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高傲及對自己的強大所持有的自信。
    
    眾人完全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碰上迪凡德,有人嘗試與其對話、有人則開始思考為何大家的行動彷彿都被監控著一般。
    
    通訊頭盔?薰的遺體?又或、可能是叛徒的萊恩?
    
    但這些在此時思考都已經太遲了,眾人選擇相信萊恩,也暫時放下其他的考量,轉而面對迪凡的選擇。
    
    若是對上迪凡德,眾人也有機會達成他們的目的——取得可以修正時空的碎片。
    
    「如果照迪凡德這樣說,我們大概真的沒有選擇了,或許你們可以吧,但我也不能勉強你們,但我想跟迪凡德一戰。」萊恩一手握緊身上的徽章說道,覺悟已然。
    
    在談話與交涉中,眾人也得知失去連絡的小隊成員仍然活著,受到拷問以及監禁,小隊成員雖然失去希望,卻沒有被判反抗軍而洩漏機密。
    
    「我期待的是強者的對決,勝者才有資格享受勝利的滋味不是嗎?」迪凡德的語氣充滿自信與笑意,也明白點出眾人沒有其他選擇的立場。
    
    在眾人都做好決定要接受迪凡德的意見後,他們按著指示在下個岔路又轉,進入開啟的閘門、來到彷彿是集合場的地方,站在眾人前方等待的是身穿黑色鎧甲的人、手持著頭盔,正背對著所有人看著牆上的黑城禁衛軍旗幟。
    
    從背上的披風跟肩膀上的紅色標誌可以確定,對方就是這個世界的迪凡德。
    
    「告訴我,你們認為什麼叫做『正義』。」儘管依舊是親切與厚實的聲音,但眾人很清楚,對方並不是他們所熟知的那個迪凡德。
    
    面對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回答,但迪凡德最後只是笑了下,轉過身,慢慢地戴上了頭盔,舉起盾、拔出光柔之牙,用一句話揭開這場戰役的帷幕:
    
    「我,就是正義。」
    
    彷彿在試探眾人,迪凡德並沒有立刻發動攻擊;相較之下,眾人紛紛展開一連串的攻勢,前幾次都被迪凡德的盾或劍給化解,裴爾的後刺突襲要成功前,迪凡德化作一道金光,一瞬間就來到瓦夷旭、小小岩漿守衛之上,加上哈羅德扔來的火球,將三者一同往底下敲去。
    
    而底下正是瓦夷旭前一刻才鋪設好的(能力)觸手樂園,不耐熱的特性瞬間產生作用,一連串的爆炸以其為中間往外蔓延,不少人因此受了傷。
    
    在不完全明白迪凡德能力前,眾人也只能快速地回復戰鬥的姿態,但或許是默契尚未調配好,眾人的攻擊再落了空,化成金光的迪凡德逃離了攻擊範圍,一剎那的攻擊全落到小小煉獄守衛上。
    
    如此一來一往,眾人的攻擊落空了數次,直到迪凡德瞬間移動到哈羅德的後背才有了變化。
    
    『迪凡德,你已沒有資格持有我,我將審判你。』
    
    在迪凡德將要使用光榮之牙刺穿哈羅德的剎那,光榮之牙爆出強烈的光芒,光芒消散後,那與正義為伍的長劍已經刺穿迪凡德的胸膛。
    
    「不可能,我...是為了守護...」迪凡德半跪在地上,話都沒說完就斷氣了。
    
    一行人都對於眼前的景象感到詫異,一些人靠近了迪凡德的遺體、準備將對方先行繳械以防萬一,但在過程中,迪凡德的手鬆開了盾牌、光榮之牙像是被擠出來一般落在迪凡德的身邊。
    
    彷彿像是解除壓制一般,迪凡德再動了起來,並自影子中抽出一把黑色握柄、金色護手、紅色刃身的長劍,豪不遲疑地原地旋轉斬出…
    
    儘管嘗試防禦,茉莉、哈羅德、冷鋼、黦珥仍然被斬擊命中,奇怪的是,刀刃像是可以穿透數層防禦似地、直接攻擊到身體,唯獨裴爾的影侍僅是衣裝破損。
    
    迪凡德在近乎不合理的狀況下砍傷了好幾人之後,再度化為金色光芒,出現在旁邊一點的地方,再度利用長度驚人的長劍轉圈揮砍。
    
    約納斯、女僕、茉莉和柳都相繼中招,這次的狀況稍微不同;約納斯跟柳受到攻擊而受傷,女僕的斥力與茉莉的魅影契約做為防禦似乎確實地擋住了攻擊,內部身體沒有受到進一步的傷害,
    
    這時迪凡德在度化為金光,出現在旁邊的煉獄守衛身邊。
    
    又轉了一圈,柳、醫生跟瓦夷旭再度進入攻擊範圍,柳跟約納斯,瓦夷旭則是變異鎧甲被劈出一道不淺的深痕,但內部並沒有受傷。
    
    眾人無法明白那把紅色長劍有著什麼樣的力量,但可以肯定的是、相當危險。
    
    突然的反應讓所有人略顯慌亂,但他們很快就回復喊應,負傷者先往後撤,而沒有被攻擊波及的人相繼補上、追擊迪凡德。
    
    在幾發配合不錯的連擊下,迪凡德也受了點傷,他這次衝向了鵼胤、以長劍貫穿了他的側腰。
    
    儘管影侍以準備好方才撿起的光榮之牙準備迎擊襲來的對方、刺往心臟,鵼胤也嘗試架住嵌於體內的長劍,其他人也趕緊幫忙圍剿迪凡德。
    
    但迪凡德卻化為金光閃開了攻擊、移動到鵼胤的後方、直接踹向原本貫穿小賊的劍,鵼胤左側的腰直接被往外劈開,讓人硬生生分成兩段…
    
    光榮之牙也發出相同的強光中、使原本攻擊的影侍消失了。
    
    在變異體做為牆包覆迪凡德與部分區域時,另一側也發生了轉變。
    
    原本同行的彼岸轉而攻擊向茉莉、哈羅德與黦珥,眾人這時才知道,他們之中出現了一個叛徒。
    
    「那麼,請讓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彼岸,隸屬黑城禁衛軍。」
    
    轉移攻擊的方向,其他人對於叛徒怒不可言,數次攻擊彼岸就像是預料到一般直接承受了;而單獨與迪凡德關於變異體中的鵼胤倒落於地,最後看見的畫面是自己的下半身分離,以及迪凡德甩去劍上的血的動作。
    
    在變異體團外頭的人都清楚聽見肉體撕裂的聲響,他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卻也無法立刻進入、救援同伴。
    
    接著,影侍的閃光彈在進入變異體團後成功起了作用,搭配接著進入的冷鋼、凡塵的壓制,最後加上莫可的雲朵,他們壓制了迪凡德並使之昏厥。
    
    而在另一旁與帽子男交手的哈羅德、銀、黦珥也有了其他的變化。
    
    在幾句盤談後,銀發覺帽下的面孔正是自己所認識的友人、御門 律,隨著對談越多,他們明白彼岸一行人雖然大聲宣揚自己是叛徒,但其實也已經放棄為任何一邊效力。因為不論是哪一邊獲勝,這個世界也已經走向末途。
    
    「....好好加油吧,外來者。」於是,御門 律將碎片交給了銀,並連同彼岸放棄了抵抗。
    
    至於被大家繳械的迪凡德,在莫可的求情、以及萊恩最終的決定,眾人決定讓迪凡德留下一命。
    
    然而在所有人都認為可以休息時,地面毫無預警地開始往下陷,陷落的同時又有無數黑色的手拉扯他們,將一行人拖入無盡的黑暗中…
    
    
    
    等到眼前重新明亮時,所有人發現他們出現在一條走廊似的地方;黑暗環繞周遭,周圍的牆壁與地板看來十分樸素、牆上懸掛著不少畫作。
    
    周遭的黑暗似乎正不斷吸收溫度、留下彷如刺骨的冰冷。
    
    在眾人還無法明白狀況時,冷酷的聲音環繞開來‥
    
    「我不會無恥到趁現在攻擊你們,然而我也不打算留情,這樣做太過愚蠢。你們有兩天逃出這個迷宮,以及找出你們的裝備。」
    
    「兩天時間到,或是你們提早逃出來……才有資格跟我打一場,否則你們就化為這迷宮內的枯骨吧。」
    
    那聲音的主人是誰、眾人心中都有個底。
    
    除了眼前的迷宮,原先犧牲的薰以及鵼胤也重新出現在眾人眼前——靠著君臨者們的力量,再次為了修正時空而復活。
    
    而在討論過後,眾人決定分成兩個班次,在探索迷宮的同時也輪流休息。
    
    A組分別為裴爾、維希、莫可、約納斯、伊維戈、瓦夷旭、賽巴、冷鋼。
    
    B組則是黦珥、茉莉、哈羅德、鵼胤、凡塵、格魯格、銀、柳。
    
    解決了極度低溫(–87度)的問題後,首先由A組領頭探索。
    
    通過看來奇怪的大門,一路上除了詭異的畫作與無主的影子外,並沒有任何的阻礙,但是隨著眾人的前進,無主的影子也多了起來,在判斷下,裴爾以閃光彈打算驅離、但卻意外地使之消滅。
    
    此舉惹怒了其他無主的影子,它們圍了上來,表示要裴爾出面負責它們的傷亡、否則不讓眾人再前進分毫。
    
    別無他法,裴爾表示願意接受,接著,在無主的影子們的拉扯下,裴爾消失在眾人身後的大門中;在約納斯與裴爾連繫後,確認對方只是被傳送到了其他地方,但不論怎麼開門,就是回不到眾人所在的那條通道而。
    
    接著,前往尋找裴爾的約納斯也陷入不同通道之間的循環。
    
    其他人的人也只能繼續前進,沒想到,在通道的底端有著的是一個彷彿坑洞,在坑洞底下、正是約納斯。眾人越來越搞不清楚此地的通道究竟是如何與其他的通道相互連接、又該怎麼確認會通往哪處。
    
    幾乎是以亂槍打鳥、碰運氣的方式,冷鋼首先進到裴爾所在的通道、與之會合,兩人前進不遠處發現了一具化為骨的遺體、如同郵差般的穿著,身上只有一本筆記。
    
    從斑駁潮濕的筆記中,兩人得知此人是為了替革命軍探路但卻再也離不開這個迷宮,為一的線索也記錄在筆記中…
    
    『…每次當我來到這條通道時、畫中的兔子剛好吃完了東西。』
    
    透過裴爾,他們將情報分享給了約納斯,讓正好在看著那幅兔子畫作的約納斯成功來到同一條通道,三個人因此會合。
    
    通到底坐落著更多的門——十三扇已經開啟過的門,顯然就是那位已經無法再說話的探路者嘗試過的結果;三人決定在門前休息、等待其他人趕來。
    
    另一方面,其他人也來到了兔子的畫作前,卻因為沒有情報而摸不著頭緒,但在幾次不經意的發現,他們注意到兔子畫作的變化。只要他們將視線轉移,畫中的雪月兔就會準備吃下手上的食物。
    
    但或許是太心急了,最後畫裡的雪月兔朝哈羅德的頭丟了一個牌子,然後氣呼呼地跳走了。
    
    以哈羅德頭上的小腫包,他們得到另一條線索。
    
    『看看有多少的我,再想想從哪開始!』
    
    最後,在莫可獻上Pokey給生氣的雪月兔後,一行人也來到了裴爾、約納斯、冷鋼三人所在的通道,全員會合。
    
    在簡短的休息過後,眾人輪班繼續探索,在不確定哪一扇門才是真實的情況下,他們也只能一一嘗試。
    
    或許是幸運女神的眷顧,在一次偶然下,瓦夷旭發現那扇通往出口的門。
    
    也就是在發現的瞬間,所有的人再次被黑色的手纏上拖入黑暗之中。
    
    一方面喜於找到出口、另一方面憂於還未拿回各自的道具。
    
    當眾人再次被扔出來時,已經來到了王座廳。
    
    王座廳的溫度依然非常的低,看來華麗但昏暗的大廳堂,只有火盆中的火照耀著整個空間,周圍無數巨大的石柱使得整個王座廳充滿搖曳的影子。
    
    無疑是對影之女王最有利的場地。
    
    而那名女王、蕾菲卡兒正坐在王座上、望著所有人。
    
    「比想像中的早到,真讓人意外。」
    
    幾句簡短的對話,兩方彼此都意識到其中的敵意已相當明顯、沒有多餘的選擇。
    
    「你們會復活的傳聞似乎是真的。那麼,不論是要殺死你們幾百萬次,我也會做。」
    
    在蕾菲卡兒冷漠地說完,所有人的腳下出現黑色的手,如同當時在迷宮中、撕裂影侍的存在;它們直往背上攀爬、往對應心臟的位置就打算鑽了下去…
    
    眾人紛紛閃躲、反擊黑手,鵼胤與裴爾則往前衝刺;然而在絕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黑手上時,女王消失在王座上,再次出現的女王有兩個,一個在鵼胤身後、面對眾人展開了一面巨大的屏障,同時放出大量帶有電磁力的電流。另一名女王直接把鵼胤按倒在地,以刀刃抵著他的脖子。
    
    女王蕾菲卡兒以及院長蕾爾蓓格。
    
    效應接連發生。先是眾人身上的金屬製物品被吸了過去、再來連同格魯格支援的電漿砲全都落在因為戰鬥服帶有金屬而被一起吸過去的裴爾身上。
    
    攻擊落下後,裴爾手上的EMP手榴彈也承受不住衝擊而爆炸,強力的屏障受到EMP的衝擊暫且失去了功能並收起;無法得到救援的鵼胤被女王砍斷了雙手扔了回去。裴爾、鵼胤相繼重傷。
    
    被扔了回去的鵼胤肩膀上插著女王的無盡劍,在撞上瓦夷旭試圖擋下的變異體牆後,又是一陣爆炸;駕駛能力機甲的格魯格率先衝向女王,而黦珥、冷鋼也沒有讓爆炸耽誤分毫,立刻保持防禦同時衝向準備再次拿出屏障的院長。
    
    見到眾人圍擊上來,女王與院長靠著機械翅膀的推動躲入格魯格的機甲下方、兩者皆往上攻擊,打算使之破壞;其他人沒有放棄追擊,逼迫女王與院長再次靠著影子移動,這次來到裴爾的身後。
    
    與此同時,所有人注意到影子開始有了更詭異的變化。像是從其中升起又像是溢出濃稠的黑暗,彷彿要包圍、吞噬站在地上的人…
    
    當影子蔓延到軀幹上時,他們感受到冰冷的低溫並開始失去知覺。
    
    靠著影子與衝力移動的女王與院長向周圍掃射、扔出無盡劍後又鑽入影子之中,儘管可以擋下攻擊,卻難以繼續追擊。
    
    如同一場無法完全捕捉、封鎖對方路線的游擊戰,女王與院長、甚至是影子化成的女王,在眾人之間靈活地竄移,伺機攻擊。
    
    當女王與院長再次從影子中冒出並攻擊向茉莉與哈羅德時,裴爾利用柱子的死角、讓驅風炎皇劍擊發高熱的衝擊,成功連同柱子貫通到院長與女王所在的位置。
    
    出乎意料的,雖然確實命中了目標,但燒去人造外皮的院長卻帶著女王直衝攻擊來源而來,瞬間就將高熱返還給裴爾並直接將人撞到另一側的柱子上,也朝其臉部噴灑精神毒液。
    
    不論是牽制又或奔馳,其他人各個追擊上去;裴爾則在毒性發作的前一刻利用特殊的翅膀瞬間移動到女王的後方,高速旋轉的長劍毫不遲疑地刺向看來只有盔甲防禦的女王。
    
    眼看就要得手的攻擊,卻因為女王早已安排的未命而被破壞。
    
    當挾帶暴風的長劍刺入盔甲的剎那,長劍卻從另一旁直接冒了出來、反向貫穿了裴爾,原來女王讓她的未命、雲霄在盔甲的內層設置了無數的鏡子,當有足以貫穿盔甲的攻擊進入便會反向還出。
    
    在戰區的另一側,本來插於柱子上的數把無盡劍相繼爆了開來,讓要幫助迎擊的約納斯、莫可、冷鋼等人都因此收到了干擾而無法達成協助。
    
    女王更利用影子將裴爾往自己的方向帶,以便讓攻擊完全在其體內擴開。
    
    就在裴爾打算退開、眾人前來營救的前一刻,女王、院長以及裴爾又消失在影子之中,援手全撲了空。
    
    儘管擁有能相當於三次復活的力量,在影界之中、女王的掌心上仍是毫無用處,裴爾在另外兩次的致命攻擊後,成為這場戰鬥第二個犧牲者。
    
    
    
    ……
    
    
    
    究竟過了多久呢?沒人知道。
    
    無數的屍體堆積在王座廳,這些屍體都是同一群人的,是他們的努力,是他們存在的痕跡。
    
    到底斬殺了他們幾次呢,已經記不得了。
    
    一次又一次,他們不斷湧上來;一次又一次,骨肉粉碎的聲音,死亡前痛苦的哀嚎與呻吟。
    
    身旁的戰友已經先一步而去,連屍身也找不到,被埋沒在無盡的血肉之中。
    
    再一次的,他們又來了,然而自己已經連劍都拿不穩了。
    
    「是嗎…這就是天意嗎?」看著衝向自己的人們,自己能做的只有…在最後,讓玫瑰灑落四周。
    
    在任何人意識到之前,巨大的爆炸產生了,而後一切歸於寂靜。
    
    那擊敗入侵者無數次的人,佇立在王座廳的中央,依舊傲然的挺立著。
    
    然而靠近後才發現,她已斷氣,瞳孔也早已失去焦距。
    
    
    
    無數次的復活與死亡,最終,沾染血紅的他們略顯狼狽地取得了勝利。
    
    取得了能修正世界的最後的碎片,他們再次見到了時間雙子。
    
    「所以你們成功了呢。」「很暴力的成功了呢。」
    
    「反正問題解決就好了吧?你們也準備好回家了吧?」
    
    當時間雙子領著身心俱疲的眾人走在神秘的通道中、拋出這樣的問句時,眾人卻有不同的回答。
    
    經過上一次與這一次的冒險,他們明白雖然世界不同,但是這個副時空的人們也只是為了守護自己的時空而戰鬥,他們就如同侵略者,如今,勝利的他們能維持自己家園的正常,而另一個時空的人們則會面臨消亡。
    
    眾人認為自己錯了,他們一開始就選擇了錯誤的道路——破壞與殺戮。
    
    在與時間雙子的要求下,最終,時間雙子答應保留另一個時空、讓時間回流,重新回到他們來破壞之前、一切維持在原先和平上。
    
    也得比避免消失的命運。
    
    「一群麻煩的傢伙,這不就什麼都白做了嗎?」「真是…」
    
    留下兩句小小的抱怨,當眾人們回神時,他們已經回到原本的時空、自己的家園。
    

公會首頁

主選單
公會簡介
規定
  關於P點的一些事
  各種串的注意事項以及會長的隨筆記
  每月優質文章公告欄
  副本公告欄
  創角格式
  關於角色的強化
  新手引導
  世界現況
地圖
  官方店鋪【希望】
  玩家店鋪【希望】
  星球【希望】
  希望星上的特殊人文
  希望星上的玩家地點
  星球【地球】
  地球上的特殊人文
  地球上的玩家地點
世界觀
  星球【希望】的世界
  已知的遺跡資料
  資源介紹
  交通方式
  幣值換算
  氣候型態
  特殊傳染病
  關於能力者的二三事
  官方數據
  特殊兵器
  魔法
  荒界
  學園
生物
宗教信仰
 
  冬之人
  九頭龍
  遠古文明崇拜
  亡魂祭祀
  彩羽
  伊薩
  沉魚落雁
  伊甸
  燦暈
  憶光
  噬園
  斷罪
  秩序守衛
  蒼藍深淵
傳說故事
  童話
  史跡
組織
  官方性質
  玩家性質
歷史
陣營
  地球
  希望
主線
支線
過期活動
特殊企劃
  穿越現實
關聯資料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