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RPG之幻想國度

會長:jay820118 / 飛鳥開設日:2011-04-13 18:07:19

  • EXP

  • 資金234351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217 人
  • 昨日人氣:3475

【實玖瑠(主線)】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everdream00 ...看更多


1.此頁面係紀錄官方三期主線編劇組組員everdream00(Aria),於故事中的人物

2.基於個人因素,在呈現上並無承襲風格而較為不同
角色關係僅列出劇中其他NPC或玩家人物深刻者(見相關羈絆
行動大略,點擊標題可連進雲端存串



  如鏡的水面,映出的月是虛浮的。

  探手而掬的,不過是從掌心指間而不溯的傾瀉。

  水鏡映出的翼之夢,終將迎來破碎的那日……這是個十四天的夢

  而當夢盡,回到現實的她,也將開始……

  自己的故事

──『少女們的夢』



「容貌、記憶、能力,余僅是繼承他人一切的偽物」
「如同善變的月而虛偽,如同虛浮的水鏡而幻」

「但是,在羅賓先生和大家的幫助下,我終於明白了」
「就算過去是從他人那得來的,但是我還有現在的夥伴與未知的未來」
「那就足以證明,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



────實玖瑠



────【個人資訊】────



【轉生】

【稱號】 魔女(神無月水鏡);幻魅的金狐、妖狐魔女、孤獨軍團、瑟西(實玖瑠)
【姓名】 神無月水鏡(航空士公會);實玖瑠(正體,姓不詳,瑟西為僅部分人知的代號)
【種族】 人類──『轉生者』
【性別】
【身高】 160
【體重】 秘密
【膚色】 雪白
【職業】 軍機卿代理、軍機卿副手(曾經)
魔導技師、魔導士、軍機幕僚、學院長(兼老師)(結局)
【年齡】 因轉生者而未知生存的歲月,外見是19歲
【始末】 次章〈永眠的鎮魂歌〉
【個性】
輕佻、腹黑、孩子氣、好捉弄人、語帶玄機(神無月水鏡)
輕慢、常嫌麻煩、微小惡魔、微傲嬌、真心內藏、人稱詞不定(實玖瑠)

從魔導院而來的『武鬥系』,於初次的永眠入侵戰後加入銀星軍隊。
銀星的幽密亦即魔導院眼見新敵方的棘手,先後將人力和失落魔法投進戰爭。

魔法是『靈魂洪流』,而人員就是實玖瑠,雖在魔導院中是武鬥組,但因其對於感情變化的敏銳和擅長利用,被遴選而暫代銀星的軍機卿一職,居於幕後出謀劃策。

曾化身並利用一群少女們,將敵方『靛芳姬』的情感弱點放大利用,從而驅虎吞狼。
對此,她本人自稱『因為余是魔女,邪惡的魔女,因此,一點都不難過』。

但在輕佻戲謔、喜怒無常的外貌下,卻是對於羈絆難以察覺的珍惜。

或許,這份『溫柔惜別的殘酷取捨』才是她被選上的真正原因吧。



──【人物能力】──

【九尾化變】
結合科技與魔法的魔導院──『機動ZERO』孕育其中的她們使用武裝為人工AI魔導器。
實玖瑠亦是如此,但她將本身的妖狐力量與身為魔導士的法力多半封於其中。
解放時才得以發揮自己真正的力量,即平常的實玖瑠實力不到4/10。
(儘管如此仍可壓倒性戰勝永眠樂園的霧骸侯)

實玖瑠的魔導器是繪有彼岸花的摺扇型,名為『九尾軍團』。
啟動後貯存的其力量將根據層次而釋放,魔力伴隨妖力的釋出使實玖瑠形如半妖。
認真作戰的她是以一擊消耗的燧發槍為武器,配合力量的解放可改變成不一樣的型態。
共有九個等級,每個等級相應於其尾巴數。
LV1:左輪手槍
LV2:霰彈槍
LV3:機關槍
LV4:未知
LV5:未知
LV6:未知
LV7:未知
LV8:火箭炮
LV9:飛彈

【魔女技藝】

實玖瑠精通不論西洋或東土的魔法、術法、巫術、鍊金、幻術、陰陽道等等法術相關
淵博且多樣化的法術,搭配九尾化變的能力而產生繽紛的戰法

【轉生者】
實玖瑠,早是已死之人。
但在『生死的奇術師』梅菲斯特的能力下,她已歷經無數次的身體轉移
但並非再生、重生等等,而是另一種顛覆生死的形式。

梅菲斯特藉著將實玖瑠母體的DNA、記憶、能力等一切複製,再植入新的軀體
從而讓她如永生、似不死。
『機動ZERO』的成員皆是如此。

實玖瑠本身似對此煩厭,深藍城毀滅戰後的轉生,睜開眼時就語露嘆息。
「哈……又來了嗎?」




────【行動大略】────


  20160827

  號稱「萬聖之城」,曾監管「冥間」的卡拉巴札。
  在人間與冥界之間、將兩者連接的「中立之都」的深藍城。

  去年的萬聖夜,冥間與卡拉巴札掀起了場戰爭的風暴,阿斯嘉特的自由意志也參與其中。

  壯烈的戰爭,以卡拉巴札的城主「輝聖姬」米妲倫爾.歐德,僅以一句描寫的淒涼敗亡告終。

  萬聖都也被當時的深藍城主霍華德接掌,而深藍的權柄則轉繼其徒阿蘭特。

  但這卻是陰謀的種子,而在「巫妖王」與「死騎王」兩人的操弄下,播種已然發芽。
  深藍城與卡拉巴札,在永眠入侵阿斯嘉特後也淪為魔化的死者之都。

  然而,浸染兩城的死之冷藍中,仍有光輝倖存。
  而那遺落的光芒,已伴隨自由之風而悄臨了。

  ──少女……她,有一個夢。

  20160903

  亞莉娜.蘇菲爾。
  一位從被永眠的幽藍浸噬的萬聖白城而來的少女。
  卡拉巴札的餘光,這樣的她踏進自由之都僅是為了那小小的心願。
  『亞莉娜,想成為……冒險者!』

  冒險者公會「航空士」,永眠入侵戰後新生的一群小勇者們。
  有著相仿際遇的她們,為了不讓發生於己的悲劇也加諸他人而努力。
  儘管還很弱小,但那種子蘊含的意志,來日將茁壯成不可輕視的大樹吧。

  歷經初次的測試,亞莉娜成為冒險者,加入公會的第一步已經踏出。

  少女的眼眸興奮凝視那複審的通知,就在明日。

  只要成功了,自己也能夠是遨遊天空的一員。

  冒險者、自由的意志,還有……奇蹟的後裔。
  少女還不明白,這些簡單的詞彙背負什麼。
  就連那些冒險者……也是。

  ──何謂『冒險者的信念』?何謂『自由的意志』?

  20160910

  金色的雛雁終是如願張翅,偕著其他少女比翼於天空。

  成功加入永眠後起的冒險者公會「航空士」,亞莉娜.蘇菲爾,迎來第一次的委託。
  那是從有關航空士的傳聞,據說直轄的銀星軍機卿親自下達。

  嶄露的勇氣之光。
  晦暗的忠侍黑霧。
  飄舞的靛色花瓣。
  盡映於水之鏡中。

  「金陽的雛鳥」亞莉娜、「霧骸侯」歐洛文、「魔女」水鏡。
  還有,那直至去年萬聖的戰爭之末,行以本身正義的聖輝之女──米妲倫爾.歐德。

  運命之輪漩,終於將相對的四人引匯。
  接著,攪入其中。
  水之鏡中的真相漸行浮出……
  那是魔女戲謔的彎笑。

  ──藍玫瑰的花語,是絕望。

  20160917

  神是一個半調子。
  這個世界的天空,本來應該根據日數而顏色不一。
  紅、橙、黃、綠、藍、靛、紫,就像七虹。
  但因為神是個半調子,因此朝天之空都是藍的。

  神是一個半調子。
  人類的面貌是神的面目,因為人類是神未來降世的器皿。
  人本該是崇高無暇、本該是萬能無限。
  但因為神是個半調子,因此人類不完美、因此人類善惡兼具。

  神以七天創世,但在第七天時不在了。
  因為神是個半調子,粗製濫造的世界在第七天時毀滅了。
  祂逃了。

  相較之下……
  十四天──妳們,有十四天的時間。

  0903,時光之沙的流逝,終於將迎來結束了。

  20160920

  在永眠入侵戰後,曾出現了個名為「航空士」的公會。
  集結少女們的意志,那是不願悲劇再次發生的想望。
  儘管弱小如燭,但那如奔流的星群消逝般的光,已奠立了勝跡。

  在其之後,幕後的神秘軍機卿也將正式出現故事舞台。
  早在「靈魂洪流」以前,銀星之光中的幽祕。
  無數生命消逝的夜晚,永眠入侵戰過後。
  魔導院,就已將支援予以銀星的軍方。

  她是戲謔人心的魔女。
  她是善於詐欺的妖狐。
  她是孤獨戰場的軍團。

  在阿蘭特計殺亞莉娜和「航空士」的少女們,以斷真實身份是卡拉巴札的城主──米妲倫爾.歐德的「靛芳姬」,那使其動搖的羈絆之時;「霧骸侯」歐洛文也尋上神秘且具有未知力量的航空士女性,神無月水鏡。

  於此,銀星軍機卿──瑟西.實玖瑠,亞莉娜與「航空士」的真相,她的策略盡展。

  銀星軍機卿──西洋神秘「妖狐的魔女」瑟西.實玖瑠
  銀星外交司──北域礦靈「紫水晶」雅露蒂.希希米伊

  正式登場

  20160924

  在軍方指示下的冒險者於銀雀向著西方的戰場。
  因為戰況的緣故使得冒險者們被分開,形成兩區域的戰場。

  他們先後與「霧骸侯」歐洛文和「靛芳姬」米妲倫爾.歐德交戰。

  戰鬥中,冒險者們配合聖器的力量勸阻因冥后的「休止」而自我被封的米妲,輝聖姬過去的羈絆──「金陽的雛鳥」亞莉娜.蘇菲爾的靈體亦現身,然而仍無法破封冥后的休止……

  危急之刻,「霧骸侯」歐洛文卻做出驚人的舉動。
  擋下「靛芳姬」攻勢的歐洛文,嘶吼出自己身為一將的忠誠。
  最終,犧牲自己透過能力將「靛芳姬」身上的休止之力吸取,使其封埋的真心破土。

  而「靛芳姬」……米妲倫爾.歐德,也不再迷惘,面對冒險者們做出自己的選擇。
  既非「靛芳姬」,亦非「輝聖姬」。
  她的選擇,是米妲倫爾.歐德──

  王的選擇。

  希望湮滅於絕望。
  僅存一點的希盼,是奇蹟的幼苗。
  而奇蹟之芽,再次茁壯成了希望。
  那希望,將是逆轉的光輝。

  「卡拉巴札」的輝聖姬。
  「永眠樂園」的靛芳姬。

  奇蹟與絕望。

  數度起落,歷經兩次人生
  在這盡頭──米妲倫爾.歐德

  無悔。
  
  20160930

  上至葬童子、厄梟使、墮靈相、靛芳姬,而之下更有中將戰旗爵、霧骸侯。
  敗亡抑或別離,永眠樂園的黑暗在銀星的光輝前急遽削弱。
  永眠鎮魂歌的休止,光明的未來已在不遠。

  然而,在這之前……最大的阻礙,也是永眠樂園最強的守護者。
  匹敵銀星之劍的「緋紅戰神」文森,更讓卡拉巴札的前城主「輝聖姬」米妲側目的強者。
  無可破解的戰鎧、絕滅靈魂的神劍,加之其魔法與劍技的天賦。

  「蒼劍帝」、「死騎王」──阿蘭特.薩多爾.斯里諾。

  為了排除這最強之盾,通往勝利之路。
  銀星軍機卿「妖狐魔女」實玖瑠,再次出手。

  藉著先前和奧林匹克打通的敵方據點邊境,阿斯嘉特──進攻深藍城!

  永眠與銀星的戰爭持續多時。
  在陸續的告捷後,這裡,也將成為自由銀翼的逆襲之地。

  阿斯嘉特趁勢進攻永眠樂園的據點之一,深藍城。
  軍機卿──「妖狐魔女」瑟西.實玖瑠與其部隊「機動ZERO」
  軍團長──「緋紅戰神」文森.瓦倫西亞。
  甚至連「天龍的魔女」葛洛妮.黑眼都參戰。

  面對銀星的光芒,坐鎮的死騎王展現其強大的實力與意志。
  儘管接連被文森和拉雅克重創,與冒險者交戰的他仍是難以撼動。
  然而,就在此時……歌聲響起──羅萊蕾.來茵哈特,現身戰場。

  在羅萊蕾的犧牲與實玖瑠的斷後下,戰死的阿蘭特自爆的前一刻,冒險者成功轉移而安然抽身,帶回了勝利的消息……而深藍城,也已在此役中毀滅。

  20161007

  在深藍城的毀滅戰役中,多數冒險者以為斷後的「妖狐魔女」實玖瑠也已葬生。
  但,確實如此……不過,他們並不曉得實玖瑠的「真相」。

  實玖瑠的秘密──「轉生者」、「機動ZERO」的存在意義。

  銀星的真正軍機卿──「生死的奇術師」梅菲斯特。

  關於魔女的背景……

  【官方支線劇本《妖狐魔女x太陽之女》01,起始的火焰
  20161126

  銀星的幽暗曲、永眠的鎮魂歌。
  在先前兩首樂章中,直至第二首的尾聲才漸為人知曉的『作曲家』——
  世界的紛擾者,厄里斯。
  她以紛亂的音節穿插其間,更影響了主旋律。
  那如今位於阿斯嘉特港口的奧林匹斯風建築,存在原因中即有她。

  奧林匹斯的英雄與自由之都的銀輝,協力追尋這個亂源。
  在世俗上破風乘浪,眾人誓將厄里斯擒捕。

  相繼拉雅克、千雪x蕾妮,接獲黑色新星通知的實玖琉和葉瀾也開始各自行動。
  『妖狐魔女』實玖琉,在深藍城戰爭後被貶職,但仍是軍機卿副手。
  然而因其於永眠事件展現的強悍武力和心計,她也成為船團的一員。

  而她的目標——雅典城。
  「哈…雖然很麻煩,就來會會那雅典的賢王吧」

  【官方支線劇本《妖狐魔女x太陽之女》02,光之一族
  20161218

  追尋厄女神的旅程,雅典和銀星的結盟。
  在那賢王的船上,航行的冒險仍持續。
  拉雅克、蕾妮、千雪,而魔導院出身的實玖琉亦參與其中。

  在上回拜訪賢王忒修斯的雅典之行,赤色的火炎意外襲擊。
  『星逝魔女』的預言,太陽中的住人。

  察覺同行冒險者的可疑,實玖琉在其回程時攔阻。
  兩人一言不合而交鋒。
  而那人正是名列傳奇位階之一的琳絲。

  面對得以壓制霧骸侯的魔女,琳絲自然被修理一頓。
  但,琳絲卻在戰鬥中出現異樣,使得情勢膠著。

  在實玖琉利害分析下,琳絲終於坦誠…
  襲擊雅典城的赤火中,有其族人的跡象。

  於是,魔女接著的航向——
  位於西方邊陲的『太陽谷』,依達一族的據點。

  沉潛於世,信仰太陽神的光明一族,神秘面紗即將揭開。

  而琳絲的身世背景,也將揭曉。
  以那雅典燃起的赤炎起始,燒出她不曾預想的命運軌跡。
  那火焰軌跡指引的結局——?

  【官方支線劇本《妖狐魔女x太陽之女》03,逆神的開拓者
  20161231

  銀星的幽暗曲,永眠的鎮魂歌,飾演事件要角的厄女神厄里斯。
  為追尋其,銀星與雅典的船團結成。

  拉雅克按照船團方針,追逐著紛擾的邪孽倩影。
  另一方面,軍方的實玖琉則循線調查暫稱赤炎教團的不明勢力。

  在厄里斯的陰謀屢屢得逞時,妖狐魔女也步步朝著赤炎的真相而去。

  實玖琉根據線索,來到傳奇冒險者之一的琳絲故鄉。
  光之一族、聖火之女、太陽神的降臨、從神與逆神的光明。
  在其族依達獲得情報的實玖琉,接著的航標——

  「『落日之地』…那是一族被放逐的人們所在」
  「因為他們背棄了光明…也就是一族的信仰——神」
  「一族分成兩個派系,光之使者和光之後裔」
  「尊崇於神和尊崇於己」
  「落日之地…就是後者——又被稱為『逆神者』」

  一族的守護者沙馬夏、護使娜莉雅,還有被逐出太陽的逆神者凱索亞。
  曾經的兒伴,卻因擁有的光明而相悖。

  琳絲的一族,襲擊船團的赤色火炎……
  在偶然下,形成兩者若有似無的連繫。

  【官方支線劇本《妖狐魔女x太陽之女》終章,太陽.魔女.面具
  20170201

  特洛伊戰爭,因特洛伊王族的帕里斯而引發的戰事。
  世界樹船團也基於盟約,協助另一方的戰爭國。

  而在銀星政務官拉雅克行動時,軍方隸屬的實玖瑠也有自己的任務。
  身為副軍機卿的她,負責對付特洛伊戰陣後方的補給線。

  然而,卻接獲士兵戰況滯礙的回報。

  原因在於,並非出於特洛伊,但卻擁有不遜於太陽神加護的他們實力,在此戰前都是默默無名的戰士,來自西方邊疆的光之一族。

  太陽神信徒的『依達』。

  因此實玖瑠發佈委託,徵集臥虎藏龍的冒險者協助。

  而你們就是回應徵召的人,與敵方具有因緣的她──
  傳奇冒險者的依達.琳絲,也將同行。

  準備好,面對光之力了嗎?

  【官方支線劇本《魔女實玖瑠篇》】【第一章.星之獸】
  20170212

  豔紅的月輪浮現於夜,在世界各地因血月異像而忐忑於夜晚時,世界樹船團也持續著與奧林匹斯的合作,著手追查宣言弒神的赤紅組織。

  而她──身為銀星副軍機卿的實玖瑠,就是其中之一。
  在實玖瑠因故陷入低潮之後,卻有意外的人物尋上。

  「嗯,好吧,為師就指引妳一個方向」

  來自『英雄的大導師』的情報──以自己的師者自居,實玖瑠對凱隆所言半信半疑。
  而他指稱赤炎團員之一的伊卡洛斯,行蹤出沒地更是──

  【官方支線劇本《魔女實玖瑠篇》】【第二章.百獸的刻印】
  20170226

  豔紅的月輪浮現於夜,在世界各地因血月異像而忐忑於夜晚時,世界樹船團也持續著與奧林匹斯的合作,著手追查宣言弒神的赤紅組織。

  她──銀星軍方的高層,副軍機卿『妖狐魔女』實玖瑠就是其中之一。

  轉生者,在慧黠善變的魔女狐面下,是因自身的復刻虛偽而卑屈的心。

  不僅是實玖瑠,就連其麾下的魔導院部隊『機動ZERO』也在有心人設計下被牽涉其中。

  「透過星逝魔女,那如同妳以命運解釋自身的少女」
  「悠莉、星之獸,在那任務中,名為命運的枷鎖已於妳無意識間鬆脫了」
  「如何斷定是必然的命數?正因所謂命運這般曖昧,自身意志何須動搖」

  「──那麼,接下來,第二堂課即將開始了」

  【官方支線劇本《魔女實玖瑠篇》】【終章.上──神無月水鏡】
  20170326

  命運與自我。

  『星逝魔女』她告訴了妳──命運的不確切性,而因此無須迷惘。
  『百獸魔女』和『夜鷹魔女』則是訴說──如何生無妨,而是決定如何活。

  而那名也擁有妳的影子的『禮贈魔女』,一樣是信仰下的受害者。
  妳又將從她的身上理解什麼呢?

  然而,最終的關鍵卻是在他的手裡──正是,他乃是妳最大的敵人。

  瑟西.實玖瑠──不,神無月水鏡。
  輾轉記憶於不一樣的軀體,被我選上之人啊。

  命運、自我、生命的意義──
  這將是最終的一堂課了。

  月貌多變,但其不因此而分裂,然而因觀者之見而擁有不一的形容。
  虛幻、虛偽,如倒映的水鏡一般。
  故而,妳如此稱呼自己。

  但,真是如此嗎?

  【官方支線劇本──生之道】
  20170402

  人生,歷程、寄託、目標,由此三點而築成。

  空虛的她,在邂逅親情的色彩而滿足。
  虛假的她,在理解自我的真諦而求道。
  輕率的她,在歷經失去的悲慟而成長。

  歷程,即是歷經的種種轉變記憶的那些路程。
  寄託,即是親友甚而戀人對其的情感依存之心。
  目標,即是明白自己為何後進而追尋的未來之道。

  愛絲兒、實玖瑠、琳絲,曾經相似的三人,都曾因故而厭倦於世。

  銀星政府、永眠樂園、反叛者、冥界的轉機──愛絲兒。
  航空士、機動ZERO、無限之體、現在的牽絆──實玖瑠。
  阿斯嘉特、冒險經歷、一族真相、失親之痛──琳絲。

  然而,她們在不同際遇下,邁向不一樣的結局。

  於此之戰的他,造化眾多英傑、更是黃道十二星靈之首,戰力僅次百煉英雄神。
  更具有神子的血統,他──英雄的大導師,凱隆。

  人生即是學習,道既是根源也是終點,換言之便是誕生至今的自己。

「來吧,以你們的『道』抗衡我之大成。」



──【相關羈絆】──


瑪洛亞 NPC

謝謝……嗎?
哈,余不過是在利用爾等呢……但爾等卻也因此有所收穫嗎?
哎……真是的呢,爾真是一如既往的笨蛋……不僅是爾等呢。
神無月水鏡……這一場夢,余也得到早已忘卻的事物了──謝謝唷。

余必實踐那誓約──戰勝永眠樂園。
說是如此,不過最終戰役余卻因故而未能參與呢……還是多虧了他們。

總之,戰爭結束了──
瑪洛亞,妳,還有各位……見到了嗎?




【冒險者公會──航空士】



  瑪洛亞──頭戴護盔的熾紅帽,在這之下是茶色雙辮的少女,她即是於永眠樂園對阿斯嘉特的初次入侵戰那夜後新生的冒險者公會──『航空士』,既是領導也為前鋒的隊長。

  個性開朗又不失穩重,但在如同航空士大家的姊姊的形象下,與水鏡(實玖瑠)獨處時偶露出不合年紀與外表稚嫩的成熟,對於那總是使自己的無奈的女性,她顯出了與對方的曖昧,彷彿有著密約,其中更是託付一般的沉重。

  在官方支線劇本系列《Adventurer Yalina》中最終章揭露,航空士公會與其中成員的真相。

  儘管已知必然,但眼見夥伴們的消逝她仍不願如此就戮,最後為參與的女性冒險者擋下死亡騎士的劍而身化光點消逝,並對著水鏡(實玖瑠)吶喊出自己的寄託。

  早在永眠樂園入侵阿斯嘉特的那夜就已罹難,生前曾因為小時候被城衛幫助而憧憬,與弟弟妹妹們組成相同名字的小團體,被他們「隊長」地叫喚;因此對於未能保護弟妹,眼睜睜見他們被死亡騎士凌辱而無能為力,認為自己背叛他們的信賴而深感痛心與愧疚。

  靈魂被水鏡(實玖瑠)呼喚牽引時,對其許下的願望是『想成為隊長』

  人物故事──隊長的我:點


  墨黑的髮絲綁束,擁有一對孔雀石綠的雙眼,嘴角常牽起歡悅的笑意的少女──莉伊,她是航空士公會之中的弓使,也與水鏡(實玖瑠)一樣是隊長瑪洛亞感到麻煩的人物。

  個性略顯孩子氣,時常捉弄公會裡的大家,像風一樣輕鬆自在的模樣下,是比起誰都還更柔弱的心靈,那細黑絲線上繫著的鮮明髮飾,更繫有著她的故事。

  莉伊也相同早在永眠入侵的那夜成為罹難者之一,生前因為自己的倔強和自尊,使得雙親在自己年幼與永眠進攻的那時守護自己而死,最終她也難逃一劫。

  因為年紀尚幼時媽媽的死去,她認為是自己的懦弱致使,因此即使效果微弱,但也一直提著身為獵人的父親使用的弓而磨練自己,更刻意表現男孩子似的大方與隨意的模樣,然而當關鍵時刻那真正的軟弱也難抑而顯出。她清楚自己是在逞強,其實很弱,但卻沒有面對的勇氣。

  因為夥伴們的消逝而覺悟的她,憶起父母的死去而認知到真正的強是──『守護』。
  最終,莉伊在死亡騎士無情的一劍下帶著自嘲消逝。

  靈魂被水鏡(實玖瑠)呼喚牽引時,對其許下的願望是『想要變強』

  人物故事──弱小的她:點


  身穿神職服,髮色如同眼眸呈現柔和的水藍,呼應溫和眼神的柔柔笑意的少女──伊兒,她是航空士中的後勤擔當,使用療癒系魔法幫助大家,個性親和文靜,但事實上也早已死了。

  但這樣的伊兒卻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過去,而那造就了現在的她;因為雙親與自己相形下產生的卑屈感,還有生前友人對自己的話語,奠定了航空士的伊兒。

  最終如願以償,獻身而幫助了大家。

  靈魂被水鏡(實玖瑠)呼喚牽引時,對其許下的願望是『想要幫人』

  人物故事──污穢的我:點


  穿著緊密的黑裝而掩藏自己,如忍者一般的少女,在影子似的漆黑外觀下挺著超乎年齡的姣好發育,沉默少語並行動俐落,她──黑子,航空士公會的前中鋒,於戰場上伺機支援。

  黑子也是永眠入侵的那夜患難的人們之一,生前的她因為遭到霸凌而希望變強,偶然透過傳媒見到的忍者促使了她的靈感,『忍者是忍凡人不能忍之事的人』為了克服被欺負時的心理痛楚還有避免相同的情況再發生,她朝著成為忍者的目標而努力。

  而在這過程,卻出現了一名與自己有著相似境遇的女孩──
  害羞的黑子,也因而得到了第一個朋友。

  然而兩人皆於永眠戰的悲夜香消玉殞。
  但黑子理解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不是變強……

  靈魂被水鏡(實玖瑠)呼喚牽引時,對其許下的願望是『想要夥伴』

  人物故事──堅忍的她:點


  『金陽的雛鳥』──亞莉娜.蘇菲爾,傾瀉長而亮麗的金色髮絲,眼神的光輝彷彿是金黃色的星河一般,性情活潑、倔強,正如其名宛如太陽似的她,正是航空士公會的起源。

  因為永眠入侵夜的慘烈,銀星的魔導院終於出手,靈魂洪流的系統和人力加諸支持。
  而其中擁有『孤獨軍團』之稱的『妖狐魔女』瑟西.實玖瑠,更代司銀星的軍機卿。

  亞莉娜是已成永眠樂園的上將『靛芳姬』米妲倫爾.歐德的過往,實玖瑠得知後即擬定以其基礎的計劃,從而喚引她,還有瑪洛亞等人的靈魂,進一步讓一個小小的冒險者公會誕生──

  那就是航空士。

  實玖瑠刻意讓亞莉娜與米妲見面而動搖她,為了避免生疑而故意用冒險者公會的形式進行;但實際上真正的目標,是讓動搖的米妲與永眠樂園的上將展開死鬥,為此而創造理想的局面。

  最後如其計畫,『死騎王』阿蘭特阻止而伏殺航空士,亞莉娜亦於此戰消逝。

  亞莉娜也早就死了──早在數年之前,身為歐德軍之人的她不忍污魂持續的殺戮,儘管米妲提醒與阻止但她仍執意前往討滅──「米妲大人,亞莉娜一定會回來的」

  ──但,回不去了。

  亞莉娜與航空士的大家不一樣,因為死亡多時而在靈體呼喚與具現的部分較費心,儘管成功了也有時間的限制,實玖瑠索性使用制約將她們一同羈絆,因此使亞莉娜與航空士的少女可如自己想的如常人一般留於現世。而那制約……是亞莉娜成為冒險者之後開始的十四天。

  十四天的期限一至,她們就會消逝。

  亞莉娜在死騎王的計畫裡險些消失,然而她在逝去前將自己的靈魂寄託於攜帶的歐德軍徽,進而拖延了時間,在冒險者與『靛芳姬』進行決戰時以靈體再次出現。

  最終,和『靛芳姬』米妲倫爾.歐德一同消逝回歸於穹……

  她燦笑著,向冒險者道謝。

  生前曾從米妲那聽說關於冒險者的事,冒險者於諸神黃昏的事蹟,拯救世界的弒神行動,正如同藍玫瑰外型的歐德軍徽的寓意──『奇蹟』,因此憧憬著冒險者。

  靈魂被水鏡(實玖瑠)呼喚牽引時,對其許下的願望是『想當冒險者』

  人物故事:追逐的妳



【魔導院部隊──機動ZERO】


(待補)



────【角色臺詞】────


神是一個半調子。
這個世界的天空,本來應該根據日數而顏色不一。
紅、橙、黃、綠、藍、靛、紫,就像七虹。
但因為神是個半調子,因此朝天之空都是藍的。

神是一個半調子。
人類的面貌是神的面目,因為人類是神未來降世的器皿。
人本該是崇高無暇、本該是萬能無限。
但因為神是個半調子,因此人類不完美、因此人類善惡兼具。

神以七天創世,但在第七天時不在了。
因為神是個半調子,粗製濫造的世界在第七天時毀滅了。
祂逃了。

相較之下……
十四天──妳們,有十四天的時間。

0903,時光之沙的流逝,終於將迎來結束了。

吶,『世界』……
這十四天,『妳』……『妳們』開心嗎?

「答案,必須自己追尋,而尋求的行為應該並非是索討答案呢,是嗎?『冒險者』」

「打個比方,現在就像故事的第一章」
「問題來了!你們看小說時在初章就知道謎底的真相嗎?」
「主人公直接尋問擁有伏筆的人物,能如願得到答案嗎?」
「答案當然是NO!噗噗」

「本來呢,我是想秉著善意而讓你無知而滅,但非常不巧…」
「我的心情…非常地……不美麗」
「因此,我決定讓你…絕望而滅」

「我只是在利用妳們而已…」
「利用妳們、犧牲妳們…因此,沒什麼好謝的」

「可知何計使人無法自拔?以心為縛──是謂『心計』。」
「哎…有伏兵的可不只是爾等啊…」
「銀星的光輝豈是爾等可透徹?來吧,爾可有幸見識那輝耀之中的一隅呢」

「軍師的責任,我認為呢…就是設法將我方的傷損降到最小的限度而取勝」

「余可復活,但隨余而來的那些銀星軍人可未必,而余當時身為軍師,將傷亡壓抑於最小限度是自然,但也是…盡力讓那些軍人能安然歸回吧」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總、【RPG之幻想國度Wiki相關說明】
零零、【幻想編年史:官方世界觀主線】
  一、【阿斯嘉特節慶】
  二、【官方第一季主線-諸神的黃昏】
  三、【官方第三季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四、【官方主線外傳-古林肯比之鳴】
  五、【遺跡一期主線-失落滄溟】
  六、【官方主線-星逝章.魔眼之世】
零、【幻想國度行前說明】(欲加入者必看)
壹、【官方資訊相關】
  一、【近期作品、公告、劇本新訊】
  二、【規則、概念】
  三、【幹部】
  四、【站外創作資源】
  五、【統計】
  六、【活動】【官方主線、日常類型】
  六、【活動】【徵文、創作類型】
  六、【活動】【節日活動】
  六、【活動】【阿斯嘉特通】
  六、【活動】【互動、劇本類型】
  六、【活動】【紀錄專區】
貳、【角色資訊相關】
  一、【玩家角色、NPC】
  二、【種族、職業】
  三、【定位、探討相關】
参、【地理資訊相關】
  一、【阿斯嘉特城內】
  二、【阿斯嘉特城外】
肆、【文藝資訊相關】
  一、【書籍】
  二、【故事】
  三、【繪畫】
  四、【南方心得】
  五、【其他特殊文藝】
伍、【劇本資訊相關】
  一、【劇本設計概念、探討】
  二、【劇本引導概念、探討】
  三、【劇本玩家概念、探討】
  四、【劇本官方裝備、道具】
  五、【紀念官方裝備、道具】
  六、【劇本常駐型場景一覽】
陸、【劇本歷史紀錄】
  一、【引導名稱編號排序】
  二、【年份日期排序】
柒、【企劃專案相關】
  【冒險者養成班】
  【靈魂洪流專案】
捌、【活動專頁】
  【遺跡物及組織】
  【紀念相關遺跡物】
  【遺跡】
  【遺世區域】
  【遺世區域資料庫】
  六、【活動】【票選類型】
特、【各種設定及描寫手法參考】
終、【國度角落】
關聯資料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