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RPG之幻想國度

會長:jay820118 / 飛鳥開設日:2011-04-13 18:07:19

  • EXP

  • 資金232336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214 人
  • 昨日人氣:2764

【阿薩斯(主線)】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everdream00peter1999 ...看更多


1.此頁面係紀錄官方三期主線編劇組組員everdream00(Aria),於故事中的人物

2.基於個人因素,在呈現上並無承襲風格而較為不同
角色關係僅列出劇中其他NPC或玩家人物深刻者(見相關羈絆
行動大略,點擊標題可連進雲端存串



  蒼藍的劍帝、死冥的騎王。

  他擁有兩種身份、兩種立場……

  然而,對他而言,『蒼劍帝』不過是為了成就『死騎王』的面具。

  那個男人的路,他執揮的劍開拓出的,始終唯一,那就是自我的騎士道。

  一切,都為了永眠樂園。

──『唯一的守護者』



────【個人資訊】────



【已歿】

【稱號】 蒼劍帝(深藍城);死騎王(永眠樂園)
【姓名】 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阿薩斯
【種族】 人類
【性別】
【身高】 183
【體重】 99
【膚色】 雪白
【職業】 城主(深藍城);『御下冥棋.騎士』(永眠樂園)
【年齡】 35
【始末】 初章〈銀星的幽暗曲〉(出場)&次章〈永眠的鎮魂歌〉(退場)
【個性】 冷靜溫文、強勢內含、善於洞察人心,如鄰家哥哥一般的溫柔(對永眠)
無情無義而不計犧牲達到目的(對外)

歷經萬聖戰役之後,卡拉巴札原城主米妲倫爾.歐德,宣告戰死。
奧林匹斯原本出借給聖十字勢力的冥界領土,也因此收回。
並且,原深藍城城主霍華德接任卡拉巴札城城主。

而深藍城的位置則交由他的頭號弟子身兼深藍城第一騎士──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
遵從騎士道,高潔的精神、認真的態度、正直而又富具正義感,幽默而善解人意

可說是個完美的男人。
和那個以古精靈怪為特色的霍華德差個十萬八千里。

由於深藍城是冥界的出入口之境,又因污魂再度外洩。
故開始往阿斯嘉特城奔波。



──【人物能力】──

【騎士的高武】
劍術高超,一對一進戰必敗

【死騎王鎧】
強大的鑄魔鎧甲,堅固之外還能帶給使用者極高的魔法與能量抗性
用FATE術語就是對魔力A,連膠著或仇恨那種指定性魔法都有辦法大幅削弱
(只變成有點遲緩或有點生氣)
除非2人以上的合力攻擊(無論物理或魔法),否則一人攻擊必定無傷(無論身體素質與否)

雖說有著強大的防禦力,但阿蘭特是個謹慎且嚴格要求自我的人
仍會把自己當成無鎧甲的狀態來應付攻擊
只有對手真正使他無法無法對應時才會用這鎧甲來使對手吃鱉


【輔助魔法】


師承霍華德的法術,擅長使用各項輔助魔法
最常用的為三種:魔力盾、束縛咒、破法咒
此外,因為身為永眠之士,魔法可以參入凍屬性

【魔力盾】
以離自身5公尺內所訂的任意目標(含自身)為中心,
召喚出任意防禦角度的冷藍色魔力盾(80cm)
僅對非實體的攻擊有高防禦力,實體則連阻擋力都沒有。
一回合最多可以放出四面
此外可以續力一回合,製造出直徑三公尺大的魔力盾,該魔力盾具有絕對防禦的效果


【束縛咒】


每回合束縛一位玩家(隨機一個)
使其行動遲緩(只能2#,包含對話與南方資訊)

【破法咒】
所謂「法術的反擊」
對方朝自己施法的時候,自己也可以同時施法與該法術對撞,使其無效
就好比拿劍攻擊敵方襲來的劍一樣,高端的魔力運用
一回合最多可以破除兩個魔法


【帕果瑪】
由冥后普西芬妮賜予的神造武裝
1.5m的大劍,揮舞時會產生寒冽的魔力,使得攻擊距離增長一倍(連同劍身算起來為3m)
此外還能加大範圍,使出廣泛為的寒冽劍氣來達成群體攻擊

上頭賦予世界的休止者一部分的權能,所以以下五招都在官武防規則第18條中

1、略無視官方用具的硬度(即便擁有oo抗性(例如抗斬)也一樣
被該劍正面直擊仍會出現損毀,同一部分被正面攻擊兩次必壞
(備註,該招只有劍本體有效,寒氣無效)

2、以此劍刃本體產生的傷害無法復原,而被擊中造成傷害的部位會生理上被稱為"壞死"
實際上是生命的一部分被"休止",進而無法恢復

3、同時,此劍可以攻擊到魔法,並使其中斷(限劍刃部分的攻擊)

4、被此劍殺死者即便是紅雀也難以復活(復活延遲)

5、釋放的寒冽魔力並不被火屬性或高溫克制
由於太冷了所以可以抵銷高溫,甚至反壓制

【凍屬性說明】
被凍氣(也就是寒冽魔力)攻擊到的,除了基本的冰屬性傷害以外,
還會附帶"休止"的異常狀態,使身體逐漸前往"睡眠"的狀態
被凍氣攻擊的多寡,每回合能回覆的#數會不斷降低

備註:體力和睡眠無關,故能自己回覆體力或自認體力佳的人,都無法免疫這招(方向錯了)
即便是體力好的運動選手仍要睡覺,更甚至連電腦都有"睡眠"這種程式
無論有機物無機物,都逃不過這招

【汙魂之腕】
右手異常巨大的非實體魔腕,總長3m,臂拳寬達50cm
有著能無視物理防禦,直接攻擊到靈魂的能力,並且可以抵消非物理的攻擊
另外因為沒有實體,可以依照阿薩斯的意志隨意彎曲和擺動來攻擊對手
同樣,由於有靈魂直擊的效果,所以毀滅靈魂時也會造成復活延遲

靈魂傷害也以輕中重為血量,而隨著傷害越高能活動的#數越低
輕傷(只能回3)
中傷(只能回2)
重傷(只能回1)
瀕死(只能回一,且身體不能活動,只能 放類似靠意念發動的招式)

而當對方的靈魂傷勢為中傷(或以上)時,可以直接把對方的靈魂抓出來並捏碎
(如果玩家沒有攻擊阿蘭特阻止,則必死並復活延遲(但可以傳送)

實際上是"汙魂",阿蘭特的攣生兄弟阿薩斯的靈魂製成的汙魂,並將其武裝化
因此必要時,可以達成「靈魂汙染」的狀態,使被攻擊的對象逐漸狂暴化

製作者為霍華德,參入越神之睿智的技術,可謂無人能敵。

【二之魂】
第一個能力是可以依照阿薩斯的意志隨意彎曲和擺動來攻擊對手
換言之,魔腕的活動是阿薩斯自己的意志,並非阿蘭特,所以魔腕活動時阿蘭特不會分心

當阿蘭特受到某些招式導致自體控制不能時(如膠著),可以直接換人阿薩斯去支配身體
此時的個性就會黑龍化,不過相對的種族也變成不死生物
某方面來說,面對死騎王,戰鬥時等同面對兩個人

有關阿蘭特與阿薩斯的雙生之謎,劇中並未多做詮釋而留予諸多想像空間
劇中曾屢次出現"不一樣的死騎王",但從劇情和角色們的言詞仍可推知一二
『阿薩斯』時提到的『他是阿蘭特的連體嬰孿生兄弟已死的那個』
『阿蘭特』時提到的『霍華德是他的救命恩人』、『再次失去的手』
而阿薩斯與阿蘭特可共用身體,並且阿薩斯另有一個宿魂的容器
而當死騎王伴隨鏡子出現與消失時,此為永眠樂園的墮靈相『鏡反』能力使然


【手炮】
潛藏在右手義肢機關的榴彈砲(一發)
射擊產生的爆炸可以陰人

順帶一提,阿蘭特的義肢是可以用魔力驅動的,並不會無法活動




──【行動大略】──



  阿斯嘉特新城主同時繼位的城慶中,來自「深藍城」的新星──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接近銀星的宮廷法師「桃色才子」羅萊蕾。

  阿蘭特語帶機鋒地指出羅萊蕾的心思,更親切地邀舞,只為了讓對方開心。

  然而舞中卻暴露他的右手是義肢而不便的真相,因此惹來旁觀者的異樣眼光與非議。
  但縱然如此,不惜自暴其短的阿蘭特仍凝望著牽繫的舞伴──羅萊蕾。

  但也為了自己的任性和一廂情願露出愧疚的神情。

  目睹兩人舞景的拉雅克醋勁大發,但仍保持笑容以阿斯嘉特最高政務官的身份,問候深藍城新城主的阿蘭特;但也發現阿蘭特義肢的他卻刻意使其出糗,而要求握手。

  拉雅克笑著伸出左手──
  這時旁觀的羅萊蕾不住地出言阻止──「拉雅克,你不要……」

 但注意到自己失言時已太晚了,身為貴族的自己直呼男性名諱,更與另一名男性共舞。羅萊蕾在旁觀者的指指點點中,彷徨無措之後情緒崩潰地哭著跑離現場。

  拉雅克因為羅萊蕾之前對阿蘭特的幫腔,加上自己導致如此局面,既妒怒又自責。

  在宣戰似的狠瞪阿蘭特一眼後也離開,而拉雅克的表現也讓阿蘭特領悟其與自己同樣。
  ──對於羅萊蕾的情愫。


  在紅雀即位,阿斯嘉特於那驚世駭俗的一夜後,顯得風平浪靜。

  但銀星正規軍軍團長的文森.瓦倫西亞,以被無數戰爭燒煉的心眼看穿,這不過是暴雨將臨的前兆──是的,就像他想的,這只是如同狂風暴雨來臨前的平靜海面與天空。

  很快的,冷不防地,狂潮來襲了──那以死為名的狂瀾臨至。

  親身來到國家西方邊塞視察的文森,適逢一批以不死族結成的敵軍來犯──對方的首領,那幽藍鎧甲的騎士自稱他們為死之淨土「永眠樂園」。

 「永眠樂園」不僅數量,就連他們周密的配合與身手皆像是一支軍隊般。

  他們以討伐身為阿斯嘉特城主的「永生神」為名,奉「巫妖王」之命而至──

  死寂冰藍的「永眠樂園」與炎妃庇護的銀星之光──
  初會戰場之上。

  文森親自對上敵軍首領──「死騎王」阿薩斯。

  在戰中,阿薩斯顯現了足以抗衡文森,強大又詭異的力量,且運使擁有得以消除緋紅戰神猛烈斬擊的武器,更配合左手的機關,讓文森一時難取──甚至最終竟是落敗收場。

  此戰之後,關於「永眠樂園」的事情也以報章訊息傳佈全城──


  針對不死軍勢「永眠樂園」的進犯,以最高政務官拉雅克為號召開啟了對應的國安會議。

  而他──「深藍城」的城主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卻也出現在與會席上。政府因為萬聖節事件與不便舞蹈卻仍在城慶邀舞身為貴族的羅萊蕾,對其的觀感不佳。然而,阿蘭特卻說出讓人的印象更為惡劣的話──

  原來,「永眠樂園」是過去「深藍城」管轄的「冥界」屬地裡的組織;他們的思想極端而作風激進,崇尚於「死」並且致力於讓世界變成如此──唯有死──唯有不死族存在的世界。

  深藍城在十多年前也曾與他們交戰,但在「諸神黃昏」事件與污魂組織的「南瓜骷髏」;「永眠樂園」也在這期間漸漸隱沒。不知為何,十多年後再次復出,而且實力比以往更堅強。

  更疑問的是,復出後竟針對阿斯嘉特攻擊。

  而污魂控制的技術也超脫以往。

  在責難的聲浪裡,拉雅克對深藍城提出持續性鉅額賠償,而在座的愛絲兒展現外交手腕;她表示「賠償」,不限於賠款,也能是物資或人力。拉雅克對此滿意地答應了。在阿蘭特也允諾後,會議結束──

  但拉雅克也在此次會議的對談下,有諸多「推測」與「試探」──


  自由聯邦的西方邊境。

  夜色下,銀星宮廷的法師們相繼出入。儘管不知「永眠樂園」攻勢轉為消極的理由,但阿斯嘉特抓住這機會開始修築邊防。

  而那兩人──相同身為銀星宮廷法師的羅萊蕾,還有深藍城之主阿蘭特也蒞臨於此。

  以阿蘭特溫婉指導羅萊蕾對邊防修築起始,在夜月輝映中兩人開始輕淡的對談,羅萊蕾仍逞強著將自己軟弱的一面壓抑,縱使滿腹對於家族的無奈與委屈依然吞忍並不示人,而阿蘭特則在女方的問話下,談及自己對騎士的理念──「騎著名為信念的馬,揮動名為勇氣的劍」

  那相反羅萊蕾籠中之鳥的積極與突破心,讓羅萊蕾深感其之耀眼。
  而在對話中,她也提出之前舞會的疑問。
 
  「為什麼,您會要選擇和我共舞呢?」

  「……」

  那蒼藍的心跡,也刻劃在月下的字句之中。

  「我喜歡妳──萊茵哈特小姐。不是身為萊茵哈特家族的羅萊蕾‧薩比‧萊茵哈特,而是從城慶那時至今──我眼中的那個妳」
 
  「我……」

  「──萊茵哈特小姐!」

  但在羅萊蕾欲開口回覆時,始料未及的意外降臨──更是降下,那「死」之象徵。
  阿蘭特為護心上的人兒挺身而出,面對那死亡具現一般的可怕騎士──
  「死騎王」阿薩斯。

  無奈的羅萊蕾,只能被僕從帶走遠望那為自己而戰的男人,暗暗地祈禱著……

  「──我的「右手」啊」
  「──我的「左手」啊」

  而阿蘭特與阿薩斯的糾葛,也由兩人相對部位的肢體異樣,漸漸揭開──

  月已逝,滿佈黑暗的天際下,劍光交織出了一片燦爛。
  ──更是綻放一抹抹的腥紅。


  從冒險者公會發布而來的任務。

  冒險者們接獲去往又被「永眠樂園」襲擊的西方要塞,進行救援和遇敵即殺的活動。

  在任務執行中,他們先後遇到特殊武力部隊隊長的葉瀾(但不知其身份僅曉得是銀星官),還有講沒幾句就昏厥的羅萊蕾,以及隨即出現來救妹子公主抱走的拉雅克,接著──

  「死騎王」阿薩斯,遭逢而戰。

  在阿薩斯的腳邊是奄奄一息的阿蘭特,冒險者之一透過道具九彩水晶窺透兩人差距。

  但在阿薩斯高明的武技和未知的力量之下,冒險者們也接連傷亡。
  然而展現壓倒性實力的阿薩斯,卻忽然消失。

  殘存的冒險者,揣著疑惑與帶著傷勢、半死不活的阿蘭特回去了……
  但那將他們視為玩物,惡謔又強大的死亡騎士,那份恐怖卻已深刻在了腦海之中──

  但,這只是初戰──滅絕的大劍,破滅的巨爪、仍渴望撕噬更多的靈魂。


  卸任新星黨的黨魁後,拉雅克判斷永眠樂園的據點應是在深藍城──那與「冥界」相連的「死冥神河」。因此夥同冒險者一探此地。

  結果如他設想,在冥河中果真發現那死之幽藍的蹤跡,甚至還遇見死騎王──阿薩斯。
  拉雅克等人與阿薩斯發生激戰,戰鬥中阿薩斯幽藍的騎士頭盔碎裂。
  破裂中,竟是見到阿蘭特的真相。

  「不,是他的攣生連體嬰兄弟──已經死掉的那個。」
  但阿薩斯卻是輕描淡寫地反駁,而拉雅克也因為另有遣人監視阿蘭特而暫且不論。

  除了阿蘭特的雙生之謎外,阿薩斯戰鬥前更提到「因果律的盡頭」與「奇蹟的後裔」。
  「你知道奇蹟之力的危險嗎?」
 
  此戰之後,謎越發深重了……
  因果律的盡頭意謂拉雅克,那麼奇蹟的後裔又是指誰?
  還有,奇蹟之力又是什麼?又潛藏何等隱憂?


  那勇氣的色彩染上了籠中鳥──羅萊蕾,使她得以翱翔;向逝世的母親以勇氣訣別,不再桎梏於家規、或任何價值的鎖鍊,一切只為了──展翅飛入無垠的天際

  星光幽微的月夜下,飛舞而出的桃紅;
  向那引導自己的蒼藍,高歌胸中的悸動。

  公主與騎士,相互的誓言過後,在明月見證下擺脫世俗的侷限。
  身心交契,共譜炙熱的交響曲。


  阿斯嘉特,光輝不落的銀白之城。
  諸神黃昏、魔神戰亂,幾逢外患的席捲也仍無法熄卻那耀眼之芒。

  然而就像耀立國央的白銀之星,其光芒讓諸多生命趨於此地。
  去年前的黃昏血染,在那之後的世界樹更是引來魔神匯聚者。
  銀星,確實是顆災禍之星。

  今夜,再次地證明了。

  幽藍的死潮,將土地的寸草淹沒。
  炙熱的鮮血,讓城郭的片磚染紅。
  滿佈的死屍,使街衢的道途難行。
  驚懼的跫音,擾夜穹的安寧破碎。
  烽火連綿於天,慘絕大地人寰。

  那收納萬物的棲身之地,如今卻已殘破不堪。

  永眠的行進曲,傳唱西方的城門之後。

  那厄劫的輓歌,高級住宅區已然淪陷。

  接下來是,一般住宅區。
  他們並非擒掠,因為他們帶來的是──

  永眠的福音。

  象徵性的旗幟如屍遍立眼界,極目盡是死亡氣息飄搖。

  那桃色的鳥兒,惴慄不安的心音也在此迴響。

  心繫自己負責的西門結界被破而與冒險者同行的羅萊蕾,卻目睹殘酷的真相──
  「死騎王」阿薩斯,竟是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

  但到最終,那鬃白下的紫玉冷洌,冷得連一絲溫度都不願施捨予那桃色的鳥兒。


  南方曆20160717。
  那一天的夜晚,在裡應外合的佈局下,幽藍的永眠樂潮終於湧向不滅的銀星之光。
  在這戰火的紅染滿天際的月夜,阿斯嘉特的傷亡無數。

  不論是人民、不論是士兵,又或者冒險者。
  儘管如此,自由的光輝,仍然展露於──
  那被烽火荼毒的銀星夜空。

  特殊武力部隊隊長、審判執行長甚至是檢察官。
  政府也相繼投入守衛家園的戰鬥與救濟。

  而他,也是──
  那一夜,『銀星之劍』的輝鋒,比戰火更熱、更亮眼,燃放於戰場之上。

  「不論身份、不論種族,不論貴賤——死亡的安眠眾生都可以享受,你也不例外」
  戰燄流竄遍地屍骸,相對從那傲立的死之幽藍上發出的冷霧。
  彷如是霧卻如海淵墨藍,吐露連空氣也為之凝結般的凜冽。
  死騎王方圓的土壤,剎時凝霜結白。

  死騎王與熾紅惡魔。
  紅與藍,形成對比。
  騎士與魔人,更是諷刺的相立。

  守護、殺戮的分界線,在兩人間早已如火花與冰晶的碰撞──
  碎裂。

  ——「銀星之劍,文森.瓦倫西亞」


  對於阿斯嘉特之人,永眠樂園是罪該萬死的侵略者。
  那永眠,又是如何定義自己呢?

  戰爭,必有傷亡。
  那麼,永眠樂園,也是如此嗎──他們,也會悼念嗎?
  也許,被敵國視為罪無可赦的他們,也是被珍惜的、也有重視的人物。

  戰爭,沒有是非,唯存勝敗。
  銀星的光輝不可消滅,永眠的鎮魂歌更不得休止。
  因為,犧牲已經太多了──而也唯有,繼續犧牲。

  一切,都是為了守護自己……想守護的。

  相別、不見──「別見之丘」,飄零的細白雪如雨,無聲弔唁遍地塵埋的眠者。

  銀星逆賊愛絲兒,早前被銀星檢察官蕾妮與冒險者攜手制裁。
  他們,沒有太多時間花在死人身上。
  因為,死的人太多了。

  因此這只是在於幕間、小小的、送行的……
  安魂曲。


  隨大丹簽訂停戰協議,阿斯嘉特重整旗鼓
  這次,終於要對永眠樂園進行主動攻擊!

  「那麼,我們要連本帶利的討回!」

  進軍!進軍!
  此刻即是反擊的號角──!

  而在進軍之路中
  那名桃色才女……亦將再度展翅

  『阿蘭特……』

  冒險者與羅萊蕾為首的白翼魔導部隊,偕行而攻破永眠樂園據點的邊塞地區的城門。

  戰鬥中覺悟的羅萊蕾,展現身為桃色才子的能力,與冒險者一同完成任務。

  此戰中,死騎王與卡加德亦有現身……
  然而,死騎王卻非羅萊蕾認識的阿蘭特?


  ──緋紅戰神文森,親率部隊進攻永眠樂園邊塞

  「來了嗎──」於高處的阿薩斯睥睨著這一切
  骨龍的不死性消失、銀星主力前來──

  在這樣的窘境,阿薩斯仍露出微笑。

  「知道嗎?所謂"攻城戰"的意義是什麼呢?」

  在羅萊蕾指揮的白翼魔導部隊和冒險者攻破城門後,銀星的主力軍接著完成任務的他們而補上,文森率領的「紅魔」軍團與死騎王展開激突。

  然而,當銀星部隊將進入城牆內時──「城堡」,卻自行後退了。
  伴隨一名魔力足以與死騎王並駕齊驅的少女現身。
  陡生的異變,導致戰況傾頹。

  面對死騎王與不明少女敵方兩大將,文森判斷戰況後宣告撤退。


  擁輝聖榮光而耀世,如同人們瞻仰的天際朝日。
  米妲倫爾.歐德,如此姓名的她,曾是如此。
  直到去年萬聖戰役僅以一句描寫的敗亡為止。

  舞凋亡靛芳而咒世,如同受到禁錮的高塔公主。
  但那禁囚是由自身而設下,名為仇恨的囹圄。
  直到消滅銀白的自由之翼才得以解脫。

  已死的她從絕望中復生,為了以冰冽的深藍之炎焚盡阿斯嘉特──
  她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直到記憶塵封的那少女成為現實出現於眼前。

  『米妲大人、米妲大人……嗚、嗚…您被永眠樂園騙了…』
  美麗的金瞳盈著淚,那聲音、那姿態、那行動,全都如同自己的記憶。
  即使,那早已該僅僅是回憶。

  還有,那黑髮女性與該死的冒險者們的言論。
  儘管如此,她也非能以言語誘牽之輩。

  面對深藍城那合乎其名的海淵色城堡,米妲倫爾.歐德緊握起拳。
  「巫妖王,霍德華.菲普艾利普…」如同咒詞,她切齒怒視。
  直到不久之前,那話語的對象仍是阿斯嘉特。

  但變了──
  對,在她又一次涉足卡拉巴札,自己親愛的故國以後。

  你們,準備好解釋了嗎?
  永眠樂園──!


  生命消逝的光輝似螢,朝著近夜的天空相交落雪而起。  
  自由聯邦西方的邊陲,在被幽藍染指的「德拉艾爾」上空飄飛生命的光點。  
  小小的勇者們接繼化光而去,迎著雪舞的暮風展開新的旅程。

  計殺冒險者公會「航空士」少女們的死騎王,此刻正在歸返的途中。  

  黝黑的天馬振著翅,座上阿蘭特的披風迎然飄逸。   
  「如此一來,靛芳姬叛變的憂慮就可消除了。至於應對其可能反應的說詞…」  
  茫茫雪花如細雨,帽下迎風款擺的絲髮是相仿的顏色。  
  阿蘭特王思忖之間,馬兒卻忽顯異樣。  

  黑馬──拉克雅,猛地嘶鳴如警訊,而阿蘭特也察覺到了──  
  從那白雪沾附的枝葉中襲上,冷洌的殺意。


  永眠樂園的主戰力被逐一拔除,儘管如此『深藍的死帝』──
  永眠樂園之王,霍華德.菲普艾利普,他仍毅然邁步。

  道別、相伴。

  在較之最初的出戰而顯空虛的謁見廳上,霍華德和追隨他的戰友、如同己出的「死騎王」阿蘭特、「冥曲孃」弗莉妲各自短暫的談話後,永眠的鎮魂歌將至尾聲。

  「來──晚會即將到達尾聲──
  阿斯嘉特,盡情歡騰吧!在這終末的時刻!」


  上至葬童子、厄梟使、墮靈相、靛芳姬,而之下更有中將戰旗爵、霧骸侯。
  敗亡抑或別離,永眠樂園的黑暗在銀星的光輝前急遽削弱。
  永眠鎮魂歌的休止,光明的未來已在不遠。

  然而,在這之前……最大的阻礙,也是永眠樂園最強的守護者。
  匹敵銀星之劍的「緋紅戰神」文森,更讓卡拉巴札的前城主「輝聖姬」米妲側目的強者。
  無可破解的戰鎧、絕滅靈魂的神劍,加之其魔法與劍技的天賦。

  「蒼劍帝」、「死騎王」──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

  為了排除這最強之盾,通往勝利之路。
  銀星軍機卿「妖狐魔女」實玖瑠,再次出手。

  藉著先前和奧林匹克打通的敵方據點邊境,阿斯嘉特──進攻深藍城!

  永眠與銀星的戰爭持續多時。
  在陸續的告捷後,這裡,也將成為自由銀翼的逆襲之地。

  阿斯嘉特趁勢進攻永眠樂園的據點之一,深藍城。
  軍機卿──「妖狐魔女」瑟西.實玖瑠與其部隊「機動ZERO」
  軍團長──「緋紅戰神」文森.瓦倫西亞。
  甚至連「天龍的魔女」葛洛妮.黑眼都參戰。

  面對銀星的光芒,坐鎮的死騎王展現其強大的實力與意志。
  儘管接連被文森和拉雅克重創,與冒險者交戰的他仍是難以撼動。
  然而,就在此時……歌聲響起──羅萊蕾.來茵哈特,現身戰場。

  在羅萊蕾的犧牲與實玖瑠的斷後下,戰死的阿蘭特自爆的前一刻,冒險者成功轉移而安然抽身,帶回了勝利的消息……而深藍城,也已在此役中毀滅。



──【相關羈絆】──


霍德華.菲普艾利普 NPC

老師,因為有您才有現在的阿蘭特。
不僅是這個生命,我的一切皆是由您賜予的。
因此,我願奉獻此身,成為您的騎士──您的劍、您的盾。
可惜,阿蘭特無法繼續陪伴您了……抱歉了。


弗莉妲.菲普艾利普

NPC
我們的家……『永眠樂園』。
出發之前的求婚……那的確是玩笑話呢。
若結為連理,那妳就是我們的家人了──不過,早已是如此了。
妳不僅是我們的家,更是我們的家人。
可惜,便當沒吃完呢……
抱歉,沒能履行回家的約定。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原諒哥哥吧,
弗莉妲。
老師……我們的『父親』,交給妳了。

羅萊蕾.萊茵哈特 NPC
妳對我的感情真是愛嗎?
又或者不過是脫離籠子的鳥兒,無法飛翔的妳在尋找依歸呢?
──並非是依戀,而不過是依賴。
但,這最終的一舞,可真讓我驚異了。
不愧是我的愛人……分手嗎?哈。
那回答,絕無虛假──
但我,是死騎王,而非蒼劍帝。
貫徹彼此的選擇,這支舞,我很盡興。

文森.瓦倫西亞 NPC
真不愧是『銀星之劍』,號稱『緋紅戰神』的男人。
或許,我們有些相似啊……戰神、銀星的守護者。
最終,是我敗了──這結局,你能接受嗎?哈。
正因我們懷有相同的武者鬥魂,因此……
可惜了,這樣的結局。


洛.克里斯 玩家角色(特)
諸神黃昏的冒險者傳奇嗎?
果真名不虛傳。

法爾.耶阿特 玩家角色(特)
有所珍視,而為珍重之人而披荊斬棘的可不只是你們。
你也有……誓死守護的對象嗎?
正因行來的此路已滿佈血腥
因此,更不能回頭與停步
否則,豈不辜負?


鳴苳枝 玩家角色(特)
戰場之花啊──
儘管戰技仍待琢磨,然而反應與判斷令人期待砥礪後的光輝。
妳的意志,死騎王也接收到了。




【阿薩斯】

洛家的【洛克里斯】:嫩(稍差)
傳聞中的頂尖冒險者,結果跑去戳結界、開分身、噴光束……?
原來像小丑一樣的花式表演就能成為頂尖啊?冒險者,真是有趣!(笑

紅茶梗家的【白子】:嫩(稍差)
美麗的如百合盛開的小姐啊,該怎麼說呢……?
身為騎士的我是不想欺侮女性的,希望你能強到讓我不把你當女性呢。

別再衝啦的【法爾】:嫩(稍差)
持有魔神的武器卻無法引出其破壞力,最終信仰那微不足道的防禦……
真正能保護自己的東西,永遠在你的手上啊,小哥。

痛飲狂歌家的【桃滿】:嗯(普)

身為救護員卻奮不顧身的往我衝過來?你或許比那個偷偷摸摸開結界的小狼犬更有勇氣
可惜,這裡可不是童話世界,徒有勇氣是拯救不了任何人的。

顏世紀家【道雷克斯】:嗯(普)
持有凱倫的劍嗎?還真是巧妙的因緣……不過也不怎麼有趣就是
稍微冷靜一點在朝我攻擊吧,看你趴在地上的樣子我都替你難過
好吧,在冰宮那次確實是學聰明了。

小小蔡家的【狄恩】:好(稍良
何等英勇的死骨?好吧看來你意志堅定可能不會加入我等永眠軍團──
不過──若你改變心意,隨時歡迎

夏日涼風【日影】:嫩(稍差)
……無謂的小把戲終究只是賣弄無知罷了。
我看你把自己長成刺蝟朝我衝撞吧,誠心的建議。

羅賓家的【路易】:嫩(稍差) 
仔細一看,這矮子身上有魔神的祝福?
……算了,不能理解他的行為究竟在做什麼
還有那些問題……?是受到什麼刺激了嗎?



──【角色臺詞】──


──在銀白之都的城慶
一首宛如春日林間的枝上嚶嚀,輝映朝晨的燦白流水
悠揚地傳入耳際、沁進心裡,於是,我不禁循聲而尋

──卻是於那隔絕歡鬧的一隅
覓得了隻倩麗引人的粉色鳥兒
但那身影卻是孤寂,孤寂得使人傷悲

──於是我不住地上前
卻在這一刻不覺地

落入名之愛河的水中

我會回來的。
回來這個家。

為了──永眠樂園。
為了──守護。

「人的感情,是很奇妙的呢」
「會因為書上的字句,又或路邊的耳聞,還是遊歷的風景而輕易地有所感觸」
「常說,人是善變的,卻也執著得可怕。人的心弦很容易就能撥響」
「但我以為,不論是宛如四季遞嬗的心思,還是不願輕捨的執拗──都是很可貴的」

「我……」
「我喜歡妳──萊茵哈特小姐。」
「不是身為萊茵哈特家族的羅萊蕾‧薩比‧萊茵哈特」
「而是從城慶那時至今──我眼中的那個妳」

「或許,我──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無法成為攜著妳的手執劍斬斷束縛的荊棘之人,但我永遠願意是妳──羅萊蕾.薩比.萊茵哈特──不離不棄的盾。」

「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誓言──必然不負諸位,造就死勝生滅──完成我們的樂園。」
「辛苦你們了,感謝。接下來,好好地……安眠吧。」

「你以為…有所守護的,只有你們嗎?」
「我可是,死騎王──永眠樂園的守護者!」

「我一定會回來的」
「回到妳的身邊──回到『家』,我們的永眠樂園」

「騎士的感情,僅在行動之中呢」
「等我回來後,我們就結婚吧」

「倘若並非不合宜,或許我還願意再多與妳共舞,但是…」
「我是死騎王,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
「永別了,『蒼劍帝』的愛人」

「『蒼劍帝』阿蘭特願意愛妳」
「但……死騎王……不許。」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總、【RPG之幻想國度Wiki相關說明】
零零、【幻想編年史:官方世界觀主線】
  一、【阿斯嘉特節慶】
  二、【官方第一季主線-諸神的黃昏】
  三、【官方第三季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四、【官方主線外傳-古林肯比之鳴】
  五、【遺跡一期主線-失落滄溟】
  六、【官方主線-星逝章.魔眼之世】
零、【幻想國度行前說明】(欲加入者必看)
壹、【官方資訊相關】
  一、【近期作品、公告、劇本新訊】
  二、【規則、概念】
  三、【幹部】
  四、【站外創作資源】
  五、【統計】
  六、【活動】【官方主線、日常類型】
  六、【活動】【徵文、創作類型】
  六、【活動】【節日活動】
  六、【活動】【阿斯嘉特通】
  六、【活動】【互動、劇本類型】
  六、【活動】【紀錄專區】
貳、【角色資訊相關】
  一、【玩家角色、NPC】
  二、【種族、職業】
  三、【定位、探討相關】
参、【地理資訊相關】
  一、【阿斯嘉特城內】
  二、【阿斯嘉特城外】
肆、【文藝資訊相關】
  一、【書籍】
  二、【故事】
  三、【繪畫】
  四、【南方心得】
  五、【其他特殊文藝】
伍、【劇本資訊相關】
  一、【劇本設計概念、探討】
  二、【劇本引導概念、探討】
  三、【劇本玩家概念、探討】
  四、【劇本官方裝備、道具】
  五、【紀念官方裝備、道具】
  六、【劇本常駐型場景一覽】
陸、【劇本歷史紀錄】
  一、【引導名稱編號排序】
  二、【年份日期排序】
柒、【企劃專案相關】
  【冒險者養成班】
  【靈魂洪流專案】
捌、【活動專頁】
  【遺跡物及組織】
  【紀念相關遺跡物】
  【遺跡】
  【遺世區域】
  【遺世區域資料庫】
  六、【活動】【票選類型】
特、【各種設定及描寫手法參考】
終、【國度角落】
關聯資料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