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RPG之幻想國度

會長:jay820118 / 飛鳥開設日:2011-04-13 18:07:19

  • EXP

  • 資金232336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215 人
  • 昨日人氣:2953

【夏目千雪(主線)】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frank51512 ...看更多



之名,落下奪命血刃的執行長,其號稱──炙戀之刃

號:『炙戀之刃』
名:夏目千雪
族:人類
高:160 Cm
重:? Kg
色:嫩白
業:審判執行長審判總司
齡:20



【愛之贊禮】

貫穿一切的力量,使其攻擊【無法防禦】,具體的質料都將被破壞。

【附魔】

將武器上賦予屬性能力。

【愛之執行】

超高的速度值,被動技。

【死靈法術】

記憶中,由秋音(葬童子)取得的新能力,能使用黑暗元素。

夏目家是曾經頗具名望、如今衰敗的貴族,其最後一支血脈很早就去世了,這名早逝的貴族後代,是夏目千雪的父親,名字不被人記得,其端莊有禮的形象卻不曾改變,年幼的夏目千雪耳濡目染下,怎麼看都是個舉止優雅的小淑女。

當今的夏目千雪,以驚人的執行實力,受到提拔成為了審判執行官的首長,稍微嶄露頭角。開始傳達著屬於自己的「愛的理念」,希望取得更多認同。

【新增情報】(知情者:雷堂轟音、羅賓、染血繃帶(冰玥)法爾‧耶阿特(由雷堂轟音告知)

以往,千雪很喜歡鯛魚燒,她父親經常說,要用愛的思考......看著鯛魚燒,每次的紅豆餡,都甜膩柔軟。然而那些,當她剝下了愛的盲目而回憶──裡面包著的,是真實的胎兒──還有酥軟的內臟、脂肪,加了大量的調味料......

從小,她父親有著大白色的房間,乾乾淨淨的,像是值得敬佩的人,母親,則是......
千雪,從未聽過她的名字,九年前,父親死後,母親每日都將她綁起來,告訴她──
「愛不值得一提」,並拿起倒刺的鞭子往她的背部抽打,這卻反讓她將愛的信仰更加堅定。

七年前,她逃出了宅邸,然後要變強,變得非常的強──然後,成為了不曾思考過的,一名喊著愛的執行官,然後,一年前,千雪偵補了母親,將她親手殺害。

時間軸

20年前:
千雪出生
9年前:
千雪父親死亡
9~7年前:
千雪遭家暴
7年前:
千雪逃出宅邸
1年前:
千雪偵補了母親並將其殺害


【新增情報2】(知情者:羅賓、染血繃帶(冰玥)法爾‧耶阿特)

父親大人:千雪的父親,乃家族的末代,無旁系可言,此外,開設孤兒院、進行慈善事業的,無祖先有先例。於魔法不專精,只會夏目家血脈相傳之異術【愛之贊禮】。死亡,是自從二十年前的連續兒童失蹤案件,身體逐漸衰弱,以病逝為結。

母親:名諱為秋音,一年前被千雪親手殺害、斬下頭顱,屍體葬於火舌中。目前來看為二十年前兒童失蹤案之元兇。曾鑽研死靈法術,與千雪鮮少交流過

千雪出生地:阿斯嘉特領地內東側,靠近大丹之地。

近期案件:
連續兒童失蹤案,在南方曆五月才開始,犯罪非常的蓄意,明目張膽的在監視器附近犯案。




【玩家好感度】


小小菜家的狄恩         您的抹茶與羊羹,確實帶給妾身溫暖,但是否值得呢?
小小菜家的座敷童子       感謝您,願意聽妾身的胡言。
朝日奈羽香家的夜櫻陽依
     您的歌聲,沁入人心的美音,可不該妾身獨享吧
小文家黑洞         差  (違反城方規約)  
聆樂家萊特         差  
(違反城方規約)
柴貓家柴德         差  (違反城方規約)
痛飲狂歌家桃滿(原色)   差  (違反城方規約)

TMM家的莉莉珮德       
  或許死物的耳語也有傾聽的價值,先前是妾身的傲慢嗎?
羅賓家的羅賓         常在您身前大放厥詞呢,但妾身愛著您那深切的求知態度
                 聽完妾身的一切,是否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妾身呢?
                 感謝您的相救
創造家的
神崎凜音        沒有深入交流呢,妾身暫時無想法。
天樞家的林衛真       微差 有什麼不能正大光明交流的事情嗎?

天樞家的黎文          您的寵物挺可愛,但書的翻閱方法多加思忖。 
十犬王爺家的索菲        搞錯性別真是不好意思,妾身誠然道歉。

冰玥家的布依絲         歡迎再來聊愛之理念,雖說妾身自己都有些動搖。
黒い影家的庫洛       微差 要從蕾妮身上試探什麼呢?
銀狼家的卡洛特         嗯......雖說妾身與您不熟悉,多傾聽您的話語,或許不糟?
口呆花家的曙葉       極差 您問題眾多無妨,單以使魔草草了事乃何種心態?
哥吉拉詠夜家的亞利爾      您實力不錯,與法爾先生似乎友好?有個好同伴呢。
夏日涼風家的日影        懦弱並非過錯,妾身也是會膽怯,感謝您這次幫助。
顏世紀家的道雷克斯       是名高雅的紳士呢,雖說父親大人也是如此,
                 但妾身願意相信您。
黒い影家的菲爾洛特       打擾到秩序,妾身深感抱歉。

小洛家的洛‧克里斯    
普  不知您鑽研那書了嗎?您舉指儀態不差。
無叔家的吳名士      
稍良 感謝您教導妾身刀叉之法。

別再衝啦家的法爾 友達

您是真正有擔當之人,或許,您比妾身更有所謂的心胸與
廣闊,但是,您接受了妾身的癡愚;
妾身將堅定意志──汝等夫婦乃妾身的恩人,不知何以報答。
妾身認可您為友人,無非是前來相救的感恩,以及對於精神上的敬佩,
想必您未來,有著成為一代英雄的表徵;
想必您以後,雖說謙遜但是依然受人讚頌;
想必──您,是妾身值得信賴與託付的。



八重霧の渡し家的轟音 友達

您是真切的被愛之人,您有一名偉大的戀人;
自身的思考清楚,也教導了妾身許多,非常謝謝您。
如今,在妾身陷入死亡的邊際時,是您伴隨於妾身身邊,
您的勇氣、思考、意志、以及愛,妾身望塵莫及,敬佩有佳,
妾身希望能與您成為朋友,成為夥伴,
因為您那份純粹與真實,在妾身的胸口鏤印的。



冰玥家的冰玥 友達

您陪伴妾身許久,也不知......可否能一起當朋友了呢?
妾身並不擅長與人相處,您卻時常來關切,
若說愛的力量羈絆了我與法爾先生、以及轟音小姐;
那麼,與您的情感可以說是友情的牽線了,
您擁有足夠的勇氣,秉持冷靜的話語,並且畫術高明,
謝謝您給妾身的繪圖,妾身會好好照顧的。
願您有著回復傷痛的未來,畢竟......
妾身自己的感覺,您不只是眼睛,而是滿心是傷呢。


對主線角色的觀感】


拉雅克:
充滿激情與憾動的一名上位者,跟那些官腔滿嘴的比起來,由內心來感受,卻可靠的多──妾身,見到了愛,此人對於銀星必定有著熱情的戀,因此,妾身也不得曠日廢時,該好好的來給予眾人熱吻般的福音──相信著這名先生,或許能夠做到。

然而,結果而言,拉雅克卿,您卻做出此等事情,蕾妮遭殺害一事,妾身恐怕難以原諒,妾身會繼續待在您的新星黨──以保護蕾妮之名。


亞斯托:
愛的反側,終歸愛的投抱,您雖然是上位者,但妾身無法接受那冷淡,如同秋日蟬鳴般的威喊聲,終究是需要被溫暖的擁抱給補足,妾身奉父親大人之名,會努力表現出愛的美麗給您。

不過,您似乎比拉雅克卿好多了。


羅萊蕾
妾身不太清楚,只有聽聞此人的存在,大概往後還有機會認識的命運之人吧。


蕾妮
依妾身所見,是名非~常可愛的小女生,年紀比妾身小,還能站上那位置,真是至高的愛之贊禮,此外對妾身的態度……宛若父親大人仍存時的暖溫,可惜少了點威嚴,沒關係,以愛就能彌補這一切。

蕾妮的犧牲這般重大,值得嗎?如今,妾身將成為您的盾,您的劍,請務必別在一人承受了,妾身會全力阻止拉雅克卿之徒對您的損害。


愛絲兒
外交司的愛絲兒小姐,妾身看見了睿智與鋒芒,是否也包藏著愛呢?妾身會好好的觀察並愛著您的。

然而,如今是殺害了蕾妮,雖說查探隱私一事著實不公不義,妾身將追捕您至最後,愛絲兒卿,非常遺憾,但您或許比拉雅克卿還好上一些,至少有血有淚?


葉瀾
啊啦,武力部隊的長官大人,您冷硬的行事風格,仍在緊要關頭能夠發揮出希望,而希望,唯有愛才能締造,想必在那鋼盔一樣的外貌下,裡面藏著如同紅豆餡一樣的溫熱,真是內斂的愛。

不過,妾身一然不太懂如何跟您相處呢......



艾凡

威嚴與力量是兩回事,沒有力量者所闡發的威嚴,也不過是表象的海市蜃樓,缺乏了一樣東西──炙熱的情感,情感的愛才是力量的匯聚處,以妾身來看,您是必須再溫熱更多的生鯛魚燒。

過了許久,妾身好少見道您,多多曬太陽吧艾凡卿,您是快要變成結凍的鯛魚燒了......或者,您......根據妾身所得之新興語言──宅男?











角色形象圖繪師:TMM(mecha777)


副官




名:古瀨璃音
族:人類
高:147 Cm
重:? Kg
色:嫩白
齡:17

詳細資料



夏目千雪行動記錄:


【互動】《登場》【對話】20160406、9:00PM、命運輪酒館【夏目千雪】
 人物──
 夏目千雪狄恩

 概要──

 命運輪酒館店門推開,隨著稚嫩的呵欠聲,一人踏入了此地;墨黑色的和服下擺搖晃著,隨著步伐前後的律動,抹了淡妝的嘴角微微勾起,選了一處位置坐下。無人知道這名神秘來客是誰,只知──

 「麻煩給妾身一杯熱抹茶,充滿愛情般熾熱的鮮綠色。」
 此後,店主狄恩向女子問話......

 「這份氣質...閣下看來不是普通的旅客呢,來阿斯嘉特可為何事?」
 「啊啦,詳細上......是秘密呢。」
 神秘的言行舉止,可看出非一般人物,然而,身分卻是秘密
 
 關鍵字──

 『秘密』:並非可以在公開場合說出的事情或資訊,或者關乎個人的一些不能透露的訊息。


【互動】《歌聲》【對話】20160410、12:30PM、赫得克拉廣場【夏目千雪】
 人物──
 夏目千雪夜櫻陽依

 概要──
 
 中央廣場,一名女精靈正在歌唱,卻因為感到尷尬而停止,此刻女子經過。

 嘴角微微的上撇,雙目瞇成兩線,配著謙和的態度,女子由寬袖內探出纖指。指頭延伸處,是精靈的喉嚨:「嗯?妾身來了曲也畢了,何不再唱一首?」

 「可、可以嗎?」

「妾身不擅長唱歌,但是,喜歡聽人唱歌。」

   精靈再次唱歌,待曲畢,女子說道:「也不知拿何物以讚賞,不過,妾身頗喜歡附近的鯛魚燒店──可否來一同品味,戀愛般甘甜的紅豆餡呢?妾身請客吧。」

 之後,精靈在些許的推辭後,依然接受好意,但在精靈咬了第一口──咬了臉一樣大的鯛魚燒時,女子已經吃完,摺好包裝、丟入垃圾桶,離開了。
 
 關鍵字──

 『鯛魚燒』:以麵粉、砂糖、小蘇打為原料做出的鯛魚形狀和菓子,夏目千雪的最愛,此外她永遠都吃得是紅豆餡。

【互動】《愛之理論》【對話】20160411、06:00PM、赫得克拉廣場【夏目千雪】
 人物──
 夏目千雪、法爾、雷堂轟音、莉莉珮德

 概要──
 
 身旁有侍從的不死族莉莉珮德,在中央廣場的長椅休憩;嘆息的青年法爾自言著些衰事、碎碎念了起來,而等待他的,是俏麗的少女雷堂轟音,閱讀著書本等待著法爾的歸回;法爾雷堂轟音為情侶關係,相遇後自然聊起了天來。而一名女子,則先走上前去與莉莉珮德搭話,傳遞愛之理念──但轉眼間,就被一旁的情侶給吸住了目光。

 「兩位,可容妾身打擾?這番景色,妾身感覺到了──愛......!」雖說故做從容,卻掩不了那狂喜的情緒一樣,女子講話有些急促:「能、能否──讓妾身待在同一個空間呢?」

 然而,發現自己破壞氛圍的女子,卻又因此自責,啜泣:「破壞了愛之氛圍,妾、妾身......!罪該萬死......!」雖說法爾雷堂轟音不在意,莉莉珮德更只是旁觀,女子卻自告奮勇:「父親大人說:乃無知與平庸、玷汙了愛。為賠罪,兩位......是否要吃鯛魚燒呢?」

 不等回答,女子眨眼間去了又回來,分給每個人鯛魚燒後,雷堂轟音在與女子交流期間得知了女子的姓名,成為非政府人員中第一名知道女子名字的人──女子名為夏目千雪

 兩位情侶繼續聊,千雪的臉色緩下來,兩手拉好了和服衣襟,對情侶露出淺淺的微笑;有點憧憬般,有時投出視線、又怕干擾到,而別過眼睛。而後,千雪向情侶提出了性方面話題,展現出這方面無比的無知──但,點到為止,一旁莉莉珮德慫恿千雪觀看實料,卻讓千雪拂袖離場。

 「就算妾身理解了部分,但也只能理解,不得親眼見證,夏目家有此規定;家規是鐵則,請別讓妾身毀了家族之譽──父親大人的偉大,是絕對的。」留下了這幾句,千雪離去。
 
 關鍵字──

 『父親大人』:目前千雪第一次提出家族關係時,所提到的人物,其詳細都屬未知。
 『罪』:對於此詞,爭議眾多,其定義多種不一,但千雪似乎以為,罪是無知與平庸
 『平庸』:沒有特別突出或者缺陷,只是隨社會流動的思想概念,通常是多數人的立場。
 『憧憬』:自身缺乏,而他人擁有時,一種主觀的羨慕,通常不等同事實,而是由主觀捏造。
 『性方面』:物種繁衍時,不得不提出的過程,在東方文化中是萬分隱晦。
 『家族之譽』:似乎是千雪萬般遵守的信仰及思想,詳細是未知的。

【互動】《逛街》【對話】20160417、6:00PM、大型百貨公司【夏目千雪】【蕾妮】
 人物──
 夏目千雪蕾妮、羅賓、神崎凜音、法爾、雷堂轟音、羽、晶、索菲

 概要──

 「吶吶吶,千雪覺得如何?」戴上綁有白色絲帶的草帽,點綴花瓣的小洋衣,蕾妮千雪眼前轉了一圈:「嘿嘿嘿——♬~♪~」

 她就像普通的阿斯嘉特人民在城裡穿梭,活在大家身邊,默默學習大家的生活習慣。

 「嗯......清新、純粹、淡金色的韻律,妾身以愛立誓──蕾妮,貌似聖潔,實際上也因為乾淨的笑容而美麗;妾身以為,有愛的美於心中,才能造就蕾妮這般純愛的美感。」女子以溺愛的成分包含於話中:「蕾妮穿上了,覺得最喜悅與開心,就是最美的了。」

 而後,蕾妮自然欣喜,提出了問題:「不過,千雪小姐不打算在城慶穿得漂亮一點嗎?」

 之後,千雪除了表態自己是第一次到百貨公司,再次提到父親大人,且脫序的思考讓在場的人們都趕緊阻止,雷堂轟音法爾凜音也在其中,而羅賓索菲也在場

 而後,眾人談天起來。

 「我一個小時內連死了好幾次啊!?而且我不是放棄,只是暫時出來透透氣而已!」法爾逃避自己在遊戲裡一直慘死,所以暫時放棄,千雪回答道:「死了?法爾先生,看來您悟得一番道理,請往後死前,都要想著雷堂小姐──死亡之後能得以重生,只有──愛有這番力量。」

 除了這段插曲,千雪在閒聊中,再次展現出嚴重貧乏的性知識,最後因城慶將開始而離去。
 
 關鍵字──

 『重生』:根據千雪的定義,只要懷抱著愛於死亡的時刻,就能夠觸發的事件。
 『性知識』:男女私情後產生孩子的相關知識,或者性方面的人體構造相關資訊。

【互動】《歸處》【對話】20160426、22:10PM、流浪者之家【夏目千雪】【蕾妮】
 人物──
 夏目千雪蕾妮、索菲、正、卡洛特、菲爾洛特

 概要──

 流浪者之家的門隨著「嘎之──」的聲音挪出一條裂縫,爾後門軸婉轉,以淡雅的輕緩悄悄開起,來者的身影也逐漸清晰。千雪左右觀望著,爾後將目光向腦後一瞥──是嬌小,卻不可忽視的溫潤之淡金,蕾妮

 兩人遇上了狼人卡洛特、以及先前見過的索菲、最後存在感微低的
 ──忽然,一隻老鼠竄出,並正好往蕾妮的方向,遭千雪一刀刺殺,但在揮刀的過程中,千雪卻一不小心劃到了蕾妮的手,蕾妮的手背溢出鮮血。

 保全菲爾洛特警告了千雪千雪趕緊收刀,卻在嗅到鮮血的味道時,恍惚了。

 鮮血的味道,是甜的;跟純黑暗一樣精練的甜味,又是如深淵底處絕望的腥味,千雪愣了愣嘴巴吐出幾個字──「是......那個味道......不對!」女子的目光擺向蕾妮,眼前卻不是淡金色的身影,是一株花,一株橘色鮮艷的花朵──金盞花

 渴望、絕望、探出手去摸索,卻什麼也感受不到;迷戀、徬徨、關愛著去碰觸,卻是海底深溝般的黑。千雪搖了搖腦袋──沒錯,是蕾妮千雪眼花了。

 她道歉、土下坐,說道:「一切都是妾身的,無心之過......往後,蕾妮可以要求妾身任何一件事情,這樣就好。」隨後,聊了一陣,蕾妮提到了「預言」,但沒有人聽說過的樣子,而千雪則說出了來此的目的。

 「看看『』的感覺呢......妾身,很懷念所謂『完整的歸處』。妾身是獨生女,能跟蕾妮在這邊.....能在屬於,冒險者的家中,在同一個空間,就如同姐妹一樣.......不好意思,妾身沒有徵求同意過。」

 「啊……?每個人對於「家」的定義也不同哦。如果找到的話再告訴倫家也可以呢,只要妳願意!」反過來,蕾妮蹲上了椅子,揉揉千雪的腦袋;卡洛特也下了見解:「『想跟對方在一起的話,直接說就可以了,對方又不一定會拒絕』……家裡的是這樣對我說的呢。」

 然而,在蕾妮提到「找到的話」這段時,千雪面色一僵。對蕾妮私語:「恐怕......蕾妮,可以看看一年前偵破的案件,其中......嗯,妾身是在著的。案件開始的時間......則是二十年前,雖然是妾身不堪的回憶,但資料都在。」小小聲的說完,女子才放回說話的音量:「家,恐怕妾身......是哪邊都找不到的。」

 「當真的找不到再跟倫家說啦!哈哈哈,未來才不會輕易被否定的────不然誰都可以當天知,誰都可以預言的說!因為千雪姊可是倫家的第一位同事呢!」牽起千雪的手,明明嬌小得容易漏接,但她卻牢牢地抓住了──!

 「欸......?」千雪愣住了,但手是反握回去,表情轉笑,說道:
 「好的,妾身也會以愛之榮耀,努力下去!」
 
 最後,似乎有公事要辦,兩人在接收到一封信之後離開。
 
 
 關鍵字──

 『那個味道』:千雪最熟悉,也最不敢提出的一種味道吧。
 『金盞花』:花語為「絕望」、「迷戀」、「盼望的幸福」、「離別」
 『預言』:通常是占卜師先前告知的未來,而蕾妮所提的從何而來,不前不得而知。
 『
』:人們感到心安、能夠歸去的地方。
 
『完整的歸處』:一個家庭,最好有父母比較完整。
 
『一年前』:似乎是一件事情的轉捩點時間。
 
『二十年前』:似乎是有什麼開始的時間。
 
『不堪的回憶』:感到難以啟齒的過去事情,目前為謎。

【支線】《案件起使》【對話】20160513、9:00PM、銀星宮殿【夏目千雪】
 人物──
 『炙戀之刃』夏目千雪
 『罪錄』蕾妮‧恩格爾
 『斷魂讚歌』葉瀾

 概要──

 根據蕾妮的邀約,夏目千雪來到了檢調單位,一同討論一樁連續兒童失蹤案件。

 
「......與二十年前真有相似之感,妾身多少哀嘆。然而,只有照片而無名姓......」
 千雪抽出資料中的照片,端詳著:
 「妾身以為這樣貌,實為保守之人,此外犯案多少粗糙......辛苦蕾妮了。
 
然,先不談本次具體行動,想必,蕾妮不僅指派妾身一人,畢竟,以蕾妮之謹慎......」

 隨著「叩叩」兩響敲門聲,來者是葉瀾,他帶來了大量的資料,便是本次的第二協助者。

 接著,葉瀾蕾妮的討論起案件細部──

 
「……葉瀾先生也覺得這次案件有點奇怪嗎?」接過新的資料過後,
 蕾妮把兩者放在一起做了比對,細秀的眉毛微微彎曲,皺了起來。
 
 「正確地說,普通的過了頭,所以反而更讓人懷疑。恩格爾檢察官怎麼想的?」

 
「行為和地點過於顯眼呢,這個你看看?」

 ──路燈旁的小巷,旁邊是一間糖果店。
 ──廣場的大型露天噴水池,四處都有街店。
 ──公園的入口,早前更裝了監視器。
 

 直至把文件推到桌的對面後,蕾妮鬆了下身子挨上椅背,
 小巧的腦袋瞧天上望,雙手拍拍大腿的想了想──

 「案發地點都有目擊證人,還有紀錄器的角度……」
 
 蕾妮拉長了語調,千雪續言:

 「妾身來看,本次的犯案者......蓄意似的,完全不像普通案例。」 

 這點,在場的眾人都有了共識之後,便是進一步的討論,蕾妮首先與葉瀾徵詢想法。

 
葉瀾先生,如果這次犯人是有預謀目的的話,會想引發什麼事端嗎───?」

 
「最簡單的便是引發恐慌。」執起了一隻筆開始圈出各個疑點,葉瀾的回應,
 像是帶著面具似的疏離:「
我更有興趣的是這與挑釁無異的手法。
 ──
要嘛,便是這人蠢的可以。從未想過被注意上的可能性。
 
──又或者是他的準備太過完善,以至於他有著這樣的餘裕」 

 
「所以──」蕾妮雙手再次拍響:「這就是倫家今天邀約兩位大哥哥大姊姊的原因哦。
 像葉瀾先生所說,我們並沒有這麼多時間去思考研究,
 既然不知道動機的話,我們『親自』去一趟『赴約』。」

 蕾妮拿出計劃書,分給了千雪葉瀾,隨三人看好了內容,搜捕行動開幕──
 


                您的愛之教誨,妾身會謹守著
            ──父親大人,您會在天堂上,依然愛著一切嗎?



 
夜色中,千雪看著窗外,不自覺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關鍵字──

 『二十年前』:千雪略提到的事情,或許與其過去有所牽扯?
 『父親大人』:似乎已亡佚,但每每都受千雪以敬重的態度說出。 

【支線】《悖德狂戀》【對話、戰鬥】20160514、7:50PM、阿斯嘉特廢棄住宅區
【夏目千雪】
 人物──
 『炙戀之刃』夏目千雪
 『罪錄』蕾妮‧恩格爾
 『斷魂讚歌』葉瀾
 法爾‧耶阿特、日影、
亞利爾、曙葉、無名男孩

 概要──

 
夏目千雪與冒險者們──法爾‧耶阿特、日影、亞利爾等人,執行蕾妮的計畫書內容,
 成功逮捕了那名誘拐犯、砍斷其右臂並且廢了其一隻腳。

 葉瀾則將其綑綁,並逼問其誘拐的孩童所在,那名無名字的誘拐犯、一名男孩外貌的人,
 便在被綑綁的狀態下,如此說著──

 
「你們~可以去找,地下通道的鑰匙,就在我的帽子裡,去吧,你們能見識博愛──」

 
「閉嘴!」千雪忽然間失控一般,瞪著男孩:「不准......用父親大人的口氣,談論愛!」

 爾後,千雪查覺失言而道歉,但男孩的口語方式,卻確實讓千雪有著多重的既視感。

 這段小插曲之後,
達到宅邸底下的地下室,帶著被綑起來的嫌犯,
 首先迎面撲來濃厚的藥味,殘存著一絲血腥。
一名孩童就在不遠處,
 他沒有雙臂,兩邊臂膀斷口處縫合的平整,如同一開始就不存般,
 眼神呆滯,像是木偶一樣僵硬的轉頭,看向了這群不速之客。

 
「歡迎,這邊是愛的樂園。你的生存意義,是什麼呢?」
 
 
「主啊,我......得要切肉......」兩處斷臂,忽然間延伸出刀刃,
 該位孩童往法爾的方向衝過去──
 「價值,砍動,感謝主賜予我生存的價值!
  
 「那種東西毫無價值可言。自己的價值得自己去找。
 法爾往前一踏,伸手往那男孩的頸子劈去,將其打暈。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反應,一言蓋之,便是對這環境萬分不適,有人甚至倒胃了。

 走到最深處── 

 
「來,這邊是最後了──」嫌犯狂喜的看一切,笑道:
 「每個人都有價值,每個人都有公用,讓他們昇華──不就是主的工作嗎?

 
眾人看見了地咎的大空間──有椅子、鋼琴、茶桌、書本、以及連綿正在呼喚著嫌犯的
 「壁紙」。所有物件都是將人體扭曲而成,千雪提出深痛的建議。

 
「把這邊燒了吧,妾身,認為『全部都被殺害』比把他們回家好。
 
畢竟,各位有那份自信,讓他們變回來嗎?各位同意的話,妾身就放火......
 一年前,也是這樣處理
──各位,請答覆。」

 
「......把醫療班叫來吧,或許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而且...我相信這些孩子的父母可以用愛把這些孩子的價值觀帶回正途的。
 一年前...我不知道一年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我認為不該重蹈覆轍,應該去試著尋找其他的可能性。」
 
雖然,理性偏向法爾選擇放火燒毀。但是,作為一個人──他沒辦法,容許這種事情。 

 
「妾身只問,你能夠確保他們的父母,看到這個樣子能夠教導什麼?」
 千雪幾乎是冷感的說道:「如果您有那份自信,承擔全部的哀愁根無以挽回的痛楚。

 
「哀愁也好,痛楚也罷。但是,作為一個父母,就不該,也不會放棄他們的孩子。沒有什麼理 由跟自信。我相信的是那些還愛著孩子們的父母。法爾一答,在場一名官員,
 提出了見解──

 
「不論一年前也好,現在蕾妮才是阿斯嘉特的檢察官。」
 蕾妮看著這些孩子的慘況,微微流露出無奈的情感。
 「──否則,所謂的人道就是這樣嗎?千雪。」 

 
「老實說我本來覺得在這裡讓他們安息或許比較好,不過我已經說好了這次要挺法爾,所以, 抱歉,你如果執意要解決那些孩子,那我會阻止你。」亞利爾,支持了法爾的論調。

 「......這.....」日影發出宛如蟲子嘶鳴的聲音,可以知道的,他在,膽怯,且全身顫抖,
 但是,日影依然覺得自己要說出口:「這並非我們能作主的事情,我們應該將孩子們帶回去, 先去尋找父母,在詢問父母的意見,如果能承擔的,就全力醫治,如果無法的,就看是要安樂 死,又或者有其他選項,也全力配合──我們沒有決定生命的權利。」

 「沒有親眼見證過的人總是抱持著希望呢。」葉瀾僅是如此說,而最終,千雪也下了決斷。

 「好吧,這是你們的決議。」千雪嘆了口氣,說道:
 「那麼,任務的酬勞之後會給,這邊交給官方人員處理。」

 「倫家並不允許燒掉這裡呢,這是證據的場所,這幾天會派城衛隊前來把守,
 情報組會到這裡進行資料搜集。」蕾妮環看四周,給了葉瀾指示。

 「嗯,可以的......不過這案子,不尋常......」千雪嘆了口氣,瞥了一眼嫌犯,爾後又嘆息:
 「或許,一年前的案子要重新檢閱......畢竟手法,完全一致。」

 最後,千雪則是扛著嫌犯,一語不發的,也離開。臨走前,她向法爾說道:
 「你是個有擔當的男人,並且比妾身更像人類,妾身欣賞你。」
 
 案件,就此告個段落收場。
 
 
 關鍵字──

 『博愛』:千雪的父親所散播的理想,如今出於嫌犯口中。
 『父親大人』:重複多次的關鍵字。
 『生存意義』:有眾多見解於此,沒有定論。但,給了定論之後,或許人能活的比較開心。
 『人道』:狹義來說,是身為人,做為的底線。
 『一年前』:多次提到的時間點。

【支線】《審判》【對話】20160531、9:00PM、銀星宮殿【夏目千雪】
 人物──
 『炙戀之刃』夏目千雪
 無名男孩

 概要──

 無論是什麼生物,都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繼續確信著「活下去」而已,最後繼續生存著,掙 扎著,苦惱著,踏步著,前進著。

 甚至於,有些化物正努力著,就算被遺落,也要成為星子,要在烏黑中
 閃耀、發光、點亮黑暗、溫暖身旁的人們
 ──哪怕微不足道。


 那名男孩,沒有名字的犯罪者,被判處了唯一死刑,千雪在行刑日當天提早前去,
 見到男孩在為監獄為孩子們說故事的場景,爾後聽聞男孩在監獄內是非常安分的。

 隨著千雪靠近牢房,穿著囚衣的男孩,澄澈的一雙琥珀色業已睜開,
 像是隻天真的小鹿一樣圓睜睜的望著千雪,不等千雪開口,
 男孩就笑言幾句,千雪冷淡回答,只來公佈事項──

 「妾身只來通知,你能存活的時間,剩下三十分鐘。」

 「是啊……這樣啊,孩子,迷惘的孩子,怎麼不再用愛的語調呢?」

 「……你的實際年齡,果然跟外表不同。」千雪手掌托著臉頰,嘆息:
 「以愛之名,妾身要深深跟每一名死刑犯深戀,但有個前提。
 妾身要聽些故事,說說你過去的故事吧?妾身不強迫。」

 「因為,『殺死一人等同於殺死自己一次,但愛能使之重生』……嗎?」
 男孩平靜的言詞,卻讓千雪頓時猙獰了臉頰。

 「為什麼……為什麼你......跟父親大人,那麼相像?
 不要用那樣的語氣、姿態,模仿他!」
 千雪按捺著,低吼著──「『你』,到底是誰?」

 對於千雪失態,男孩只是悠悠的,緩了一下,說起自己的故事。

 這是,一名沒落貴族,在自己執掌的偌大孤兒院中,徬徨於愛的故事。
 遠東的大貴族世家,他是僅存的遺族,男子的名字已經被人淡忘,包括他自己。

 從小到大,他都是乖巧、誠實、謙卑、成熟、博愛的,人們這麼稱讚他,這麼肯定著他,
 經營孤兒院的男子,是不折不扣的慈善家,他卻從未因此開心過
 ──跟隨著家族傳統,追尋著的「」,他並沒有那麼理解其中的本意,
 孤兒院也只是家族世代保護的產物,非來自於自身的愛。他卻相信著自己有著「愛」,
 是名「有價值的存在」,這份「價值」建立於那冗長的家規中,他人的肯定中。

 到了三十歲,不安萌芽,他查覺自己對於孤兒院中的那名叫做秋音的女孩,
 是有那麼一點的在意,爾後,秋音鑽研死靈法術而被送入了男子的各人輔導室。

 「哪,噁心的偷看著、日日窺伺著我的貴族處男──不羞恥呀蠢貨。
 無價值的垃圾,每天笑瞇瞇的,實際上沒有知道過開心是什麼,
 只是笑著,笑著,與空殼無異,整天高喊著愛的你
 ──又知道過,自己到底是什麼嗎?

 男子打了個冷顫,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卻步步被秋音質問,內心的價值一點一滴崩毀,
 男子,知道的,明白的,他的一切來自於他人,從小到大,他一直不敢自問,
 自己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存在,以及快樂是什麼感覺。

 第一次,窺探著女孩看書的樣子,他才知道什麼是快樂,然後──
 每日、每日,偷偷的窺探著,這是不被允許的,
 自責與悖德的快樂,源源不絕。悄悄萌芽的不安在此刻無聲的爆發,
 真正愛上了小女孩的他已經違背了道德、家規、以及所有的肯定,現在的他確實......

 什麼都不是,也什麼價值都沒有。
 
 無力的他被秋音強姦後,背叛了自己以往相信的一切,他人寄望的一切,家族傳承的所有。
 在名為博愛罪孽的審判台上,探詢價值的時刻降臨了
 ──男子與秋音結婚後,發現秋音即將孕育出新生命時,徹底的瘋狂。

 既然自己什麼都不是,那只好,成為神了──不是被賦予者,而是「賦予者」。

 當他體會到這點之後,身為「男子」的記憶就此中斷,他化身成為了幼子,在古堡中的男
 孩,然後以愛之名,他看懂一切──所謂的愛,便是讓迷茫著的孩子們,找到自己的功用。

 在阿斯嘉特成熟悉環境時,他才發現自己真的成為了神,
 看到的孩子們不再是人的形狀,而是各種將被賦予的功能,
 而自己的使命,就是讓他們貫徹價值本身,自己將成為賦予他們一切的神,也就是改造。

 ──這便是,他的「博愛」。也因此由血脈取得,貫穿一切的能力:愛之贊禮

 聽聞到此,男孩要遭處決時間已到,留下自己的姓氏「夏目」,便被轉瞬消滅無蹤。 



這串角色法爾‧耶阿特得到情報;由這串染血繃帶、羅賓,取得情報。
以上情報,全部知曉者為法爾‧耶阿特、染血繃帶、羅賓三人。

 關鍵字──

 『愛的語調』:夏目家,家傳的說話方式。
 『跟死刑犯深戀』:便是千雪式的喜歡,口語上比較誇張而已。
 『父親大人』:跟男孩的意志似乎是同一人,但又有太多小細節被省略,
 畢竟男孩與男子轉化的原因成迷,導致這件事情不太協調。
 
『秋音』:首次出現的名諱,似乎世明強勢而嘴利的女孩
 ,強姦了夏目氏(以下都以此代稱『父親大人』)。
 『博愛』:夏目家的信條,原意是讓眾人都受到愛的洗禮而快樂。
 『愛之贊禮』:夏目家,家傳的貫穿萬物之技,此名由夏目氏所取,條件是擁有博愛。 

【互動】《錯亂》【對話】20160606、00:00、赫德克拉廣場【夏目千雪】
 人物──
 夏目千雪、座敷童子、染血繃帶(冰玥)

 概要──

 一身墨黑色的和服,寬大的袖子擺盪,在夜晚中搖擺,尤如深夜中迷濛的鐘擺,
 白皙的皮膚透著紅色,雅致的步伐卻行走如風。

 「深戀的夜晚,勾起一彎殘破的月光,如同一抹悲情的微笑。」
 千雪不知不覺說出口,見了座敷同子,只道:
 「風的聲音似是狂爆的愛恨,務必小心,這位先生。」

 聊了一陣,陌生的少女──染血繃帶給了千雪鯛魚燒,千雪卻不如平常的活力。

 「歡喜,終歸夢中殘言,過了,便如煙硝落地、隨風盤捲。」
 千雪單臂一振,長袖稍帶起陣風沙,嘆道:「是畏懼,妾身近來,所見所聞有些錯亂。」

 「妾身最近怪異的地方,殊不知,是幻象還真實。」
 千雪略顯疲態,眨了眨眸子,長長的睫毛也因此擺盪:
 「人多了,許多外貌卻變形,妾身多少混淆。」

 說了諸多的比喻──

 「愛之本物,真應當追求?在人道與真愛的天秤上,妾身多少糊塗。」
 「難選啊,妾身已然混沌,靈魂之窗開始混濁。這餡料,如今也被變了形狀喲。
 妾身,看到餡料上是眼珠子、骨骼、以及裹血的內臟。」
 「妾身從某天起,月亮變成了眾多的胎兒嘻鬧,每個體上都摻著血。」
 
 千雪的狀況明顯不正常,或許,是有了幻覺現象?
 法爾剛出完任務,來到此,千雪便將最艱難的內心煎熬,告訴了法爾

 ──爾後,離去,徒留寂寥的夜風颼颼。
 
 
 關鍵字──

 『錯亂』:對於事物的認知出現矛盾與混淆的現象,有可能源自精神病因。
 『幻象』:虛假的見聞,或者稱為幻覺。
 『真愛』:或許......與字面意思不同,跟先前的案件恐怕有關。

【互動】《判斷》【對話】20160607、10:00PM、旅人們的謳歌【夏目千雪】
 人物──
 夏目千雪、雷堂轟音、羅賓、染血繃帶(冰玥)

 概要──

 夏目千雪在【旅人們的謳歌】書店,兩腿呈現跪姿,挺著上半身,翻著手邊的一本本籍,
 柔線條的腿部曲線因為跪姿而稍微隆起輪廓,臀部則由墨黑的和服下擺包覆,皺摺中隱約可見 玲瓏的曲線。

 喀──的聲音從書櫃對面傳來,與千雪雙眼平行的高度,有一本書被抽去了。
 她面前的書架剛好有個空,對面的書本被抽走後出現的是蜂蜜色的瞳孔和湛藍的睫毛,
 隔著書本的間隙望了過來。

 是雷堂轟音,而千雪主動繞上前去搭話,並請店員開了隔音結界。

 「......薙刀?無意冒犯,但您的氣息妾身多少熟悉......」

 莫名其妙的語句,轟音只回道:「的確,是認識的人喔。」

 雷堂轟音,從法爾‧耶阿特,其丈夫那邊得知了以下訊息──

 『妾身,快要開始犯罪了......這樣下去,但,妾身無以選擇,世界已經越來越突變了......』
 留下這句話給法爾千雪,也答應可讓轟音也知道,出自於那信任的心情。

 夏目千雪的世界,一步步踱往腥紅色血海──混亂中,他或許將踏上夏目氏的後路。

 「是、是轟音小姐?」膽怯的驚呼一聲,千雪又眨了幾下眼,用力的搖晃腦袋,
 如是要拋開什麼似的,睜眼才勉強鎮定。

 轟音千雪的頭頂輕撫了下去,那動作就像在安撫著幼貓一般:「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她望著千雪的眼瞳,千雪只能一反常態的回答:
 「那、那個......妾身,有些奇怪......不好意思......呢......轟音小姐
 ──不好意思,妾身之戀,恐怕混淆了視線......呃、嗯......?什麼......開始?」

 轟音只能柔言安撫,爾後問道:「很辛苦吧,這種混淆開始頻繁,是什麼時候的事?

 「從......那天行刑後,開始的......」原來在把那名男孩一刀消滅之後,正是千雪動搖的關鍵
 她說道:「當內心發現了,妾身所信奉的,是如此的非人道,妾身就堅定無法。」

 「你不用這麼苦惱喔。」轟音伸出雙手放在千雪的太陽穴上,左右指尖劃圓按摩著:
 「壓力、不自信、懷疑......這都會影響到人的精神。」

 這個時候,染血繃帶默默出現,畫出了可愛的小千雪,展示出來。

 「欸......?」千雪愣了一下,看見了那幅畫,有些訝異般,忽然開始喃喃:
 「......連續,殺人魔鬼──夏目千雪,冰冷無情,滿嘴虛偽......」

 注意到了的轟音頭往旁邊偏,擋住了後面的那幅畫。或許染血繃帶是出於好意,
 然而,千雪現在的狀況──

 轟音千雪的額頭屈起右手了中指,狠狠的彈了一下:「千雪,回過神來。那只是你的幻覺,
 你想像中的糟糕事態變成的幻覺罷了。聽本小姐的,你壓力太大了。」

 「......若言愛,妾身,失去了資格,妾身竟然在懷疑父親大人了......」
 千雪被彈了一下,「嗚恩」了一聲,怯怯的垂頭,像是不懂為何被教訓的小孩一樣。

 而隨意來到書店的羅賓,打算離開書店之際,看到了熟悉的朋友,正用力地彈著別人額頭,
 讓他邁開的離去步伐也停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啦?」羅賓染血繃帶,聽完染血繃帶描述了過程,看來繃帶挺傷心的,
 於是羅賓說道:「那就直接問吧。畢竟,溝通才是最好的辦法吧?」

 眼見繃帶無辜的用指頭戳了戳結界,千雪點了點頭,有些吃力的眨了眨眼,
 似乎示意著可以進來一樣──於是染血繃帶羅賓一同進入結界。

 而轟音千雪的對話,仍在持續──轟音忽然問千雪行刑時的心境。

 「如果你眼中的幻象和你的精神有關......那就好了呢。」轟音臉上的笑容有些無奈:
 「起碼我們知道原因。如果是其他不可知的因素......嘛。」

 「保持著父親大人的信念進行......然後,變的堅強。一開始,妾身......很害怕,
 但是那個女子,妾身不得不因為她而要堅強起來。殺死一個人,就是扼殺自己的人性一次......
 所以,愛上犯人,愛著就可以讓心情穩下來,好似在進行著神聖的任務般......
 妾身,以為這是......重生......沒有錯的話......」
 千雪語氣越來越弱,言下之義卻萬分驚悚──嚴重犯罪的不歸路:
 「那麼,妾身......要跟隨著父親嗎?拋棄了身為人的內心,開始博愛,成為了神的話......」

 「STOP!」轟音雙手握成拳頭,在千雪兩邊的太陽穴轉了起來,打斷了千雪嘟噥:
 「千雪,你不是你父親,雖然不知道你父親最後變成了什麼,但那都與你無關。
 你就是你,是獨一無二的個體,有著自己的判斷力。懂嗎?

 你剛剛提到的理論......很遺憾,和本小姐認知的不同。
 一個人在怎樣也只能背負一個人的死亡,但那是將對方和自己視為同等的。
 除此之外,都不是殺人,而是殺戮。


 「自己的......判斷力......?」千雪,從來沒有想過「自我」,如同她的父親一般。
 如同喃喃自語,如同反覆朗誦,判斷、判斷......很少思考,只追求著愛的千雪,
 終於,開始運作起自己的腦袋。

 「所以......請不要在強迫自己愛上誰了好嗎?你沒辦法承受的。
 你要自己去思考,那些人才是重要的,誰才值得你用自己的性命去背負。
 而不是為了什麼......而強迫自己去愛上誰。」

 「不要......愛?」
 愣住了,千雪並沒有憤怒,而是用不穩的眼神,盯著轟音
 「那麼,沒有了愛......妾身到底......是什麼?
 思考......?」千雪苦惱著,一件又一件事情,浮上了心頭──不為人知的開關,被悄悄解鎖......

 自己尋找,千雪壓抑著一樣愁眉緊鎖,她,似乎感受到什麼一樣,神色漸緩,
 然後,平靜了起來,思考,她思考下去,開始將那分散的注意力集中起來。

 最後,千雪用了一段時間,終於理清楚了思緒,忽然間抒發了自己的幾段過往,
 不堪回首、不願面對──如今,她要正眼看著這些事物,苦惱著、掙扎著走下去。

 說完了一切(請見簡介中的新增情報),千雪擁著轟音大哭一場後,堅定了步伐走離。
 
 關鍵字──

 『夏目氏』:或許是千雪的父親,之前行刑的男孩,卻還是有諸多解釋不通的地方。
 『虛偽』:或許是夏目千雪混亂時期的自我認知。
 
父親大人的信念』:博愛,或者是成為神的概念,將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賦予意義。
 『那個女子』:夏目千雪略提到的人,是誰呢?
 『言下之義』、『博愛』:同
父親大人的信念 
 『思考』:讓夏目千雪終於脫離盲目的關鍵。

【互動】《禁書》【對話】20160630、22:45、樹林大道【夏目千雪】
(詳細連結)(失效,忘記存QWQ)
 人物──
 夏目千雪、洛‧克里斯、黎文

 概要──

 在樹林間穿梭,步步輕緩,悠哉徐行,細咬慢嚥,嚼嚼無聲。千雪拿著包鯛魚燒,熱騰騰的卡 士達香味,在空氣中蒸騰著,踏至一張長椅旁,擺了擺手,幾名也穿著和服的女性,就將一疊 書放到長椅上,向千雪點頭致意後離開。

 爾後,千雪因為沒有燈光陷入了窘境,首先遇上了樞仔們,爾後見到它們的主人──黎文

 黎文表示想要看看千雪身旁的書籍時,發現都是看不懂的封面文字,千雪表示自己都無法閱讀 這些從老家搬回來的書籍。

 接著,洛‧克里斯也來此,並且誤會千雪為大丹人,但千雪老家是在阿斯嘉特領地邊界。

 之後,黎文用了不恰當的方式要打開其中一本,失敗了並且被千雪禁止翻閱其他書籍;反之, 由於洛‧克理斯並無給千雪不良印象,取得了其中一本書籍回去,並且得知千雪為政府官員。
 
 
 關鍵字──

 『老家』:千雪的老家,似乎位於領地內偏大丹的方向。


【互動】《過往》【對話】20160711、20:15、赫德克拉廣場【夏目千雪】
 人物──
 夏目千雪、染血繃帶、羅賓、法爾‧耶阿特

 概要──

 千雪貌似心情愉悅,嘴角上勾著淺笑,一貫漆黑的和服,背後揹著長刀,月光皎潔,灑下叮叮 咚咚的亮片,其柔順的側臉輪廓,就清晰的浮現。

 法爾、繃帶、羅賓三人巧遇於廣場,一陣相互的招呼之後,千雪提起了一件事情。

 「蕾妮不在期間,妾身埋首公務......逐漸忘卻了愛。」
 千雪紫水晶般的眸一眨:
 「妾身如今在思忖,之前與法爾共行的任務。妾身如今有些想法,便是追溯該案件
  如今雲裡霧中,卻是有幾項矛盾點。

 爾後,在討論過後,三人便決定來討論此事,轉移了場地,來到司法部諮詢室,千雪繃帶、 羅賓了解狀況,告知了關於之前案件中,於20160513從男孩口中取得的情報。

 「言及重點,便是......以妾身認知,父親大人於妾身11歲時病逝。然──如今,於愛的命運下。  出現了另一名父親大人,且不認識妾身。此,詭譎至極,父親大人應當精通於刀術──那名  幼小的『父親大人』,如今於邂逅下,武器卻是......鎖鏈。」 

 千雪提出了兩項矛盾點,爾後便開始討論了起來,雖說最終沒有個結果,三人卻得到不少情  報,最終千雪有事先走,三人也在之後離開。

 (詳細內容請見簡介中的新增情報
 
 
 關鍵字──

 本次關鍵字統一於簡介中的情報。 



陸續劇情於各角色劇情記錄: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總、【RPG之幻想國度Wiki相關說明】
零零、【幻想編年史:官方世界觀主線】
  一、【阿斯嘉特節慶】
  二、【官方第一季主線-諸神的黃昏】
  三、【官方第三季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四、【官方主線外傳-古林肯比之鳴】
  五、【遺跡一期主線-失落滄溟】
  六、【官方主線-星逝章.魔眼之世】
零、【幻想國度行前說明】(欲加入者必看)
壹、【官方資訊相關】
  一、【近期作品、公告、劇本新訊】
  二、【規則、概念】
  三、【幹部】
  四、【站外創作資源】
  五、【統計】
  六、【活動】【官方主線、日常類型】
  六、【活動】【徵文、創作類型】
  六、【活動】【節日活動】
  六、【活動】【阿斯嘉特通】
  六、【活動】【互動、劇本類型】
  六、【活動】【紀錄專區】
貳、【角色資訊相關】
  一、【玩家角色、NPC】
  二、【種族、職業】
  三、【定位、探討相關】
参、【地理資訊相關】
  一、【阿斯嘉特城內】
  二、【阿斯嘉特城外】
肆、【文藝資訊相關】
  一、【書籍】
  二、【故事】
  三、【繪畫】
  四、【南方心得】
  五、【其他特殊文藝】
伍、【劇本資訊相關】
  一、【劇本設計概念、探討】
  二、【劇本引導概念、探討】
  三、【劇本玩家概念、探討】
  四、【劇本官方裝備、道具】
  五、【紀念官方裝備、道具】
  六、【劇本常駐型場景一覽】
陸、【劇本歷史紀錄】
  一、【引導名稱編號排序】
  二、【年份日期排序】
柒、【企劃專案相關】
  【冒險者養成班】
  【靈魂洪流專案】
捌、【活動專頁】
  【遺跡物及組織】
  【紀念相關遺跡物】
  【遺跡】
  【遺世區域】
  【遺世區域資料庫】
  六、【活動】【票選類型】
特、【各種設定及描寫手法參考】
終、【國度角落】
關聯資料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