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RPG之幻想國度

會長:jay820118 / 飛鳥開設日:2011-04-13 18:07:19

  • EXP

  • 資金256983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212 人
  • 昨日人氣:2246

『GAME OVER』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zzzzz888jay820118 ...看更多


         

           




  「……該死的,狼騷味都去不掉呢。」話語出自手持水煙的諾克圖娜,她將長菸斗取出微張的小口,並呼出一口冷煙:「……這次連……水煙的味道都蓋不掉呢。」像是在自言自語般的碎碎念,諾克圖娜撇眼望向窗外的藍天,那個背影深深映在山崎政宗眼裡,使他不由得閉上了眼。

  這裡是鐵十字殿三樓的門徒交誼廳,政宗以手為枕橫躺在沙發上,另一手則隨意的把玩掌上遊戲機,而諾克圖娜就坐在他的腿邊,兩人沒有交談;政宗的右頰上青黑一塊,微腫的眼瞼讓他看起來有些落魄;而坐在另一張沙發上的藍蜻蛉亦然,但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來,他的眼皮是因哭而腫的:「山崎大哥……」

  「說。」政宗沒有將視線轉到蜻蛉身上,只是繼續仰望天花板與手中遊戲機。

  藍蜻蛉並沒有馬上把想說的話托出,他垂著腦袋似乎在猶豫著,最後,他張開了顫抖的雙唇。

  「……為什麼凡哥就得死呢。」話語同時,藍蜻蛉稚嫩的拳頭因握緊而顫,最後他支手掩住了因哀傷而皺起的面容:「為什麼啊!凡哥他……明明沒有做錯什麼事……!」如此說著,藍蜻蛉終於按耐不住,他激動的站起身子並攤開雙臂,環顧在場的所有門徒泣吼出聲,為的就是一個解答:「到底為什麼啊!凡哥他不是好人嗎?為什麼他就得死掉啊啊!」

  …………。

  諾克圖娜沒有轉過頭,只是默默以臂撐著沙發後緣,眼望窗外的藍天。

  而瑟縮於對張沙發的達莉婭,則將整張臉埋入了擱在膝上的雙臂,身子微微顫抖。

  黃龍的眼神藏於鏡片的反光之下,他靠著窗緣,輕輕以指尖將手中的書翻到了下一頁。

  至於那嬌小的白髮女孩莉露法,她將藍蜻蛉訴說的身影都映在了自己毫無光彩的雙目中,最後,她唏噓的閉上了眼,不再去看。

  沒有聲音回應蜻蛉,沒有話語能做出解答,或許,是沒人知道。

  這份困窘的沉默直到那個人發話才得以突破。

  「夠了,蜻蛉。」政宗的視線停留在手中遊戲機螢幕的『GAME OVER』字樣上,他以低沉的嗓音喊出這句話,語調中充滿了冰冷的命令性。

  「可是!凡哥他——」

  「我說……夠了!」暴躁的吼聲蓋過了藍蜻蛉的哭腔,政宗猛然將掌機往壁上一砸,從牆上傳來的碎裂聲變成了憤怒的伴奏曲,顯得格外有力:「藍蜻蛉!搞清楚狀況!我們從加入門徒起就是死人了!」怒吼所延展的僅是沉默,政宗帶著厚重的喘息,以臂抵住了自己的雙目,耳聞蜻蛉不甘的低泣,感受臉頰上傳來的微微刺痛,這一切都讓他想起了今天的事。

  雖然很不願意回想,但……

  記憶總是會出賣你。



  北風的號角吹響了惆悵的曲調,這個氛圍深刻壟罩在眾人心中,七人使徒就圍繞在兩口深黑棺木旁,現場緘默無聲,沒有任何人說話,這灘沉默的泥沼直到雷狄米做出了宣告才得以掙脫:「今天——我等家人『聖痕砲』雅各.凡赫辛殞落於此,為染黑的自由之翼所弒。」邊說著,雷狄米邊將金杯中的聖水倒上棺木。

  「故此——!」拉長了尾音,憤怒的情緒驅使雷狄米捏爛了手中金杯:「我以神之名宣告,我等殞鐵十字將與阿斯嘉特斷絕虛假的邦交!」他舉起了手中的『聖判雷霆』,做為『告發』,他的嗓音宛若萬雷奔騰。

  「慢著。」而打斷那道轟雷的卻是冰冷如霜的詭調,雷狄米迴身望去,頂上戴著硬殼軍帽並將髮型梳成西裝頭的山崎政宗就立於身後,他那雙酒紅色的眸子此刻顯得黯淡無光,他與雷狄米對視片刻後,冷言:「我們必須繼續與阿斯嘉特的合作關係。」

  唰——!毫無懸念,直而重的一拳伴隨著雷響炸在了政宗的頰上,將他整個人打倒在地。政宗承下這一擊後,面無表情的閉眼癱坐著,緊接著撇臉往草地上呸出一口鮮血。

  「大天使——正因你愚蠢的合作,才導致今日聖痕砲之死,而你卻無法承擔這個結果?」電光四射,雷狄米立於刺目的轟雷中,以食指做出宣判:「你——已然被我列為『被告』!」

  而『被告』卻只是不屑的輕哼一聲,緊接著睜開那雙宛若嚴雪的紫瞳:「正因為需要承擔,我才不能就此結束這個合作,雷狄米,我身為『被告』唯一的罪就是至今還無法集齊詛咒之源……」停頓了一陣,政宗怒視猛然吼出聲:「而你!卻只會在此大聲喧鬧打擾這傢伙的『安寧』,雷狄米!」

  「住口——!」聖判從天至,電光以雷狄米為中心凝聚於半空的彼端,蓄勢待發的萬雷奔騰將寧靜的草丘給沸騰起來,霹啪作響的無間地獄也準備向政宗迎下:「罪狀——」

  『咚!』沉悶的一響敲在草丘的泥土地上,吸引了雷狄米的注意:「請住手吧,雷狄米。」是一巨大而厚重的黑鐵棺,鐵棺就阻隔於兩人中間,隨後,戴著眼鏡的黃龍從後探出了身子:「不是山崎的錯。」

  而定睛細望而去,便會發現黑鐵棺木的周圍纏滿了千條寒芒鋼線,宛若一層層的蛛絲,諾克圖娜就包覆其中,她帶著虛假僵硬的微笑輕語:「我也需要你住手唷,雷老頭。」如此笑言,她撇了一眼癱坐於地垂著腦袋的政宗:「以山崎小鬼的個性來說,他追求完美,最自責的人應該就是他了哼?」

  此話所言不假,政宗並沒有抬起頭,只是用極細的聲音低語:「別自作聰明啊,你們兩個。」

  「呼……呼……」沉默良久,雷狄米身邊的電光逐漸黯淡下來最終消退,他手持聖判雷霆,以杖尖指著兩人身後的政宗:「即使如此——合作的失敗也是不爭的事實!提議計畫的大天使需承擔責任!」如此說完,雷狄米自己停頓了許久,似乎在思考事情。

  他似乎冷靜了下來,從呼吸氣中傳來了沉悶的喘息:「凡赫辛曾向我說『阿斯嘉特並無想像中的不寧』,他曾寄望於這座城市——而因此!我將會給予這墮落之翼最後的機會。」邊說著,他那漆黑如鏡的頭盔轉而映向政宗:「同時,這也是你最後的機會,大天使。」

  「……不用你囉嗦。」爬起身子,政宗以袖子擦拭了嘴角的鮮血,並站到了黃龍與諾克圖娜的中間,眼神凌厲:「我自然會好好運用我僅剩的牌,包括你,雷狄米。」而漆黑的鏡面與其對望許久,最後冷冷哼了一聲:「但願如此!」

  在那之後,聖判雷霆回歸了屬於自己的法庭,望著那道迅速衝上天際的雷光,政宗閉眼深思。

  凡赫辛,我至今仍無法理解你最後託付給我的到底是什麼。

  我不理解,但我會用我的方法去做,因為啊……

  你做為籌碼被我打了出去,而我必然……

  會將失去的籌碼五倍贏回來。


  
  「山崎……」將政宗從喪禮回憶拉回現實的……是那柔和哀傷的嗓音,達莉婭立於政宗所躺之沙發旁。政宗的瞳眸咕嚕轉動,從她那泛紅的鼻頭看出她剛剛又哭過一次,便不想再去瞧,撇眼凝望天花板:「怎麼了?」

  他已經忘了自己在這張沙發上發呆了多久,他依稀記得最後與自己搭話的是準備回房睡覺的諾克圖娜,諾克圖娜帶著無奈的笑容,對自己說了句『早點睡,漢斯。』。

  嗯?那在這之後又過了多久?政宗就真的沒印象了,他並沒有睡著,而是反覆的思考、規劃、回想,直到達莉婭出聲叫他為止,他的腦袋裡已經塞滿了44條作戰計畫,為的就是那失去的五倍籌碼……『詛咒之源』。

  「那個……」達莉婭此刻顯得有些欲言又止,她最後嘆口氣,坐到了政宗的腿邊,並盡量保持自然的伸了一個懶腰同時說出口:「我不認為山崎像雷狄米所說的是『被告』。」

  聞言,政宗撇了一眼達莉婭,思考一下後才發問:「為什麼?」

  「因為,山崎一定很傷心的吧?」如此說著,達莉婭輕輕撥了下瀏海,最終露出無奈而苦澀的微笑,那份笑容中充斥的不僅是自己的傷痛,她連政宗的份也一起承下了,這即是……『受難』:「一定比我還要傷心的吧?不是嗎?」

  「……為什麼?」政宗重複了一樣的問題,這次,他閉上了眼,不想再去瞧那抹苦澀。

  「…………。」沒有多語,政宗閉眼所感受到的是從達莉婭那傳來的物體,待他重新睜開眼後,熟悉的東西出現在自己的手上,那是一顆陳舊的棒球,上頭滿是汙漬,而政宗對每一道汙漬都有所印象,這顆球由新被他摸到舊,所以再清晰不過了,他記得這東西……藍蜻蛉的球棒、凡赫辛的補手套、與……自己的球。

  在過去梵亞斯那段悠閒的時光裡,屬於他們三位大男孩的無聊棒球遊戲。

  藍蜻蛉曾經說,要把我所丟出去的球每顆都轟成全壘打。

  而凡赫辛總是被分到最無趣且最容易受傷的補手位置,但他從來沒有抱怨過。

  從來沒有啊,那混蛋。

  「……嘖!」想到此,政宗咬牙皺眉,美好的回憶此可已然變成了痛苦的調味料,他捏緊了手中的球,稍早前藍蜻蛉的哭吼迴響於腦中,政宗一手按在自己雜亂的金髮上,咬牙切齒之下,好不容易才從齒縫中擠出一句話:「那個笨蛋……為什麼不回來啊,為什麼一向隨和的他卻要在這種地方執著啊。」

  說什麼……『所以才不能回去。』,凡赫辛。

  聞言,達莉婭雖然雙目失明,但她也因此更能感受他人的心境:「山崎……」她伸手想觸,卻發現這份感情過於沉重,最終,她只得怯怯的收回了手,低頭而不語,窗外的夜雨寒冷如霜,室內的氣氛卻更勝於其,乃為冰點。

  ………………。

  而在冰點之下,展翅而飛的,是那高傲的支配者:「達莉婭,我該開始辦公了。」

  「嗯,我應該幫不上忙囉?」達莉婭仰頭,對著站起的他微微一笑。

  「不,妳已經幫大忙了。」

  凜冬將至,屆時,炙熱戰火唯有凍結,才是終點。



  『嚓嚓』的高速抒寫聲迴盪於華麗的辦公室內,除此之外便無他音,戴著眼鏡的秘書正機械式的批改著公文,這個舉動雖單一而死板,也該一直繼續下去,卻在『嗶——』一聲的電報通知音下,被硬生生的打斷了。

  秘書她停下了手邊動作,開始收發那突如其來的電報:「大天使寄來的。」

  扭頭對著辦公桌後手持羽毛筆的身影如此通知,電報也在此傳送完畢。

  透過眼鏡,秘書瞇眼閱讀電報,下一秒,雙目因驚訝而睜大:「希絲雅娜大人……」

  「是?怎麼了?」將手中羽毛筆放下,那道被喚為『希絲雅娜大人』的身影步離了辦公桌,來到手持電報的秘書身邊,她微微傾下身子注視電報,雪白的波浪捲髮也因此垂下,她發現,電報上只有一行簡單的文字。

  『2 / 15 Van Helsing is dead.』

  簡短的一句話蘊藏了無盡的情緒,她原地停頓了數秒後,挺直的抬起身子。

  「準備一下,薩奇芙優。」優雅的語音間帶有一絲堅定,那是不屈的意志:

  「我要去阿斯嘉特。」



本頁縮址:http://goo.gl/dATqqR


公會首頁

主選單
總、【RPG之幻想國度Wiki相關說明】
零零、【幻想編年史:官方世界觀主線】
  一、【阿斯嘉特節慶】
  二、【官方第一季主線-諸神的黃昏】
  三、【官方第三季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四、【官方主線外傳-古林肯比之鳴】
  五、【遺跡一期主線-失落滄溟】
  六、【官方主線-星逝章.魔眼之世】
  七、【官方第四季主線 — 終焉審判輪迴】
零、【幻想國度行前說明】(欲加入者必看)
壹、【官方資訊相關】
  一、【近期作品、公告、劇本新訊】
  二、【規則、概念】
  三、【幹部】
  四、【站外創作資源】
  五、【統計】
  六、【活動】【官方主線、日常類型】
  六、【活動】【徵文、創作類型】
  六、【活動】【節日活動】
  六、【活動】【阿斯嘉特通】
  六、【活動】【互動、劇本類型】
  六、【活動】【紀錄專區】
貳、【角色資訊相關】
  一、【玩家角色、NPC】
  二、【種族、職業】
  三、【定位、探討相關】
参、【地理資訊相關】
  一、【阿斯嘉特城內】
  二、【阿斯嘉特城外】
肆、【文藝資訊相關】
  一、【書籍】
  二、【故事】
  三、【繪畫】
  四、【南方心得】
  五、【其他特殊文藝】
伍、【劇本資訊相關】
  一、【劇本設計概念、探討】
  二、【劇本引導概念、探討】
  三、【劇本玩家概念、探討】
  四、【劇本官方裝備、道具】
  五、【紀念官方裝備、道具】
  六、【劇本常駐型場景一覽】
陸、【劇本歷史紀錄】
  一、【引導名稱編號排序】
  二、【年份日期排序】
柒、【企劃專案相關】
  【冒險者養成班】
  【靈魂洪流專案】
捌、【活動專頁】
  【遺跡物及組織】
  【紀念相關遺跡物】
  【遺跡】
  【遺世區域】
  【遺世區域資料庫】
  六、【活動】【票選類型】
特、【各種設定及描寫手法參考】
終、【國度角落】
關聯資料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