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RPG之幻想國度

會長:jay820118 / 飛鳥開設日:2011-04-13 18:07:19

  • EXP

  • 資金574908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184 人
  • 昨日人氣:2401

文森.瓦倫西亞(四期)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happyjacky82 ...看更多






文森.瓦倫西亞

Vincent Valencia





  • 姓名|文森.瓦倫西亞
  • 位階|質點 VII「凱旋」
  • 性別|男性
  • 年齡|495(外貌約40)
  • 身高|198
  • 體重|128
  • 種族|半魔人
  • 陣營|守序中立
  • 所屬|自由聯邦
  • 喜歡|鬥爭、攝食、駕駛
  • 討厭|蟲類、公文、超過兩行的文字、超過20秒的社群網站影片。


點亮的心之碎片數
1700


援技能|Support Skill


勝利宣言 消耗質點數:

初始階段技能|主動技能|需完成前置任務:已啟用

  劇本成功時,若剩餘質點數有3以上,即可發動此技能。所有玩家獲得的經驗寶石(只計算劇本成功獎勵)加倍,若劇本失敗或撤退則無任何效果。凱旋而歸的戰士啊,將敵人之死化為盛宴並大快朵頤一番吧。



弱肉強食 消耗質點數:

第一階段技能|主動技能|需配置心之碎片數:已啟用

  需要玩家角色宣示對一名敵人發動,當A角色親手殺死敵人B時可立刻回復一階傷勢,但若A角色被敵人B傷害時將會額外受到一階傷害。在弱肉強食的戰場上,你會成為獵人還是獵物呢?



掠魂鑄炎 消耗質點數:

第二階段技能|主動技能|需配置心之碎片數:已啟用
  
  
需要玩家角色宣示對一名敵人發動,當A角色親手殺死敵人B時可立刻回復所有傷勢,並以其靈魂與血液做為燃料,在自身周圍創造一道不影響隊友的護身火,灼燒任何相鄰的敵人,持續三回合後消失。而若A角色被敵人B傷害時將會額外受到一階傷害。



強者之氣焰 消耗質點數:

第一階段技能|主動技能|需配置心之碎片數:已啟用

  僅有在劇本開始時,可由一名角色宣告使用。他將成為永久的優先仇恨對象直到劇本結束或是死亡。身為強悍的存在,便該正面迎接所有挑戰,擊潰所有障礙,開拓霸者之路。



霸者之蠻橫 消耗質點數:

第二階段技能|主動技能|需配置心之碎片數:已啟用

  僅有在劇本開始時,可由一名角色宣告使用。在獲得永久仇恨之餘,使用者每回合能自動恢復一階段傷勢、並且免疫冰凍、麻痺、毒、恐懼、石化以及心靈控制。代價是他無法進行任何閃避動作,面對攻擊只能防禦或硬扛,且他與隊友的合作行動必然會迎向失敗,這個增益將持續到角色死亡或劇本結束為止。



地焰熾棘——凱旋的荊棘路 消耗質點數:

「凱旋」質點技能|主動技能|需配置心之碎片數:已啟用

  對勝利的渴望。

  需要某人宣告才能發動技能。技能啟用時,將目前所有可見的敵人、友軍全數轉移到「凱旋的荊棘路」空間當中。該空間的表象為燃燒的焦土,烈焰如荊棘般從地上竄出,是為最終戰爭場地。

  宣告使用此技能的人,接下來完全不能動彈,每回合消耗生命,以燃燒的荊棘綑綁可見的所有敵方單位,並且造成持續性的傷害。宣告者「無敵」,不會被任何事物影響,同時也代表他無法被治療、無法做任何動作。當荊棘綑綁敵人造成傷害與移動限制時,也將高速治癒空間內所有被定義為「友軍」的單位,直到宣告者死亡後荊棘路才會瓦解。

  宣告者最多能撐四回合(輕傷=>中傷=>重傷=>死亡),以當前的傷勢為起點,所以重傷者將會在下回合直接死亡,此結果不可逆,並且死亡者無法在此劇本中以任何手段復活。



●○●


景|Back Story

 
  數百年前,曾有個男人以一人之力篡位稱王後異軍突起,他揮舞著呼喚地獄烈火的魔劍,以毀滅性的力量替北方大陸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動盪。

  其野心並未因此而滿足,他的矛頭指向了整個世界,第一個目標則是中央之都——阿斯嘉特。

  然而長年發動戰爭與不斷加重的徵稅使得國家再也無法包容這名暴君,他的軍隊在宏大征途的第一步就背叛了他,最終落得身敗名裂的下場。

  但是那個擊敗他的人——當時的銀星之王,給了他一個機會。

  那名既大膽又仁慈的城主把這個莽漢納為麾下,那段時間讓這男人清楚地見識到世界之大與自己各方面的不足。隨著日子過去,他慢慢的改心了,逐漸收起戾氣與狂暴,以及壓抑魔劍的侵蝕魔性並與之共存。

  直至他『將功贖罪』,乃至於那名城主退位之後,他仍決定繼續留在阿斯嘉特,這個讓他淬鍊重生、達成不凡的國家,直到今天。

  這男人正是自由聯邦正規軍團長——文森‧瓦倫西亞。
  
  


●○●


家好感度|Player Characters Affinity

洛.克里斯
(熟識)

  偶爾的失誤也不會影響到這傢伙的冒險者聲譽,幾年之內紮實的靠自己的刀與功夫闖出了名號,一定跟他那種單純的愛武之心脫不了關係的,我會把脖子洗乾淨等你的,哈!

  過分的求道與癲狂的修練是會有反效果的,不過他的武者路途中有著許多夥伴互相扶持著向前邁進,面對接下來的災厄,我相信他會像以前那樣咬牙挺過來的——哈,我也會在風暴中屹立不搖等這傢伙下戰書的。



吉翰德
(友好)

  這傢伙雖然任務失手過,不過實際跟他玩過以後還真的所言不假,在戰鬥中的判斷與動作著實不差,面對普通對手的話想必能得心應手的處理吧,不過往後我們面對的是未知,會有什麼鬼東西出現完全不知道,有求勝心當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到了真正的嚴峻場面時,可得學著看情況進退啊,既然是專業傭兵,應該懂得要怎麼利益最大化不吃虧吧。

  ——不過說是這麼說,這傢伙這麼坦然面對過去那某個不光彩的經歷,硬吃我的鐵拳以後還有辦法撩妹,我猜這傢伙是不用讓人煩惱的那種命大的約翰麥克連型的吧。


克利風
(友好)

  嗯,也算是冒險者中的老將了,雖然我不知道他幾歲就是了,哈。

  平時總是沉默寡言的,一到嶄露身手的時候就換了個人似的活躍得很,這應該叫做……沉默熱血漢是嗎?他的戰鬥風格也非常貼合那大號體型,很懂得一展長才,不錯!

  啊果然這傢伙有些隱性戰鬥狂吧,對吧對吧,哈哈!這是好事也是壞事!雖然不知道有什麼過去,如果你的誓約反而成為枷鎖的話,可沒有人救的了你哦。



可拉斯尼格拉斯
(熟識)

  以冒險者身分達到了貴族地位的「爾雅」卿,好像對料理跟酒之類的話題滿有興趣的,有機會可得好好交流現在世界各地的珍饈啊。

  他的樣貌總是千變萬化,常常以不同外表出現在我們面前,不過他的本質始終如一,能感覺到他重視身邊的人、追求和諧的心,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可拉關心別人的程度還超過了自己,跟他身上一股災難般的氣息天差地別。

  他還說,還要再製造更多美好的回憶,哈哈!沒錯,在這個狗屁倒灶的世道,懂得苦中作樂是很重要的,我們往後要經歷的不只是血與淚,一定還會有一~大堆事後想起會不禁笑出來的回憶的。

艾孽奇.芬迪
(認識)

  以冒險者的身分達到了貴族地位的「芬迪」卿,總是掛著好像若有所思的笑容,冒險者裡很多人都是這樣,也很多人其實根本什麼都沒在想,不知道他是哪一種呢。

  說來這次還有另一名義勇軍的「翻譯」也叫做芬迪,他與那個小傢伙的態度還滿奇妙的,雙方對同名的理由我也是有聽沒有懂,當作是有甚麼特別的淵源應該就好了吧。







(認識)

  有什麼原因讓她不開口說話,所以跟著一個叫做芬迪的小傢伙當作「翻譯官」,體格不錯的姐姐!不過那十字的瞳孔還真是顯眼啊。

  似乎對自己的力量感到有點困擾的樣子,雖然我也不知道是天生還是詛咒還是啥的,但是既然都已經變成自己的力量了,就努力把它變成值得自傲的武器吧!

  常常能看到她跟好幾個不同種族的傢伙混在一起,這就是蝗蟲的好處,幾乎沒人會管你到底是什麼貨色,不知道她會控制自己的力道了沒,不過看他們那群都滿結實的,揍個一兩拳也不會有事吧。

阿貝爾.約克
(熟識)

  竟然跟吉埃伯的大王撞名,該高興還是不高興呢,哈哈!不過他們倆好像已經互相見過面了,我相信黑肉貝爾當時一定是邊哈哈大笑邊開始聊了起來吧。

  我們在深夜的列車上聊了一下,是那種比較不愛談自己的類型啊,不過眼睛是不會說謊的,你也有專注著的目標與信念,那就夠了!

  他一直都滿務實的,不知道跟煉金術的本行有沒關係,我根本不懂那些有的沒的,但堅持這個「道」,別變成樹男那種怪胎的話,遲早會開花的啦。

希姆
(熟識)

  在模擬戰場堅持跟我正面對劍的勇敢少女,雖然個頭不大,但他的體能相當不錯,多加磨練肯定也是個能發光發熱的寶石吧。

  失去記憶的冒險者我聽多了,他們常有個傾向就是決定把握當下,希姆也是如此,不過她有著面對未知的意志,也為了他們常常沒有考慮到的「未來」而動著,不錯!

  不知道她心目中的自己達到了「變強」的標準沒有,現在都已經算是老牌義勇軍了,從第一次看到有點害羞的她,然後經過了不少時間(還在任務搭檔過),到現在敢在那拍來拍去,在我看來是進步了不少啦。

神代 正義
友好

  不看他平常吊兒郎當的痞樣,說到冒險者之中實力可靠、行事嫻熟的人,他的名字肯定是榜上有名的,不提那些有的沒的謠言的話,的確很符合他一直喊著的「超級英雄」的形象,不提那些謠言的話,不提的話。

  在我那個年代,英雄常常都是背負著沉重傷疤的、在大眾面前戴上歡笑面具的可悲中年男子,不過這傢伙的樂觀跟直率倒不像是裝出來的,他有那種讓任務夥伴打從心裡認為「沒問題!」的資質,像現在這種大難臨頭之時,義勇軍……不,阿斯嘉特就是需要這種正面思考又可靠的傢伙。



(熟識)

  每次要召集偵查人手,她跟洛就會第一個跳出來自願,事必躬親的認真態度讓人不佩服都難啊。她對戰技的求好心切與希望能顧全大局的心情都是軍人所必須具有的。

  嗯,不知道她有什麼過去,唯的上進心在我看來比較像經歷過了什麼才會有的那種,就是再深一些就可以用「偏執」來形容的那種了,雖然應該是不用太怕她走偏啦。

  擔心太多也不好嘛,特別是我們身邊有這麼多可靠的人在,偶爾放鬆點沒問題啦!




萊茲勒
(記得)

  啊這個怪怪ㄉ傢伙是不是跟大丹人有仇呢,一下問我要怎麼汙辱他們,一下想要暗殺誰,命運把她安排到東方真不知是好是壞啊。












陽一
(熟識)

  以人類來說,他看上去頂多二十吧,參加義勇軍的理由卻是「不希望幼小的妹妹步入戰場」,他不會是第一個這樣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世界就是這樣嘛。

  我是沒摸清他因為什麼特定問題而產生了迷惘啦,不過像他這樣能不把疑惑悶在心裡,主動找人尋求答案的話,那遲早都會解決的吧,有很多人就是什麼都不說,最後悶成一個怪胎的,這點值得鼓勵。

  我歸隊後,他有稍微豁達點了,大概是被摧殘太多了吧,哈,成長的契機是四災可真衰,跨越這道崁以後,一定有鮮美果實等著。

文太原
(熟識)

  哈,講到一開始那個「鬥牛」可真懷念,發生了這麼多事以後,看到當初通過了我的面試的人到現在還活躍著,也會有點欣慰啊。

  說真的,這傢伙還滿會調適的,以他的年齡來說。蝗蟲裡有的人老他不少還在迷惘,強顏歡笑也好、樂天知命也好,我常常說——擔心也沒用,只有靠自己跟同夥的雙手面對任何問題才是真正有用的。

  看來他是有聽進去的嘛,哈!

菲娃
(認識)

  總是很有活力的傢伙,從當初第一次往吉埃伯到先前角峰號都時不時聽過她身在前線鼓舞眾人的事,從現在這世界的處境來看,像菲娃這種人是不可或缺的。

  不過像她這樣想得到戰鬥上的指導的義勇軍越來越多,我卻幫不上忙,實在是可惜啊,我總不能說跟惡魔出賣靈魂能最快獲得力量吧,這群蝗蟲裡肯定會有真的照做的傢伙。






蕾依希
(熟識)

  我一向是不太問蝗蟲們什麼身家背景故事那些的,包含蕾依希在內,不過個性特質往往是那個人所經歷過的路塑造出來的,雖然不是百分百正確,但都會有跡可循。

  ——所以這小鬼還沒到就此定型的時候,內向不是問題,對自己太沒自信就不行,既然都上了這艘義勇軍賊船了,這趟航行結束後,除了那些無可避免的不愉快回憶之外,總會有些歡樂的、開心的場景能當作咖啡裡的方糖,只要有機會,我就多扔幾顆糖進去,她遲早也會開朗一點吧。

  哦……但別變成愛麗絲那樣,太開朗了。

曙葉
(熟識)

  以前在一個「面試」跟他交手過,是個戰術多元的傢伙,好像在冒險者之間也是那種人脈很廣八面玲瓏的公關人物,沒讓他去大丹真是太可惜了,當初如果多一些善於溝通的人在,就能好好應付那些黃猿了。

  對了,我知道你的隊伍名字比那個金毛還早出生,我大力支持你堅守立場。

  ……還有,我真的只是很意外那觸手是能吃的而已,你看過一個叫「麵包超俠」的卡通嗎?


卡洛特
(認識)

  一直都很活躍的狼人戰士,之前跟他在地鐵裡大鬧一場,的確有著獸人衝鋒陷陣的精神,後來才聽說,那天他打算跟暴走的我互拚力量,不錯!手裡拿著那種武器,就得有這種氣魄!雖然我後來讓他送命了,實在是不好意思啊。

  而且啊,聽說他已經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了,雖然滿失禮的,不過還真的是看不出來……那幾個可憐光棍真該學學卡洛特啊。






狐狸狗
(熟識)

  不知道是勤是懶還是不長眼,常常被樹頂洞人叫去當衛兵的傢伙,不過也是個該認真時也會很起勁的小子,怎麼義勇軍的年輕男人大部分都是這樣的人呢,就讓他跟正義羅賓吉翰德組一個笨蛋F4吧。

  他表面上是那樣,心裡一定一堆有的沒的小劇場,從他平常會說的話就能稍微知道了,比起天然啊、害羞什麼的,更像是習慣這樣吧,畢竟誰會叫做「狐狸狗」啊,不過這根本沒啥大不了的,蝗蟲裡多的是這種人,他們為了同樣目標而在,就行了。

  還有,下次學秘技記得學像一點。

阿達歐.延續者
(記得)

  如果是幾百年前的世界,阿達歐都可以組成一支信仰騎士團了,什麼聖光啊,你有看到那個敵人嗎……有的沒的,不過他自己就很景仰紅雀陛下的樣子。

  也是好事啦,平常他散發的能量就很正向暖活,我們這幫豬突猛進的蝗蟲們恰好很需要這樣可靠的後盾,真是辛苦他啦!







唐尼陳
(認識)

  說真的,這種僧兵……不,他是高僧嗎?我還真沒研究,哈哈,反正在聯邦也算是滿少見的,一眼望過去就是比較明顯的那種。

  很明顯的,哪裡女孩子比較多這傢伙就會往哪邊靠,嗯,我能體會,所以有時候那些「人氣角色」旁邊太多人的時候,他那有些哀怨的臉孔就很有趣——

  不,我沒有笑,你看錯了。



亞茵.阿爾西亞
(熟識)

  這次四災事件認識了不少城裡的蝗蟲,她是為數不多的冒險者貴族裡,最有「貴族品味」的一個,倒也不是因為位階最高的關係,感覺就是有渾然天成的氣質吧。

  雖然沒親眼見過她在戰鬥上的表現,也算是略常有所耳聞,但更常聽到那個E什麼的烘焙坊,已經有這般成就還是加入了義勇軍,正是宮殿裡那幫蠢材所缺少的美德。

  哈,不僅如此,她還是朵十足強韌的白玫瑰,四災的泥水只要折不斷她,就會留下讓她成長的養分,遲早讓所有人看到那盛開的滿庭芬芳。

庫庫蘿
(認識)

  我有時候很懷疑她腦子裡到底裝什麼,好久以前那個MARD會找她當顧問還真是心臟有夠大顆……不,這迴力鏢會打到幫他們搞面試的我自己,前言收回。

  明明每次行軍都有參加,每次前線任務都不見人影,有機會我一定要把她拖出來好好操一頓。




希爾.卡爾森
(認識)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也是個資深老屁股冒險者了,只是沒那麼蝗蟲而已,四災釣出了一堆跟他一樣的低調人士,以戰爭和瘟疫兩個災厄這樣看下來,他們這樣的人還真是倒楣到不行。

  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信仰還是別的原因才不開葷,不過這個世道還願意堅守信仰也是很偉大了,哪天被我說服大吃一頓的話肯定會超有成就感的。




愛麗絲
(認識)

  大部分事都是聽來的,什麼怪力啊猩猩啊六手邪神啊,稱號數量都可以跟吉翰德比了,不過托那個莎布什麼的福,的確看了不少武勳貴族的本事,要是外觀再成長個一些的話,說不定還有神代什麼之類的人會暈船吧。

  不過她的確是個率直單純的傢伙啦,就像那種叛逆期即將到來的孩子一樣,反正阿達歐好像跟他關係很好的樣子,真要擦屁股也有他罩,安啦。

  雖然知道愛麗絲是武勳貴族,但她今天講我才知道,原來她有海外事業,笑死,災難結束以後我一定要去逛逛。

史丹利
(記得)

  比較少接觸,但也很活躍的傢伙,蝗蟲名冊裡人數比較少的「擅於突圍」就有他的一份,不過看來是個很有常識的斯文少年嘛,不知道是這衰毛的義勇軍一路走來逼人變強的,還是也曾經走過很多困難,才有那種成熟的猛攻戰技啊,哈。

  不知道為什麼蝗蟲裡使雷的傢伙不是很多,史丹利正是個可貴的行動電源……啊不是,是個評價很好的「良善青年」,應該讓正義跟他多學學,才不會到時候在夜鶯被拐走。



奧菲斯
(記得)

  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傢伙,他常跟爛狐那些知識派的請教些有的沒的,偶爾連我也問,不過也不是會在旁邊ㄎㄎ笑的怪胎,比較像那種斯文眼鏡哥,雖然他沒戴啦。

  不過看他喝樹頂洞人不知道哪時生出來的飲料喝那麼爽,搞不好實際上不是頭腦運算派的,其實反而是根本什麼都沒想……

  哦對了,還聽說他運氣滿差的,被隊友全速衝的車撞過啊什麼的。


羅賓
(認識)

  CHILL!

  蝗蟲們都該學一點羅賓這傢伙的性格,該怎樣就怎樣,不去想太多有的沒的,我們對付一些麻煩至極的四災啊有的沒的,問題已經夠多了,何必幫自己多找麻煩。

  像這樣不能出門時砍砍木頭、做些男人的簡單功夫,這就是「生命總會找到出路」嘛,下次我又不小心把爛狐的什麼弄壞了的話,就請他來修吧。




翔之夢
(認識)

  最近才入隊,但很上進的傢伙,現在這時期,參加四災義勇軍八成是練功最快的方法了吧,哈!不過沒人會因為那種原因加入吧。

  看他跟其他人混得很好的樣子,相信很快就能把什麼新兵包袱扔了,我們這沒在矜持那種事的,他雖然比較正經,但沒那麼死板,什麼狐狸狗啊羅賓啊之類的人遲早會帶壞……遲早會讓他更快完全融入環境的吧。

  







主線人物觀感|Image Toward Other NPCs

織羽 紅雀

  身在銀星的這數百年,已經記不得有幾次的城主更迭。這一位身為「永生神」的殿下跟歷任城主比起來,反而是感情最豐富的。

  陛下怕麻煩的程度甚至在我之上,常常能看到她對著一堆繁文瑣事發怒,又或是癱在沙發裡喝著紅茶徘徊在半夢半醒之間,不知道是不是被那嬌小的外表影響啊,哈!

  紅雀陛下雖然慵懶、易怒,卻也是銀星最可靠負責,個人魅力強大的人物。她貴為「始源神」卻近乎人情,沒有高不可攀的氣場。這種特質對王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不過在我看來殿下一直都在平衡點上行走,果然年齡經驗對處事影響很深哪。


薩妮.羅爾

  薩妮雖然加入正規軍沒有多久,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對藥草植物的專精已經是可以開班授課的程度了,她甚至只花了半天就調出能減緩伊絲所患古怪症狀的魔藥,魔導院的教授群可是討論了兩周才進入實驗階段呢!然而這還不是最讓人佩服的。

  煉金術我看過不少,但薩妮的最精彩。

  她做的那些蛋糕形狀的炸彈連狗都聞不出火藥味,爆炸威力還很不簡單哪,哈哈!雖然薩妮一直否認那是煉金術的成果,我看只是謙虛而已吧。
  



希莉卡.派克斯特

  短短時間,希莉卡從一開始的一張白紙,成長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堅強孩子,她學習著當一個「人」,學習著理解自己與他人的情感,學習著這世上的一切,成為這樣的她的助力,沒必要再多說什麼理由了吧。

  ……儘管這說來可笑,一開始,我只是因為一個幻影,就決定了跟隨她的腳步,一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她」出現的原因。

  妳也把希望寄宿在希莉卡身上了。

  嗯,但妳是妳,她是她,希莉卡還會繼續成長,直到任何人都無法預測的程度吧,而我就是她的利劍,我以前所沒做到的,絕不會再重演任何一次了——好好看著吧。


嘉德.布蘭卡

  悶騷怪胎,當初沒有背棄銀星的話,以他的能力現在已經是跟我平起平坐的地位了。

  但誰在乎這個啊,這傢伙再次成為了值得信任的戰友,如此足矣。不過劍術頂點的位子遲早是我的,你就好好等著吧。

  不過……這隻烏鴉最近似乎開始不會只待在樹蔭裡,慢慢會主動飛往和煦暖陽了。

  放棄銀星一次你還回的來,放棄伊絲的話你就算有九條命都回不來了,最好要有自覺知道人家是人氣王啊。




莉瑞斯.A.哈斯特

  大名鼎鼎的「懷宙公」,少數比我還資深的官員之一。至於年紀的話……啊、還是換個話題吧。

  嗯,身為一個只知道揮劍出拳的人,其實平常與魔導院是沒什麼來往的,而這南方之旅居然有什麼「神秘」能讓莉瑞斯閣下決定同行,著實令人期待。

  不過——要說神秘的話閣下可一點都不遜色啊,老是轉過頭就不見蹤影,又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然出現,是為了保持「魔女」這稱號的形象嗎?  




翡翠.霜雨

  那個黃昏事件過後,翡翠也算是個傳奇人物了,雖說如此,她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遊歷,偶爾回到城裡也會被陛下霸佔,一直沒有什麼機會跟她來個美食交流會啊。

  這一年下來剛好多了些機會聊天啥的,的確切身體會到了翡翠獨一無二的「天賦」。

  她能「治癒」受傷的人,包含心裡那種。

  那個每次分隊都故意湊一起的金毛先不說,希莉卡挑了翡翠,可以說是最適合的質點人選了,眼光無可挑剔!

  哦對,挑我也是。

尤克.特拉希爾

  樹頂洞人、尤教授,怪頭博士一號。

  諸神黃昏那時也沒跟他的原型機接觸幾次,只知道好像是個機掰人,拜那個四災所賜有了不少機會了解——的確是個機掰人沒錯。

  很不幸的,這次我們是同一邊的,倒是這些日子下來,總感覺這傢伙不只是因為利害關係一致才搞了這麼多的,不過不是壞的那方面啦,哈,我們就走著瞧啊。

  對了,以後最上面那行可能會多個鬼父。


璐緹絲.阿哈瑪斯

  從初次華麗登場就散發著「幹練」氣質的姐姐。看警長對她的態度,似乎在吉埃伯是位大人物的樣子。不只是體格洗鍊,連行為舉止都總是那麼凜然有禮,比軍人更像軍人啊。

  不過從她偶爾露出的笑容中還是能看到年輕女孩獨有的那種氣質,嗯,至少能確定她不是機器人……哈哈!因為職責而太壓抑自己的話可不好哦?








阿貝爾.薩勒曼

  新的吉埃伯之主竟然是這種年輕傢伙,真令人大開眼界!雖然是四大國之一的王,卻不像他老爹還是別國的怪胎一樣,是個熱情大方的人啊,友邦的國王是這種人真是幫大忙啦。

  倒是聽說他以前曾經在阿斯嘉特當過冒險者,還有著滿高的評價,親眼見到本人以後看來所言不假啊,跟左老賊打的那次比起跟我對練根本不是同一個人,而且一定還有留手,以後一定要再把他拖上擂台一次。

  他說想跟著一起出使大丹,沒想到不只一路上跟一堆人稱兄道弟,還在政局上大放異彩,雖然讓銀星欠了一次人情,不過也讓世界見識到了這傢伙的氣度,以後一定會是個老狐狸,哈哈哈哈!

帕菈菈.時計

  看啊——這就是擅長文書工作的下場。

  我一向是最討厭對著電腦跟紙筆寫那些囉哩八唆、婆婆媽媽的無聊公文了,帕菈菈就是因為太會處理這種東西,才會這裡被紅雀陛下用完,那裏又被莉瑞斯閣下抓去,天賦真是一件殘忍的事情啊。

  她雖然跟我一樣厭惡,不過還是相當敬業的,我那些亂寫、哪裡忘記填的文件要是經過她手,就會變得完美無缺,只要挨她一頓罵就能解決那些事,怎麼想都划算。

  所以,這是最近需要的軍費清單,請妳過目吧,過啦過啦過啦過啦——

佐津間寺玄

  從遠東之國大和而來的浪人,他那種飄飄然的隨興樣子,不說的話根本看不出佐津間也是那裏的領主之一啊。

  那種劍技也是,上一秒還一副快融化的樣子,一眨眼就像是山崩海嘯那樣的斬過來,難道是因為怕麻煩所以才修練這種將勝負投注在一次攻擊裡的刀法嗎?

  他的目標跟銀星相當類似,他肩負了與大丹尋求和談的重任卻是那種輕鬆模樣……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已經有了覺悟,早就把其他雜事看淡的關係,還真是名不虛傳的大和魂啊,一定要再找機會跟他對練……


花小仙

  我在那個「天下第一武道大會」面對了這小姑娘,她本人的氣質難以言喻,不過那個叫什麼……御劍術的,後來聽白夫人跟嘉德說的才知道是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奇才,哈!那還真能彌補沒能親自對上黑燈的遺憾啊。

  嗯,不過聽她在場上說的那些話,好像他是個夢女似的,難道左老賊原本想用美人計來對付我嗎?這個死黃皮猴還真是小看我啊,一定要找機會好好修理他。




亞提.貝瑞爾

  說真的,這個爛狐跟金毛實在是還滿像的,不管是個性還是行事風格都有相似之處,難怪會同性相斥,嗯,也好啦,不然這兩個聯手起來在那裏ㄏㄏ笑的話,其他人也會看得很不順眼吧。

  不說那些,最近看來他的確是還滿有兩把刷子的,既然都被希莉卡選上成為同一陣線的了,我會盡量跟他好好相處的——有吧,這你們應該看得出來吧?





芭絲特

  沒看過個性那麼像貓的人,不對,她好像就是以前吉埃伯的貓神來著。

  什麼過去啊抉擇的那可不是我該跟她聊的,這隻貓既然自己在那個時候做了選擇,那至少到災厄結束之前我們都是同一陣線的;啊既然都是同一陣線的,就不用在那裏婆婆媽媽五四三的,哈,她還比某些蝗蟲更快適應這個笑死人又不可理喻的世界樹咧。

  這是事實,哪有貓會在不爽待的地方不客氣地到處踩來踩去。

米迦勒

  不知道撒拉弗是每個都跟她一樣強,還是她是裡面最強的那個,跟這種正面對決會落敗的存在幹架,可真是一件讓人痛快到不行的事,我才不管她是什麼門徒之首怎樣怎樣的,米迦勒姐姐站在對面,我就要打到贏為止。

  ……說是這麼說,之前跟他們合作的時候,從動作就知道她是個熟悉近身戰,熟到不行的天使,聽說他們都已經幾千幾萬歲了,之後一定要找機會,只用拳頭再來對決一次。





●○●


集|Gallery


原始尺寸






引用|Credits

貓瞳(sunny5221)|協繪所有作業
樂之(hugolin2)|提供版面參考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總、【RPG之幻想國度Wiki相關說明】
零零、【幻想編年史:官方世界觀主線】
  一、【阿斯嘉特節慶】
  二、【官方第一季主線-諸神的黃昏】
  三、【官方第三季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四、【官方主線外傳-古林肯比之鳴】
  五、【遺跡一期主線-失落滄溟】
  六、【官方主線-星逝章.魔眼之世】
  七、【官方第四季主線 — 終焉審判輪迴】
零、【幻想國度行前說明】(欲加入者必看)
壹、【官方資訊相關】
  一、【近期作品、公告、劇本新訊】
  二、【規則、概念】
  三、【幹部】
  四、【站外創作資源】
  五、【統計】
  六、【活動】【官方主線、日常類型】
  六、【活動】【徵文、創作類型】
  六、【活動】【節日活動】
  六、【活動】【阿斯嘉特通】
  六、【活動】【互動、劇本類型】
  六、【活動】【紀錄專區】
貳、【角色資訊相關】
  一、【玩家角色、NPC】
  二、【種族、職業】
  三、【定位、探討相關】
参、【地理資訊相關】
  一、【阿斯嘉特城內】
  二、【阿斯嘉特城外】
肆、【文藝資訊相關】
  一、【書籍】
  二、【故事】
  三、【繪畫】
  四、【南方心得】
  五、【其他特殊文藝】
伍、【劇本資訊相關】
  一、【劇本設計概念、探討】
  二、【劇本引導概念、探討】
  三、【劇本玩家概念、探討】
  四、【劇本官方裝備、道具】
  五、【紀念官方裝備、道具】
  六、【劇本常駐型場景一覽】
陸、【劇本歷史紀錄】
  一、【引導名稱編號排序】
  二、【年份日期排序】
柒、【企劃專案相關】
  【冒險者養成班】
  【靈魂洪流專案】
捌、【活動專頁】
  【遺跡物及組織】
  【紀念相關遺跡物】
  【遺跡】
  【遺世區域】
  【遺世區域資料庫】
  六、【活動】【票選類型】
特、【各種設定及描寫手法參考】
終、【國度角落】
關聯資料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