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螺旋境界線☆Helix Horizon

會長:s8901062 / 惡魔貓開設日:2016-08-27 15:39:36

  • EXP

  • 資金8955  
  • 招募制度:審核制
  • 成員:130 人
  • 昨日人氣:26

角色故事

推上精選編輯

近期編輯:d5935096 ...看更多


凡瑟爾-警備隊&市議會

阿倫家祖祖輩輩都在凡瑟爾生活,這裡就是他的家。對警備隊成員來說,他是位值得信賴的隊長、嚴厲的上司,也是可靠的朋友。另外,他也是窮酸的公務員、溺愛小啾的大哥哥和毫無戀愛經驗的普通男孩。阿倫最大的特點大概是爆棚的正義感——這一點到底是好是壞,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盧瓦爾上校曾在琥珀騎士團效力,後來因為和當時的團長意見相左而主動脫團。離開騎士團後,他應凌格蘭代議長的要求組建了邊境警備隊。他放下了裝飾華麗的騎士長槍,配上了樸素重劍,並且著手從一般市民中挑選有能力的年輕人。再後來他一手培養了阿倫,這是個經常熱血上頭、老好人、不懂得怎麼拒絕別人的傻小子。但正因為這傢伙,盧瓦爾對未來多了幾分希望。順便一提,盧瓦爾上校非常、非常地喜歡小啾。
裘洛洛是凡瑟爾市議會的書記官,她有一副過目不忘的好記性,平時的職責是用筆記下議會的每次決議,順便也要記下凌格蘭代議長的各種奇思妙想、心血來潮、以及她突然想吃的東西。裘洛洛的父母都是凌格蘭家的僕人,而她自小就在議會長大,幾乎沒見識過外面的世界。就連她的這身戰士本領,也是根據幾本中洲古書學來的。雖說有點冒冒失失的,但裘洛洛是議會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凡瑟爾-貴族

尤文·蘇瓦爾德·薩坎子爵,薩坎家現任當主。薩坎子爵十九歲時就接下了一家之主的重任。這幾年裡他成功地支撐起了龐大的家族,謹慎地保持著薩坎家在元老院的位置,同時也小心維持與其他三家的距離。在精明狡猾的政治手腕以外,他還以《凡瑟爾美人大全》的作者聞名。這本書收錄了街邊賣花的姑娘、傭兵團裡的強弩手,甚至是教會深牆內的聖潔少女...不知為何,反正他就是全都認識。
巴爾貝拉·薩坎是薩坎家最年輕的小姐。母親早逝、父親則常年雲遊,巴爾貝拉從小就跟年長七歲的哥哥特別親近。馬上就要滿17歲的巴爾貝拉正準備進入社交界,而這位自小自由慣了的貴族少女實在是不想受到繁文縟節的約束,她更想跟哥哥一起去打蘇拉。據不完全統計,至今為止她已經靠哥哥傳授的弓術趕走了六位求婚者,薩坎家上上下下都對小姐的婚事十分擔憂。

凡瑟爾-貧民窟+花街

斑鳩是凡瑟爾貧民窟的無冕之王。她巧妙地周旋於元老院和城市議會之間,利用雙方的矛盾而為處於生物鏈最底端的貧民窟爭取更多福利;另外,從污水溝中一路爬到權力頂峰的她,也是一位身手不凡的戰士。斑鳩總是喜歡通過手下人傳遞命令,很少在民眾面前露面。據說這是因為這位無冕之王相當在意身高問題...有小道消息稱,她每天都會拼命喝牛奶。
黑手套是近幾年在凡瑟爾貧民區呼風喚雨的賭場老闆,他手下有數家生意興隆的地下賭莊,吸引著來自整個大陸各處的許多賭棍。據說黑手套是個孤兒,無父無母,十多歲時突然出現在凡瑟爾貧民區,然後靠著一身嗜賭鬥狠的本事爬了上來。黑手套的外號得名於他從不摘下來的黑色手套,有人說那手套掩飾著來自過去生活的秘密......
海倫娜和海瑟是親姐妹,海倫娜是妹妹,比姐姐晚出生了半小時。幼年家中失火,父母抱著海倫娜逃了出來,剩下姐姐海瑟在火場裡背上了“神蹟”的傷疤。姐姐進教會之後,他們家道中落,海倫娜就開始到處工作補貼家用。她從街道、人群、貧窮中學會了求生技巧,漸漸長成了一個潑辣勇敢的少女。十六歲時,她家徹底破產,海倫娜被父母送入了花街之中...
玉簪是凡瑟爾花街的著名美人兒,當紅程度與海倫娜不相上下。御東出身的她還是位頗具才情的詩人,以才貌雙絕著稱,崇拜者極多。玉簪最大的嗜好是收集古籍,要博得她的青睞,一卷禦東或者中洲的古書或許比寶石還有用。最近有人謠傳每天晚上都看到玉簪會離開花街的住處,她大概是去夜會情人吧,但又有人說她是一路走向了凡瑟爾的公墓區...?

凡瑟爾-琥珀騎士團


儘管凡瑟爾城中的貴族們衣著打扮都很誇張,但修伊·奧利奴在他們中間也算是特別時髦的一位。這位奧利奴家出身的琥珀騎士團團長個子矮小,身材瘦弱,再加上裝飾繁複的外套——他被市民譏笑為“會走路的服裝店”,而本人似乎還毫不自知。修伊是位正義感和鬥志都爆棚的“老派”騎士,他總想著要回復騎士團在凡瑟爾的地位,最近爆發的蘇拉危急似乎為他和他的騎士團提供了立功的機會……
與大部分貴族出身的騎士不同,阿卡特爾出身於一個貧困的凡瑟爾平民家庭。她被貴族家庭收養,頂替那家的孩子加入騎士團服役。阿卡特爾辦事縝密,總能微笑著解決險惡複雜的局面,她很快就獲得了騎士團統帥修伊的青睞。因為修伊,阿卡特爾第一次對貴族產生了好感,她開始期待著一個不大一樣的騎士團,還有一個不大一樣的自己...
黛西是琥珀騎士團軍容儀表檢察官,她出身奧利奴家,外表看起來十分可愛,私底下卻被琥珀騎士團成員們戲稱為“風紀蘿莉”。黛西對儀表的要求超乎想像,她嚴格遵守一百多年前製定的琥珀騎士團團規,還擅自往裡加了好多條款。領子開太低啦!頭髮不能染成粉色!不許穿透明上衣!武器太長啦! ——至於她自己的打扮嘛...這可是完全符合黛西版風紀要求的哦。
塞勒米是琥珀騎士團成員,也被稱為騎士團之恥。這個蔑稱源自於她酗酒的毛病,每次列隊集結時她都酩酊大醉;還曾經在酒後對貴族騎士大打出手,打贏以後還把人家的盔甲脫下來掛到了樹上。約瑟拉家是個不大不小的騎士家族,小到除她以外無人可以參加騎士團,大到騎士團中不能沒有這一支的代表,於是塞勒米總算是勉強保住了騎士身份。

凡瑟爾-其他

愛萊諾爾家就住在凡瑟爾廣場旁邊的鐘樓裡,幾百年來,她的家族一直負責敲響大鐘。愛萊諾爾在鐘樓裡養了許多鳥,她非常喜歡這些鳥,為它們中的每一隻都起了名字。每天早上鐘聲響起時,愛萊諾爾的小鳥就飛出鐘樓,向著整個凡瑟爾飛去。另外,愛萊諾爾也從母親那裡繼承到了一柄華麗的長劍,這是鍾樓保衛者世代相傳的信物。愛萊諾爾喜歡凡瑟爾,喜歡這裡的鳥兒,喜歡這裡的人民,也喜歡這座又熱鬧又漂亮的廣場。
尤特拉是凡瑟爾噴泉廣場的名人,每天上午下午各兩次,尤特拉會在廣場上餵養一大堆流浪貓,餵貓用的糧食則需要用手推車才推的動。尤特拉本人是凡瑟爾的一位小貴族,而飼養流浪貓讓尤特拉窮的不好意思跟家裡要錢,所以她會偷偷摸摸的接一些傭兵工作,為了不暴露身份,她在接受委託時會戴著一副鋼鐵面具。
伊爾娜家原本是經營藥草生意的貴族,在伊爾娜七歲時,薩波科斯家的貴族身份被元老院剝奪。據稱這是伊爾娜的父親倫特朗·薩波科斯與外國勾結,企圖刺殺聖女;但實際的原因眾說紛紜。從那以後伊爾娜再也沒有與父親見過面,有人說他已經被秘密處死了,也有人認為他是逃出了凡瑟爾。伊爾娜的母親病故之後,她就以賣藥為生。她棲身在家族僅存的一小塊藥圃中,身邊一個人都沒有,有時她甚至都記不清自己到底已經多久沒開口說過話了...
茉拉婭是凡瑟爾大皮草商的女兒,家里人指望著她嫁入貴族門第,但茉拉婭對小時候看過的坎吉拉人大篷車表演念念不忘,她從小就想當個舞孃。家裡人把她反鎖在屋裡不許她跳舞;但她每次都能想辦法逃出去。這幾年裡茉拉婭絞盡腦汁地偷師學藝,她潛入過坎吉拉人的營地,甚至還鑽進過花街的夜總會,現在她已經學出了一身相當不錯的好舞技。
柏克·瑟斐爾是小貴族家的長子,他家早已淪落到無法維持凡瑟爾城中生活的境地,於是幾年前居家搬去了近郊。柏克指望著通過加入騎士團來提升家族地位,但他的家族實在是比一般平民還窮,他的馬是租來的,衣服是藉來的,珠寶是假的...但他不允許任何人指責他的佩劍,這把沉重的金色長劍是瑟斐爾家的傳家寶,它給了他對抗自卑的勇氣。
一般騎士們都喜歡在盔甲上刻上顯眼的家徽,而獄正好相反,她刻意塗掉了盔甲上的徽記。除此之外她還有許多與一般騎士不同的地方,比如態度特別冷漠,比如對神明毫無敬意,又比如她絲毫都不想往上爬。獄身手矯健,但每當戰鬥到酣暢淋漓之後,她似乎都會微微失神。這或許是因為在那一瞬間裡,她回想起了自己的過去與故鄉。
西麗爾是凡瑟爾市議會的議員,她出身於凡瑟爾城中最出色的建築世家。因為嗜賭的哥哥很早就被父母趕出了家門,身為女孩的西麗爾不得不繼承家業。多年在工地上的工作讓她養成了大大咧咧、和男孩子差不多性格;她喜歡蓋房子,喜歡看著高樓拔地起;但在內心深處,這位假小子般的女孩依舊希望能看到哥哥的身影。
格洛娜女士是凡瑟爾貴族的私人保鏢,她只追隨出價最高的雇主,毫無忠誠和交情可言。為了錢她可以撕毀契約、轉而保護僱傭者的敵人,也可以展露美色。她的出身和背景都是一片迷霧,就連名字似乎也是假的。唯一真實的就只有她手上那把裝飾華麗的重弩,它擊碎過不少敵人的頭顱。
西路奧爾是位使用巨棍的法師,他突然出現在凡瑟爾城中接受委託,沒人知道他到底是從哪兒來的。螺旋尖頂對這樣的“野法師”自然不大歡迎,但尖頂的使者每次試圖拘捕西路奧爾,都會被他劈頭蓋臉的打回去。這位野法師使用的咒語都與尖頂的正統法術不同,他還經常一邊施法一邊揮舞巨棍亂打一氣...總之,這確實是位叫正派法師們相當頭疼的麻煩人物。


螺旋尖塔


澤維爾是螺旋尖頂資歷最深的大法師,他出身於凡瑟爾貧民窟,自小被尖頂收養,從未與父母相認過。在研習一本上古魔法典籍時,澤維爾不慎敲碎了封印,釋放出了一個自稱魔王的黑色靈魂。從那以後這位魔王就一直寄居在澤維爾身體裡,他們倆都對對方相當不滿,但卻無法分割開來。這種古怪的共處狀態已經持續了七八年,就算是百般不樂意,但他們也已經對彼此相當熟悉。
弗狄安娜是螺旋尖頂中爭議最大的大法師,她擅長近距離作戰,而不是法師們慣用的遠程法術。弗狄安娜喜歡面對面地殺死敵人,她想要近距離接觸鮮活的血肉,想要用手觸摸傷口的跳動......生命有人給予,那就總得由其他人奪去,弗狄安娜覺得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已。尖頂裡有不少人都認為她是個單純的變態,但弗狄安娜覺得自己是位鮮血藝術家。
拉碧麗是螺旋尖頂新晉成年的法師之一。她性格非常內向,總是與魔寵貓頭鷹“白羽”形影不離,精通心靈魔法,可以直接在對方的意識之中說話,但這樣做會讓別人不高興,所以她很少使用。她不想回憶太多有關過去的事,膽小怯懦的她曾經差點成為凡瑟爾的聖女...那段記憶太過於沉重。拉碧麗有時會與白羽討論自己的未來,像她這樣一個“廢棄品”,真的會被這個世界所需要嗎...?
古·特倫繆是小貴族家的長女。她一心一意地追隨琉·巴伐倫卡,指望著這位嚴厲的導師能把自己帶到更高的階級去。古特別看不起平民出身,她認為螺旋尖頂貴族法師的決議凌駕於一切法律之上;用薩坎子爵的話說,“特倫繆小姐是典型的法師優越症患者”。作為一位以優異成績畢業的火焰法師,古·特倫繆在戰場上是頗為可靠的伙伴。但火焰魔法經常搞得她自己滿臉黑灰,這件事叫特倫繆小姐非常困擾。
費魯斯是螺旋尖頂最年輕的成年法師之一,他剛剛出師幾個月,還不能單獨到尖頂外去執行任務。雖說魔法天賦還過得去,但費魯斯膽小怕事,性格極為怯懦。他絕對不想上戰場, 更不想打架——費魯斯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開一家刨冰店,娶一位膽子比自己大的妻子,然後安安穩穩過日子。目前看來這種理想稍微有點難,因為他已經被捲入了橫掃凡瑟爾的陰謀之中...

天空教會+紅頂祭司團

詹緹安是天空教會在凡瑟爾教區的祭司之一。她雖然年輕,但卻以出色的治愈祈禱聞名,專程從遠方來拜訪她的病人也相當不少。詹緹安是個被丟在教會門口的棄嬰,當時她身上裹著一襲繡有龍膽花花樣的絨毯,沒人看到丟棄她的父母到底是誰。儘管祭司應該把人生奉獻給女神,但詹緹安總會下意識地望著那些前來教會的幸福家庭,她既羨慕,又好奇。
雯是御東人,她的同胞中信奉天空女神的並不太多。其實雯出身於雷約克,全家都是移民。自小就與故鄉疏離、缺少朋友、過於虔誠的家庭背景——雯成長為了一個冷靜且冷漠的人。她遵從父母的意願侍奉女神,雖說做的是救死扶傷的事兒,但態度卻比較生硬。對待傷者,雯信條是“輕傷自己吐口水揉揉,我只看重傷”;好在她醫術確實不錯,重傷病人也總能被救回來啦。
海瑟和海倫娜是雙胞胎姐妹,海瑟是姐姐,她早出生了半小時。海瑟三歲那年遭遇火災,她平安無事地從火場中走出,背上還留下了一對翅膀型的傷疤。天空教會信徒們堅信海瑟得蒙女神的庇護,那傷疤就是“神蹟”。六歲那年,在祭司們的百般懇求和金錢賄賂之下,她們的父母終於同意將女兒交給教會,海瑟也就從此成為了侍奉女神的祭司。自那以後她幾乎從未踏出教會,也再也沒有見到過自己的妹妹...
坎希斯是天空教會的逆反分子,儘管他實力強勁,卻因為不服管教和屢次違反教會規定,至今還是最低級的司祭助理。坎希斯的理念是與其等著救治傷者,還不如阻止傷者出現,也就是先把作惡的人打趴下再說。生活中的他是個正經過頭兒的人,最看不慣漂亮姑娘穿的太暴露。他曾經多次指出教會女祭司的裙子開衩太高了,儘管如此,他卻還總是忍不住盯著看...
查爾莉是紅頂戰地祭司團的精英,她總是手持沉重的藥箱,輾轉於最殘酷的戰場。儘管年紀不大,但查爾莉永遠表情嚴肅,她的治療手法也永遠乾淨利索。她堅信祈禱是沒用的,只有實際行動才能貫徹神蹟。她在戰場上失去了一隻眼睛,光是這一點,就已經使她得以區分於那些坐在殿堂裡點著香燭終日祈禱的祭司。現在查爾莉被派來到凡瑟爾救助蘇拉戰爭中的傷者,這也是戰地祭司的使命所在。

獅心公國

貝格尼雅是來自獅心公國的騎士,她自稱是公國貴族出身,但卻拒絕透露姓氏。據有些好事者說她的血統非常高貴,甚至上至皇室——而她則從不解釋,也不反駁。貝格尼雅在凡瑟爾以僱傭騎士為生,她和心愛的戰馬一起接受僱傭,要價不菲,但每次都能完成委託。撲朔迷離的身世、高貴的美貌、出眾的戰馬再加上不俗的實力,她很快就成了凡瑟爾社交圈的新寵。
作為獅心公國紅頂騎士團的精銳代表,巴巴柳絲受命到凡瑟爾來覲見聖女。但幾個月來他一直沒能見到聖女,於是也就被迫滯留在了這座繁華的中立城市裡。與階級制度森嚴的狮心公國相比,凡瑟爾各色種族混雜、自由到了幾乎放肆的地步。人生第一次的,巴巴柳絲交到了一些可以用“你”相稱的朋友...
芙爾娜是天空教會凡瑟爾教區的低階女祭司,她經常在治癒堂裡為人們治病;芙爾娜出身於雲端之上的世界,直到來到凡瑟爾以前,她還是個穿衣服也要靠傭人幫忙的大小姐。這位年輕的祭司擁有一顆純淨天真的心靈,她敏感而脆弱,下意識地迴避一切競爭與糾紛;在外人眼裡這是一位膽小而羞澀的年輕姑娘,而真正熟悉她的人卻知道她為了幫助別人而放棄了多少東西。
露西莉亞是芙爾娜家的女僕長,她為人嚴謹克制,非常有禮貌,對芙爾娜的要求也很嚴格。露西莉亞最擔心的就是小姐的婚事,雖說芙爾娜已經宣誓效忠於女神,但獅心公國不少貴族少女都會在侍奉女神幾年之後回到世俗生活中結婚生子,露西莉亞也指望著小姐趕緊結婚。這次她專門從狮心公國趕來凡瑟爾,就肩負著為小姐披上嫁衣的任務。


雷約克

瑪菲利婭是蘇拉入侵事件之後被金手傭兵團派到凡瑟爾來的傭兵,她是雷約克人,擅長使用結構複雜的機關弩。戰鬥中的瑪菲利婭身手相當矯健,她能在混亂的戰場上冷靜地射出必中的箭矢,也能以箭雨掩護脆弱的治療者。儘管如此,瑪菲利婭在傭兵團裡似乎完全沒有朋友,她總是獨來獨往,但她對凡瑟爾邊境警備隊有著特別的興趣...
蕾貝卡是雷約克最時髦的服裝品牌“ReRo”的擁有者,她本人也是少女們憧憬的偶像。她所設計的服裝經常以法陣、咒文、元素為創作靈感,還混雜了各地的民族風格。蕾貝卡最喜歡的取材地是凡瑟爾貧民區,尤其是花街——這裡各種思路和人種混雜,充滿了有趣的想法和邂逅。


坎吉拉

娜爾是坎吉拉人的女族長,她領導的這支坎吉拉部族不算太強大,但卻是少數幾支數年來人口穩定增長的部族之一。娜爾希望能帶領她的族人安定下來,尋找一處水草豐美的地方,過上住在房子裡、不再流浪的生活。娜爾將每個族人都視作自己的寶物,她做所有事的第一考慮,都是為了族人的幸福。
黛妲是駐留在凡瑟爾附近的坎吉拉舞者,她平時會在大篷車改裝的舞台上表演。這位坎吉拉美女看起來總是有些沒睡醒的樣子,眼神飄忽,也因此博得了“霧瞳”的名號。美貌再加毫不設防的無辜表情,還有那股若即若離的神秘氣質——她的仰慕者遍布凡瑟爾城。有時候她只要在台中間坐著打瞌睡,甚至不用表演,人們就相當滿足了。
奇瑞克是位火辣的坎吉拉美人兒。雖說坎吉拉是個能歌善舞的民族,但奇瑞克更喜歡真刀真槍的上戰場。她的功夫相當出色,可卻依舊總是有人叫她“來一首”;每到這種時候,奇瑞克通常都會好好教訓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她外號叫做“天使之弓”,這當然主要是因為美麗的外表,另外也因為她那把巨大的、鑲綴羽毛的角弓。


御東+中洲

秀拉·八重華是御東望族八重華家的繼承人。她隨身攜帶一把標準長度的御東刀,刀鞘是黑色的,因此名為晝殺。身為繼承人,秀拉從小就接受了相當嚴格的禮儀教育,以至於她都不大會跟同齡人輕鬆交談。自從開始遊歷者生涯以來,秀拉在凡瑟爾逗留的最久;這座城市充滿了叫她驚異的事情,又有許多讓她忍不住笑出聲的人與際遇。而最近發生的蘇拉動亂更是讓秀拉離不開凡瑟爾,蘇拉在御東文化中是最接近於神的存在,這樣高雅纖細的生物,怎麼會發狂呢?
蒲葵是中洲出身的拳鬥士,但她似乎也善於使劍,她遊歷各國,從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超過一年。這並不是因為她從不會被沿途的風景吸引,而是相反——蒲葵不想對任何一處落腳地產生“家”的感覺,一旦熟悉了周遭的人群和事物,她就會開始擔心會失去這些東西。於是她總在熟悉一個地方之前趕快逃跑,這種漂泊讓她習得了一身融入各地武術精髓的漂亮身手,不知不覺的,她就已經成了武學大師。
金龍是一位中洲藥師,與一般中洲人的深居簡出不同,劉金龍想要在大陸上推銷自己做的藥,而推銷的最佳時機自然就是有人受傷的時候。因此他到處追逐戰鬥,總是出現在最熱鬧的戰場上。順便一提,據凡瑟爾邊境警備隊的隊長阿倫先生反饋,“十全大補筋骨舒活散”相當好用哦!現在加入邊境警備隊,還可享受八折優惠!


歐靈

蔻蔻是凡瑟爾城內的歐靈武器商,經營著歐靈們偶爾靈機一動做出來的各種奇怪玩意兒。除了武器以外,她也買爆彈,但這是凡瑟爾政府嚴禁歐靈涉及的買賣,原因一目了然——他們一定會把城市給炸掉的啊——所以蔻蔻的爆彈生意是地下進行的,迄今為止她的店還老老實實待在原地,簡直是個奇蹟。蔻蔻的收費標準浮動很大,看著順眼的人可以分文不取,然後再從看著不順眼的人身上加倍賺回來。
蘇蘇在凡瑟爾城外擁有一間小小的歐靈飯店,名字就叫“蘇蘇店”。這間飯店的飯菜十分……狂野,蘇蘇會用她能找到的一切東西做菜,包括但不限於哥布林口糧、精靈龍蛋、歐靈酸菜、美杜莎蛇肉段等等。奇妙的是經過蘇蘇雙手處理的菜品味道都挺不錯,而且這種味道在人類的飯店裡是絕對體會不到的。每當有人問到蘇蘇怎麼會想到用這些東西做飯,她就會用雙手叉腰生起氣來,“還有什麼原因喲!”她會不高興地說,“反正是什麼不要錢就撿回來做給你們吃喲,有什麼意見嗎嗯?!
菲卡是位貓耳歐靈,她看起來像法師、戰鬥起來也像法師,還穿著法師袍,但她最討厭別人用法師這個頭銜來稱呼自己。菲卡到凡瑟爾剛剛半年多,但歐靈總能迅速融入環境,她已經在這裡擁有了朋友和牽絆。菲卡喜歡凡瑟爾,喜歡小啾,喜歡阿倫,喜歡瀰漫著麵包香味的街道,喜歡充斥著魚腥味的港口...除了法師和“好好穿衣服”以外,她差不多什麼都喜歡。
羅斯莫斯是凡瑟爾附近歐靈村莊的戰士,就像所有歐靈一樣,他性格有點冒失,做事顧前不顧後,但卻是個可靠的伙伴。羅斯莫斯的武器是一把質樸的古代巨劍,這是他家祖傳的傳家寶,擁有這把劍的人就得擔負起守衛村莊的職責。蘇拉入侵擾亂了歐靈們的平靜生活,羅斯莫斯開發出了一套主要靠平拍制勝的特殊招式...靈巧的身手外加沉重的武器,他倒是逐漸掌握了自己的戰鬥方式。





精靈

白星是凡瑟爾當前最為強大的精靈法師,她隸屬於薩坎家。白星的力量為她贏得了“群星之子”的稱號,這在崇拜星辰的精靈氏族中是個顯赫的頭銜。雖然力量強大,但白星性格十分溫柔,甚至會有點怕羞。私下裡,這位剛剛八十歲的精靈大法師最喜歡吃晚熟的櫻桃,酒類的話則喜歡歐靈釀的蘇打甜酒;而要說最讓她掛心的人嘛...
身為巴伐倫卡家精靈的後裔,娜拉卻拒絕為公爵彈豎琴;她看不起自己父母那種依附於人類生存的“墮落”樣子,她覺得精靈理應享有更高的地位、乃至更大的權力。娜拉一直在決鬥,只要一言不合、只要有一絲輕蔑,她就一定要用劍刃保衛精靈的尊嚴。她朋友很少,對手很多;儘管決鬥總是在贏...但娜拉卻覺得自己似乎什麼都沒能得到。
阿爾米納斯是隸屬於喬卡瑟爾家的精靈,也是凡瑟爾元老院的衛兵隊長。他舉止優雅、身姿瀟灑、弓技更是出類拔群。每年新年時,阿爾米納斯都會負責一箭點燃元老院門口的火炬,這項傳統活動已經由他執行了三十多年。儘管阿爾米納斯的外表依舊年輕英俊,但他是凡瑟爾城中最年長的精靈之一,壽命超過二百二十歲。
雲母是位在森林中隱居的精靈法師,據稱她之前曾經擔任過元老院的貴族護衛,她到底為何要選擇離群索居,其中的原因至今仍是個謎。現在的雲母很少使用法術,她製作草藥幫助附近村莊的人們治病,以此換取生活所需。在這些村人看來,雲母是美麗、溫和、卻又高尚的形象——數百年前人類第一次見到精靈時,也曾懷有這樣的敬畏之心。
月柳是巴伐倫卡家豢養的精靈,也是著名的是宮廷歌唱家,經常在元老院獻聲。儘管他每天都穿著天鵝絨長袍為衣冠楚楚的貴族們唱春花秋月的愛情歌曲......但實際上,月柳是個與外貌和名字不符的、非常好鬥的人。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偷偷溜去非法鬥技場裡挑釁打架,據說還在這種見不得光的地方拿到了相當好的名次。對於自己的這種愛好,月柳有時也有些苦惱,但他就是抑制不住想要砸爛幾根骨頭的衝動。
流月是喬卡瑟爾家的精靈,她擁有動聽的歌喉和嫵媚的外貌,頗受喬卡瑟爾大公寵愛。流月最大的願望是讓盡可能多的人聽到自己的歌聲,但作為被豢養的精靈,她的歌只能唱給貴族們聽,而他們又通常不懂欣賞。儘管身形成熟,但流月在精靈裡還算是個不韻世事的孩子,總被其他年長的精靈教訓“太孩子氣”。不過,不管其他人怎麼說,她依舊天天琢磨著如何溜出去給街上的人們唱歌聽..


魔族

貝薩拉是跟隨金手傭兵團進駐凡瑟爾的弓手,但來到這裡不久以後她就脫離了傭兵團,因為受不了團裡糟糕的伙食。儘管魔族多數都食慾旺盛,但貝薩拉的食慾即使是在同族中都是個傳說。為了吃她爬過雪山,潛過沼澤,鑽過火龍巢穴,一身使弩的好本領也是為了尋找食材而練就的。貝薩拉覺得滿足味覺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什麼正義、戰爭、信仰、和平,她全都毫不在意。
莫娜·月角是一位魔族僱傭兵,最近幾個月都逗留在凡瑟爾。她的血統不太純正,又是個愛哭包,在以力量評判一切的魔族社會中總是受欺負。莫娜在各種族混居的凡瑟爾找到了難得的尊敬與希望,她喜歡這個充滿可能性的地方,這也是她第一次想要保護一個家園。她很仰慕坦然面對混血事實的紗緹娜女士,也希望能像她那樣強大又帥氣地活下去。儘管現在的莫娜還是經常在戰鬥裡急得直哭,但她會馬上擦乾眼淚,拼命鼓勵自己堅強起來。

金手傭兵團


紗緹娜女士是魔族與人類混血兒,這種血統在魔族看來是有瑕疵的,她就只有一隻角;而紗緹娜卻擁有遠超過一般人類的力量,或許比某些魔族還強——但魔族們從來不承認就是了。紗緹娜女士是金手傭兵團在凡瑟爾的最高指揮官,她靠爽朗的性格和壓倒性的力量統帥著這群桀驁不馴的傭兵,在團內擁有極高的威望。
卡洛斯是金手傭兵團中的軍師,也是紗緹娜的左右手。他負責安排傭兵團的各種事宜,幫助紗緹娜制訂戰略,還負責記賬。這位以狡猾著稱的軍事幾乎只對紗緹娜一個人效忠,對其他人來說,他就像他的外號一樣——是一頭十足的笑面虎。卡洛斯總是隨身攜帶一個小本子,並不時會在上面寫些什麼。就連紗緹娜女士都不知道卡洛斯的本子裡,到底記錄著什麼...
蜜雪莉雅是金手傭兵團第七支隊長,她的主要任務是發明各種攻城兵器。蜜雪莉雅是被機械師祖父撫養大的,從小她就只有機械玩伴,對人類的感情十分淡薄。她不在乎殺戮和剝奪,也不覺得無辜者的鮮血有什麼不妥。祖父去世之後她一直跟隨著傭兵團,她製造的武器奪去了無數生命,也贏得了數不清的勝利。對蜜雪莉雅來說,金手本人偶爾的稱讚是唯一能讓她開心的事。

公會首頁

主選單
※如欲轉載請附上來源※
【遊戲資料】
  新手入門
  遊戲詳細資料
  其他
【角色資料】
  全角色總覽
  戰士
  騎士
  法師
  射手
  牧師
  櫻花大戰
【關卡資料】- 主線、裝備、軍勛
  主線關卡
  裝備關卡
  軍勛關卡
  ✧主線寶箱✧
  ✧裝備寶箱✧
  徽章掉落關卡
  難關影片參考
  角色故事通關
【裝備資訊】
版本更新
【其他分享】
  實用軟體
  圖片
  影音
※資料來源
關聯資料

目前沒有資料連到「角色故事」。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